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男子“杀妻骗保”牵出案中案:一家三口驾车落水系故意杀人

先点新媒

发布时间: 20-01-1306:36合肥先点新媒体科技官方帐号

安徽宣城一男子驾车带孩子去医院途中,为避让来车冲入池塘,他将孩子救出妻子却溺亡。然而,事情并非这么简单,男子事发前给妻子买多份保险,引起了警方怀疑,且事发时有人目睹男子在救其妻子时,水中有打斗声,妻子的死真的是意外?

事实真相终于被揭开!原来,这起事故系有意伪造,目的就是骗取400万的高额保险金。没想到不仅行为败露,还牵出故意杀人“案中案”。

近日,安徽省人民检察院发布了这起典型案件详情及判决结果。经省高院终审裁定,张某松因犯故意杀人罪、保险诈骗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其他8人因保险诈骗罪,也被判刑。

一家三口驾车落水 目的为杀妻骗保

张某松,男,1979年出生,初中文化,宣城市一家汽车修理厂合伙人。2016年初,张某松因经营汽车修理厂、购买住房等欠下巨额债务,遂产生骗取保险金的想法。

2016年4月25日,张某松为其在中国人保投保的皖P牌照轿车提前续保,将车上人员责任保险总金额由原来的8万元增至80万元,并购买车损险11.19万元。

2016年7月5日,张某松为妻子郭某在中国太平洋保险购买了“安行保两全保险”4份,每份保险的保险金额为100万元。

2016年7月18日3时许,张某松以带其才两个多月的次子到南京儿童医院看病为由,驾驶皖P广汽传祺轿车从家中出发,妻子郭某抱着孩子坐在车后排座位上。当车行驶至宣城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一加油站附近时,张某松轿车驶入其经过事先踩点的池塘,后张某松将郭某按压在水中,致妻子郭某溺水死亡。

案发当日,张某松分别向中国财险宣城市分公司、中国太平洋保险宣城中心支公司代理人电话报案。

经宣城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鉴定,被害人郭某系溺水而亡。2016年7月25日,宣城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将张某松抓获归案。

张某松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于2016年7月26日被宣城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刑事拘留,2016年8月31日被逮捕。

案件背后疑点重重,牵出系列案

警方经过现场勘查,发现车辆入水前无制动印痕,路边草皮碾过的痕迹笔直,判断车辆直冲入水中,没有刹车制动,不符合正常避险操作。

池塘养鱼的承包户及当地群众也证实,车辆落水一侧的池塘底基本是平的,没淤泥池塘水并不深。

当时正在池塘收虾笼的张某听到车子入水“嘭”的一声响,由于天黑,他只听到声音看不到人。据张某说,后来男子将小孩救出交给自己,返回车子方向救女子,其间听到男子说“你抓我脸干什么”,同时听到水面有啪啪的打水声,后来男子说人落水了。

更为蹊跷的是,距离事发不到半个月时间,张某松为郭某购买了4份100万保额的保险,而事发前两天,多次在网上搜索“汽车落水视频”、“溺水多久会死亡”等信息。案发次日,还在网上查询了“法定受益人分配比例”。

随着案件的深入调查,更多真相浮出水面。为了骗取保险金,张某松与邓某红、徐某等8人合谋串通,隐瞒真相,伪造交通事故发生现场,编造虚假的事故经过,并使交警部门作出错误的事故责任认定。

2015年5月12日6时许,被告人邓某红驾驶货车(未购买车损险)在途经宣城市宣州区狸桥镇卫东街道路段时,与被告人徐某驾驶的货车(购买车险种类较全)追尾相撞,致使邓学红驾驶的货车头部受损。事发后,邓某红伙同徐某伪造交通事故现场报警,张某松明知二人伪造交通事故,仍伙同二人骗取保险金共计人民币75490元。

2015年8月6日5时许,被告人吕某斌驾驶货车(未购买车损险)在途经宣城市宣州区开发区松泉路附近时,与徐某驾驶的货车追尾相撞,导致吕某斌受伤及货车车头受损。事发后,被告人段某峰(车主)伙同被告人张某松、高某振、吕某斌,以伪造交通事故现场报假警等方式,骗取保险金共计66700元。

2015年9月3日3时许,被告人姚某水驾驶货车(未购买车损险)在宣城市青弋江大道北京城建搅拌站内卸货时,因其操作不当致使车辆侧翻受损。事发后,姚某水伙同被告人张某松等人,伪造交通事故现场报假警等方式,骗取保险金共计人民币89200元。

