19世纪中叶,有近3万中国人去美国淘金,为什么没有一个发财的

养老运营高广银

发布时间:01-1909:53

1848年,美国迎来了淘金热,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淘金者聚集在美国西部,他们的足迹几乎遍及美国的各个山川之中。这些人包括英国人、法国人、墨西哥人以及中国人。他们是美国西进运动一个特殊群体,他们随着矿区的发现而聚居,同时随着这些矿藏的枯竭而散开。

淘金者的生活

这些淘金者他们对肥沃的原野都不感兴趣,专挑西部的群山峻岭,寻找矿脉。最初的淘金者风餐露宿,在临时搭建的棚屋当中生活。由于长时间在冰冷的河水当中劳作,因此他们大部分都遭受疾病的折磨。

这些淘金者在矿区建立营地,规模大的营地能够达到6000人,小的只有几个人,后来这些采矿营地逐渐形成了固定的城镇,大部分随矿源的枯竭而消失。

这些淘金者整日在水和泥中工作,因此大都会穿着高筒靴,呢料的大衣以及鹿皮马裤等,部分印第安人甚至不穿衣服。置身于美国大荒漠,矿区很少有干净水,矿工们需要到附近的水源地取水,或者购买马车运送过来的水,因此水非常稀缺,洗衣服是不可能的。一个矿工买上两件衣服,一件穿到它脏为止,然后把这件脏衣服挂在大树上,任由雨水洗涤。

许多淘金者由于不洗衣服又没有充足的衣服替换,再加上一些不良生活习惯如倒地便睡、头发不梳理等,他们的身体自然就成了跳蚤、虱子等寄生物的栖身之所。在矿区,“虱子是国王”,它们寄生在淘金者的衬衣和裤子的夹缝中,且生息不断。直到后来有了专门的洗衣店,特别是中国人开的价格低廉的洗衣店,才部分地解决了淘金者们洗衣难的问题。

这些淘金者饮食也非常单调,通常他们吃的都是面包以及咸猪肉,或者牛肉干,有时候会补充一些豆子、洋葱以及干苹果等,这些食物大都是淘金者自己带的,因此数量非常有限。

淘金者居住条件非常简陋,淘金人整日都是在崇山峻岭间穿梭往来,所到之处并没有现成的房屋,有的地方甚至是荒无人烟。只有少数携带帐篷的人有栖身之所,大多数人只能就地取材,胡乱搭盖一个容身之所。直到19世纪后半期,矿区才有住房。没有长期住房,一方面是节省费用,另一方面觉得矿区不会存在太久,因此懒得去盖房子。

矿区的卫生条件也非常差,成堆的垃圾、粪便和污秽物堆积在巷道上。家庭主妇们毫无顾忌地把垃圾扔到街道上,任其腐烂。大小不一的厕所和粪坑常常招来无数的苍蝇和蚊子。生活脏水和淘金的污水随地排放,淘金盘挥发的汞和矿石冶炼排放的烟尘,导致人们频繁地出现咳嗽和喉痛的症状。如此恶劣的环境使霍乱、伤寒、痢疾、风湿病及眼疾等在矿区流行,其中霍乱的危害性最大。

在萨克拉门托矿区,几乎55%的患病矿工死于霍乱,而且通常是在患病数小时之内死亡。而伤寒和痢疾的症状是腹泻、打寒颤、头痛、胃热、高烧。它们是威胁淘金人健康的第二大杀手。

在旧金山,一个普通的门诊需要32美元,一次夜间诊断是100美元,手术费更是高达1000美元,因此大部分淘金者都无力承受如此高昂的诊断费用,因此只好听天由命。由于矿区经常搬迁,这些医疗设施都非常简单,当天花流行的时候,这些矿区只能建一些临时性的隔离病房。淘金的艰辛和疾病得不到及时的治疗,很多人死在淘金的路上,或者矿区里。

由于矿区在崇山峻岭之间,交通非常差,周围也没有农业或者工业设施,矿区的所有物质几乎都是依靠外来运输,牛肉来自悉尼,盐来自波士顿,酒来自波尔多,生活用品要横穿整个美国,从东海岸运到西海岸。在1850年,加州1磅土豆1美元,1磅干苹果2美元,而此时的纽约,一磅土豆只需要半美分,苹果只需要1美分。

在矿区,这些淘金者的精神生活可谓枯燥乏味,很多人为了排解寂寞和思乡的情绪,聚众赌博,喝酒。由于矿区缺少女性,所以在举办舞会的时候,会有男士来担任。即使如此艰难的生活条件,也没有阻挡大批中国人来此淘金。

境况很差的中国淘金者

19世纪中叶,很多中国人因为生活所困,便来到美国谋生,来到美国淘金的这些中国人主要集中在加州地区。大多数中国人来自中国南方广东省,据当时的萨克拉门托的《每日联合报》在1855年统计,在太平洋沿岸大概有3.65万中国人,其中有2万人在加利福利亚矿区开矿。到了1862年,有4.8万人来到加州,其中有3万人采矿,但是这些中国人主要在废弃的矿区工作。

