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GAY在北漂:中国的同志太现实

嘟嘟嘟啦呀

发布时间:01-1614:27

希腊GAY在北漂 :中国的同志太现实

01

梅良玉,是一位拥有「典型西方样貌」的希腊人,山峰般挺拔的鼻梁、草原般茂盛的络腮胡和悬崖般高耸的眉骨。他的眉宇间有着和中国西北少数民族同款的硬朗,他曾开玩笑说,「因为中文太好,经常被当作新疆人。」

第一次和梅良玉见面是在四年前,那时我刚来北京不久,他则早早地在2008年就到了北京。他这个外国人,也因此成为了我在北京的东道主,邀请我喝酒聊天。

这次再见面他已经三十岁,穿着一件遮肉的美式宽松半袖,从远处缓缓走来,没有了之前对身材的严格要求,现在的他有些发福,但脚步却愈发沉稳了。

见面的第一声招呼是「好久不见」,保持着他高水准的亢奋情绪,但举止却和以前全然不同,少了婀娜的「零」气,似乎已经脱胎成一个更沉稳的男人模样。原来「三十而立」这个词是没有国界的,哪个国家的人都逃脱不了岁月的磨砺。

02

梅良玉来北京的第二年,希腊爆发主权债务危机,整个希腊经济形势急转直下。当时希腊政府决定实行财政紧缩政策:削减政府开支、压缩劳动力成本、延迟退休年龄、降低福利等等。[1]

失业人数在递增,有的人在劳动局大楼内排队领福利金,有的人则在街头捡拾垃圾。人们的生活条件十分窘迫。[2]

虽然「面包」没有了,梅良玉仍然相信爱情的纯粹,他说,「在经济危机时期,大家没钱,感情很容易出现问题。但是,即使在这样的情况,还有人愿意相信爱情的美好,这就是西方的浪漫主义。」

梅良玉也是一个浪漫的人,这源于他的原生家庭。

梅良玉是在一段良好的家庭关系中长大的,家庭不富裕但也不穷困。父母每周末都会带着他和姐姐去周边游玩,或是有时间也会去更远的地方进行短期度假。梅良玉说,在他的潜意识里,对感情有种幸福圆满的幻想,所以他在找寻爱情的时候会抱着理想主义的态度。

这次再见面,梅良玉已经从一名纯粹的外籍雇员变成了一位北大准硕士。工作多年后再读研,是受到爸妈的鼓励,说趁现在还能供得起他就赶快继续学习。

作为欧洲文明摇篮的希腊,希腊人对文化都有敬畏之心。对古文化有兴趣的梅良玉选择了古文字专业,最后因为导师的原因,被调剂到了古汉语专业。

「古汉语专业」就意味着,一个从7000多公里外飞过来的「老外」,现在可以在中国,教中国人说中国的古语。本应该去年毕业的梅良玉,却一直拖着毕业论文没交,他倒也坦率,「除了不喜欢写东西外,去年和男友分手也让我无心写论文。」

因为,唤起梅良玉爱意的男友,又亲手碾灭了他的火光。

03

梅良玉单身多年,因为一直难寻恋爱的感觉。

小狄(化名)是唯一让他有恋爱感觉的男生,「那时他刚从英国留学回来,办事很西式,脸上一直带着笑容,给我的感觉就是『阳光』。」

他们第一天在软件认识后,就聊了整整4个小时的电话,「沟通非常顺畅,有很多话题,想法有趣,懂得还比我多,让我对他的好感不断加深。」

网络虽好,但不真实。

视频可以真实地呈现一个人的样子,但是在面对镜头时,人们总会不自觉地谨言慎行,和实际情况判若两人。见了面,梅良玉评价,他不是很爷们,带着零气。(这个老外真的不够多元诶

但这不妨碍他们之间的交流,上午聊到的美剧梗,下午就能融入到他们的对话里,而且彼此都笑得很开心。梅良玉形容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是「从早上笑到晚上」的。

有人说,成年人的「喜欢」很难再单纯,不再会因为「你仅仅是你」而喜欢你。人们会把你的财富、你的地位放在桌上来权衡。两个人在天秤两端加的筹码相同了,才更容易走到一起。

显然「实用主义」和「浪漫主义」是背道而驰的。

以为收获浪漫爱情的梅良玉,最后还是被生活狠狠地摆了一道,小狄就像是夕阳的余晖,惊艳之后留下的便是黑暗。

04

从英国留学回来的小狄,在父母的推荐下来到南方工作。原本是拒绝异地恋的梅良玉,也在小狄的一再坚持下,选择依靠网络来维系这段恋爱。

没想到,生活习惯和文化都能互相了解的两个人,最后败给了现实。

异地恋期间,小狄有了喜欢的人,并向梅良玉提出分手。梅良玉说,「理由很直接,他直接告诉我因为那个人可以给他资源和帮助。」

画面有一些喜感,因为小狄正用着西方的「直白」讲述着中式关系的「复杂」。

不到一年,小狄和梅良玉的一个共同好友来京,两人再次碰面。梅良玉说,「再见到他的时候,他低着头,一言不发。我还记得他刚回国时让人眼前一亮的样子,现在已泯然众人。」

人的气质是会变的,他做过的每一件事,思考过的每一个问题,期待过的每一种未来,都能塑造一个崭新的人。

现在的梅良玉已经不再出现于小狄的微信列表里,但是作为「陌生人」,梅良玉仍能看到他最近的10张照片。他看到小狄在朋友圈开男朋友车的样子,不禁又想起小狄曾骑着摩托车从三里屯跑去四惠,只为见他一面。

被问及「身边的中西同志情侣都在一起多久了」的时候,他想了想,说,「我身边没有在一起生活很多年的中西情侣。中国同志面对生活略显疲态,感觉很容易因为一些诱惑而和来自外国的伴侣分开,还抽离得很果断。」就像他的小狄一样,从气质非凡的「海归」,变成了泯然众人的「普通男生」。

生活从来不会对任何一个人下手,但好像谁也没能免俗地逃走。

从希腊而来的梅良玉,似乎也向生活低了头。曾经立志瘦30斤的他,现在心安理得地一边喝着肥宅快乐水,一边将中文剧本翻译成希腊文,还告诉我,整个翻译工程结束,有多么不菲的酬劳。

05

「你对未来的感情有什么期待吗?」我问梅良玉。

「嗯……我比较重感情,陷得太深了,所以现在对待爱情有点佛系。下一次恋爱可能要在几年之后吧。」

曾经深信「塔罗牌」和「土耳其咖啡杯」玄学的梅良玉,最近开始迷恋中国的紫微斗数。他算了生辰八字,说自己的感情注定不会太顺利,但是事业和财运却顺风顺水。

战场的得意,成了他的情场失意的安慰剂。

梅良玉说恋爱太现实。但人生难免算计,只不过有的人把彼此放在天秤的两端比较,有的人把「理想」和「现实」放在天秤的两端比较;或者像梅良玉自己一样,把「事业」和「爱情」放在天秤的两端比较。

人们总是在得到和失去之间比对,想求得一个生活的最大值。

参考资料

[1]『希腊给国民发钱,「债主」为何不痛斥』2017.11.新京报

[2]『悲情希腊』2012.05.新京报

本文为淡蓝原创并授权转载,上Blued小蓝倡导健康生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