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士:白酒有益健康,北大:8%中国男性是问题饮酒者,危害严重

挣脱枷锁的囚徒

发布时间:01-1109:30

饮酒,是全球人口健康的主要威胁之一,也是造成人口早死,尤其是劳动力年龄人口早死的主要原因。

中国以高酒精度的白酒为主要饮酒类型,以及普遍存在的暴饮(血液酒精浓度BAC醉驾,即80mg/100ml以上)喝酒模式,对健康造成更严重威胁。

然而,居然有拥有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学衔的工程院院士在公开场合大肆叫嚣白酒的健康好处。

我们知道,白酒属于蒸馏酒,就是发酵产生的原酿酒需要经过高于酒精沸点78℃,而低于水沸点100℃狭窄的温度区间的蒸馏,然后再经过相对低温的冷凝(所谓接酒温度)生成的不同酒精度数的水溶液。

除了水和酒精,其中也含有极其微量(PPM,即百万分之一浓度)的一些的可蒸发化合物。

也就是说,白酒,本质上可以视为酒精水溶液,极其微量的其它化合物主要贡献在于形成酒的风味。

因此,白酒对人体的生物效应就是酒精的效应

大量研究证据已经表明,喝酒对人体没有任何好处,只有健康危害。

而且,这种危害没有安全剂量标准,即只要喝酒就会产生危害。

当然,危害的大小与喝酒量相关。

为此,很多国家的饮食指南中都设定了可以容许饮酒的最高限量,低于这个限量被称为低风险饮酒,有的国家也称“适量饮酒;高于限量,被称为高风险饮酒。

讽刺的是,就在院士宣称有故事的白酒又健康好处的同日,北京大学,中国医学科学院联合英国牛津大学发表了一项大型研究对中国人口饮酒问题做了分析。

研究发现,中国女性饮酒比例很低,但是男性饮酒相当普遍,而且高达8%的男性是问题饮酒者。

”问题饮酒被定义为,在过去的一个月内符合以下一项或多项指标:

早晨饮酒,由于饮酒而无法工作或做任何事情,饮酒后产生负面情绪,无法停止饮酒(成瘾),或停止饮酒后出现戒断症状。研究共包括来自中国10个农村和城市地区的50万年龄在30到79岁间的男女。

结果发现,女性很少饮酒;但有三分之一的男性经常饮酒,其中四分之一的男性至少存在一种饮酒问题的迹象。

研究还发现,与低风险饮酒者相比,问题饮酒男性自我报告的健康状况较差,生活满意度较差,睡眠问题较多,并且患抑郁症和焦虑症的风险较高。

与低风险饮酒者相比,有两个或两个以上问题饮酒指标的男性全因死亡率高出大约2倍住院风险高出15%

说明,饮酒会对身心健康和福祉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纵向来看,在1980年代至1990年代之间,中国酒精依赖症(酒精成瘾)的患病率从0.02%猛增到0.68%,人均饮酒量从2005年的4.1升增加到2016年的7.2升;而同时期,欧洲人均饮酒量从12.3升降低到9.8升。

虽然欧美人均饮酒量一直显著高于我国,这给西方人口健康造成严重威胁。

比如最新一项研究中,1999年至2017年之间,年龄在16岁以上的美国人中,每年发生的与酒精有关的死亡人数从35914人增加到72558人,增加了一倍还多。20年来,美国与酒精相关死亡人数翻了一番还多

其中,近一半的死亡归于与酒精相关的肝脏疾病。

但是,欧美人口喝酒模式主要是每天少量的自斟自饮,主要是喝以红酒为主的低度酒;社交性大量饮酒主要见于年轻人。

而我国,如上所述,好酒者更经常喝高酒精度数的白酒(我国即使所谓低度白酒,也38度上下,相当于西方同为蒸馏酒的“烈酒”,通常40度),而且喝酒莫属主要是社交性暴饮。

这无疑给健康带来更大的威胁。

更重要的是,我国人均饮酒量正处在快速增加的“上升同道”中,可以预见,酒精相关的疾病、伤害和死亡必将给我国带来越来越重的负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