这些华人矿工的辛苦劳作,却遭来了白人矿工的记恨,白人矿工采用人身攻击以及歧视性法律,迫害这些中国矿工,其中额外对中国矿工征收税费就是典型例证。

在加州,中国矿工每人每月要交4美元的执照费,每天要交30美分的水费,以及25美分的矿权费,也就是说仅税款一项,每年要交250美元。据统计,在1850年至1870年,这20年的时间,这些中国矿工总数不到加州人口的1/10,但是这些矿工却向加州政府缴纳超过500万美元的税负,占加州年收入的一半。20年的时间,共计缴纳超过1亿美元的税负,要知道美国从墨西哥手中购买德克萨斯、新墨西哥以及加州,总计花费才1500万美元。

在爱达荷州,他们在1864年通过一项法律,对居住在矿区的中国人,每月征收4美元的人头税,后来这项税又增加到5美元。在蒙大拿州,一直持续到1869年,一直禁止中国人进入矿区,他们只能开洗衣店或者餐馆,最后只有那些白人不要的废弃矿区,才允许中国人去开采。同时在蒙大拿,每个洗衣店的中国人还要缴纳15美元的人头税。在内达华,甚至出台法律,中国人不准在此拥有矿产权,更有甚者很多地方贴出了,中国矿工不准进入的标语。

如果以上这些手段与方法还不能将中国矿工赶走,那么最后的办法就是组织军队驱赶这些中国人,手段之残忍,迫害之严重是历史罕见的。

为什么这些矿工会遭到不公正待遇呢?这些美国白人相信自己享有种族优越权,认为西部这些矿区只能归白人所有,而且他们还认为自己是优等民族,中国人和其他种族是劣等民族,这些人无权享受财富。

而且白人矿工妒忌华人矿工吃苦耐劳,而且这些华人工资极低,因此很多采矿的公司愿意雇用这些华人矿工,这也遭至白人矿工的嫉恨。当地政客和种族主义者为了取得矿工的拥护,乘机煽动排华的情绪,当这些政客攻击华人矿工的时候,就能够拉到这些白人的选票,而且当地的法院以及警局等,都纵容这些政客的行为,这也加剧了华人矿工受迫害。

遭遇相同待遇的还有少量的黑人矿工,这些黑人主要来自纽约、马萨诸塞、以及弗吉尼亚等州共计有2000人,他们来这里主要是为了赎自己的人身自由,因而和华工一样拼命的干活,企图早日解除束缚,但是这些奴隶主却总是在契约上欺骗他们,从他们身上获得更多利润。

即使如此辛苦劳作,这些华人矿工,依然没有能够从淘金热当中获取财富,那么是哪些人在此次浪潮中获益呢?

哪些人挣到钱了

突然涌现这么多的淘金者,食物、住宿、医疗等都跟不上,大多数淘金者都解决不了自己的生活问题,所以必须有人给他们提供食物、住宿以及水等,他们为淘金人服务每天能够赚取15克黄金。

15克黄金看上去很多,实际上矿区已经严重通货膨胀,这里黄金的价格比其他地区低30%以上,而且物价要高出30%以上,因此15克黄金只能勉强活下来。在这30多万淘金者中,绝大部分中国淘金者都没有实现发财梦,那么是哪些人在这里实现淘金梦呢?

第一类是当地的原住民,或者自己有原始积累的一部分人,他们通过雇佣淘金者为他们挖矿,从而能够获得其中的佣金。但是这部分人受到人力的限制,最多也只能雇佣50多个人,而且随着金矿枯竭,矿越来越难挖,同时金价不断下跌,因此通过这种方式发财的也是极少数。

第二类是商人,他们通过为这些淘金者提供日用、交通以及住宿服务,获得不菲的收入,其中需求量最大的是银行业务。在矿区人们挖出黄金之后,需要把黄金寄存到银行,同时像中国矿工,他们需要把黄金寄回到金价比较高的家乡,因此这种金融机构非常受欢迎。即使矿枯竭了,只要有人在,这些金融机构都能够有生意做,比如加利福尼亚银行,当初就是为矿区矿工服务的银行,现在是美国最大银行之一。

第三类是冒险家,他们来到加州之后,把发现矿藏以及采矿的技术,带到世界各地。比如来自澳大利亚的哈格里夫斯,他在加州发现这里的地质以及植被,和自己家乡特别像,于是他回到家乡,不到一周就发现了金矿。这个故事也启发了很多矿工,他们纷纷离开加州,到加拿大,西伯利亚,还有南非等去寻找下一个“旧金山”。

第四类是政治家,比如像斯坦福大学的创立者利兰·斯坦福,他本是事业有成的律师,但是1852年的一场大火,把他所有的客户档案以及家产都给烧了,因此他不得不寻找新的出路。在加州,他最初依靠售卖商品挣钱,挣到钱后,他没有把这些挣到的钱再投资,而是花费在修建公共设施上,比如修水坝,公路等。

斯坦福被认为是太平绅士,在替大家解决法律纠纷的同时,他的政治地位也在不断提升,他逐渐成为加州的政治代表,在加利福尼亚州正式成立的时候,他成为加州第一任州长。后来他通过修建铁路,成为美国十大财阀之一。

当时有30万人来到加州,其中有近3万华人也来到这里,在来到加州之前,都是默默无名的人。这些人最开始都是为了金矿而来,但很少有人想到的是,金矿只是一切机会的起点。在众多的机会之下,不同的选择,能成就不同的命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