本案保险诈骗案发后,邓某红、徐某、段某峰、高某振、吕某斌、姚某水等8人的家人向中国人保宣城市分公司退赔所有的保险理赔金,并取得谅解。

关于杀妻骗保,受审时他这么说

据张某松供述,2016年5月,宣城太平洋保险邀请其参加一个会议,其在会议室里看到一个宣传报纸,报道一个驾驶员驾车落水后,因购买的有保险,保险公司赔了100万元,其产生制造假的交通事故骗取保险的想法。

2016年6月,张某松为小儿子和自己买了保险,原本也准备为妻子买保险,保险公司人员对其说安行保保险在2016年6月底就要退市了,其在6月底之前为妻子买了安行保保险,7月份生效。

保险生效后,张某松每天正常工作,但头脑里这个念头还在,就想谋害妻子。案发前几天,其所欠的一些钱到期了,债主追债,自己精神压力也大。最先其想制造一起交通事故,把自己搞死,但没有勇气去做,最终把这个想法转到妻子身上,案发前几天,这种想法特别强烈。

7月10日后,张某松妻子跟其说要不要带小儿子到南京做检查,其说过几天再去。

7月15日,张某松电话联系南京儿童医院预约给儿子做检查,但是其打通电话后挂断了。同时,想用这件事制造交通事故,当时心里在想是在高速上实施,还是在回来的路上实施,最终决定选择在宣城到古泉的路边,在团山加油站的斜对面水塘,当时心里很乱。

7月17日早上,张某松对妻子说18日带儿子到南京检查。7月17日下午和晚上,其共去该水塘三次,目的是选择从哪里下去,在找一个入口。第一次去熟悉环境,第二次是水塘边缺口中有一颗倒下的树,其把那棵树拔起来放在路边作为参照物。第三次是晚上去的,目的是找该参照物,也试了如何把车辆开到池塘里。

7月18日凌晨2点50分左右,张某松起床,然后和妻子、小儿子一起出发。在路上其还在考虑是从高速还是从其选择的那条路走,最终决定从其事先选择的路走。车子过了敬亭山茶厂,过了路边的搅拌站以后,其因紧张,把车子停下来,其下车转了一圈。上车之后继续往前开,开的不远其又停下来,之后就上车走了。

张某松把车开到其事先选择的池塘,减速的时候先往左打方向,然后往右打,同时加速踩油门冲到池塘里,当时车门很难打开,其把车钥匙拔掉,车里面慢慢进水,其用劲抵着车门,推开车门缝后,水一下灌进来,其妻子在后面喊救宝宝。

这时岸边有人来了,其车子的大灯和后备箱灯还开着,之后其绕到后备箱,岸边的人已经和其讲话了,其从后备箱爬到车顶,用双手把宝宝举着,从池塘里走到岸边,把宝宝交给岸边的人,让他报警,然后其又回到水里。

张某松到正驾驶车门时,其妻子已经从车子后排爬到正驾驶位置,正好用手往车顶上伸,她整个人往水面上跑,头几乎已经出来了。张某松非常紧张,假装和妻子讲话并挣扎,说“宝宝没事了,不要抱我腿”,实际上其一只手抓住车顶上的旅行架上,一只手抓着车门,腿骑在妻子腋下,是面对面骑的,顺手把其妻子的头也按下去。

张某松妻子的手在水里乱舞,她当时被其压着,手挥舞几下就没有再挥了,其持续该动作有10分钟,然后其就假装找其妻子,实际上妻子就在其胯下,然后其就拖着妻子在水里走。

消防队的人来了,帮张某松把其妻子抬到岸上。医生来了之后,说其妻子已经没救了。张某松就抱着妻子痛苦,当时心情是悔恨和自责。

故意杀人和保险诈骗数罪并罚,被判死缓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张某松杀害其妻子郭某,并意图骗取额特别巨大保险金,因相关机关及时发现致保险诈骗未遂,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保险诈骗罪。

张某松分别伙同邓某红、徐某、段某峰等8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故意制造保险事故,骗取保险金,其中,张某松保险诈骗数额特别巨大,邓某红、徐某、段某峰等8人保险诈骗数额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保险诈骗罪。

邓某红、徐某、段某峰等8人案发后积极筹款退赔被害单位保险金,并取得被害单位谅解,悔罪态度较好,均可酌情从轻处罚。

张某松故意杀人并致被害人死亡,其主观恶性深,人身危险性大,犯罪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依法应予严惩。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237条之规定,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张某松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保险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五万元。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对张某松限制减刑的刑事裁定。

邓某红、徐某、段某峰等8人因保险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到两年不等,均并处罚金一万元。

来源:法制日报 安徽省检察院 安徽省高院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