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耐德电气:气候变化进入紧急状态 可持续发展刻不容缓

界面新闻

发布时间:01-0617:28

这是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联合国气候大会。

在这次大会上,因谈判各方分歧严重,大会未就《巴黎协定》第六条实施细则谈判达成共识。

对此,法国工业巨头施耐德电气能效管理事业部全球执行副总裁Philippe DELORME称,气候变化已经进入了紧急状态。“因为我们采取的行动和作出的改变都不够快。”

应对气候变化 刻不容缓

Philippe DELORME认为,政府的角色是制定政策,但政策制定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有的政策在短期内可能不受选民欢迎,而从企业方面则看到了一些令人乐观的转变——十年前甚至五年前,可持续发展规划对于这些企业来说是一个可选项,现在则成为了一个必选项。

根据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2018年10月发布的权威报告,如果要将地球变暖限制在,只比工业革命前温度上升1.5°C(2.7华氏度),就需要社会各界到2050年完全停止使用化石燃料,实现零碳排放量,到2040年碳排放量削减一半。

“这样的目标使得我们必须要开展迫切行动,无论是政府、企业,还是个人。” Philippe DELORME指出,“因为2040年很快就会来临。”

针对这一目标,有着183年历史的能效管理专家施耐德电气认为,企业在这场全人类都必须面对的气候问题中,所扮演的角色非常重要——向政府提供现在和未来解决问题的方案。Philippe DELORME称,施耐德电气已经探索出了以数字化与电气化为基的节能降耗手段。

“当谈到节能降耗时,我们首先强调在各项应用中大幅地削减能耗。数字化浪潮下,施耐德电气积累了大量数字化应用经验,我们发现,通过适当部署数字科技可成为实现这一目标的有效方式,从而有可能实现能源消耗降低10%到15%的成本。而当我们明确节能降耗的目标后,下一步就是在能源供给与需求的过程中,全面实现碳减排。”

“最好的瓦特是负瓦特”

“我们想要生活在一个没有碳排放的世界,就需要从能源需求侧和供给侧减少碳排放。” Philippe DELORME称, “最好的瓦特是负瓦特,最快的路径则是电气化。”

从供给侧来说,施耐德电气认为在发电的过程中实现碳减排,主要的方式是通过使用可持续的能源,包括风能、水能、太阳能以及核能。

“不同于西方国家,中国在节能减排方面的优势之一是制定了‘五年计划’。我们注意到,在‘十三五’规划中强调了对新能源的使用,绿色能源、可持续等关键词也被多次提及,由此可见可再生能源和电能越发受到重视。”Philippe DELORME补充道。

从能源需求侧来说,施耐德电气认为更多选择使用能效高的电能,能有力实现不同应用场景需实现的低碳排放。

根据数据统计,近40%的碳排放来自楼宇,近40%来自工业,而20%来自运输业。

“如果观察工业产出,其实有很多是作为建筑原材料计入建筑行业的,建筑的过程流程也计入建筑行业,所以建筑行业是最终碳排放最大的行业。” Philippe DELORME补充道。

同时,城市的核心构成也是建筑楼宇。

楼宇耗能有一半用于供热,也即供暖,此外还有空调、冷气等消耗。

“如果能够用电力来驱动冷却塔,能源效率就会大幅提高。”Philippe DELORME说,这些都是现有的解决方案,不需要政府额外的补贴,也不需要任何新的设施,关键在于企业能否作出正确的选择。

对楼宇建筑来说,通过自动化以及向电气化转变的数字化是提高能源效率的技术路径,这个必要的应用需要得到企业和政策的支持。

除建筑、工业外,近年来,数据中心以及IT应用在能源组合里的消耗比重增长速度也很快。

据统计,IT行业耗电量已占全球的10%,预计在2030年这个数字将进一步提高到20%到30%。

“而数字化技术可以帮助我们在建筑业、数据中心、工业和基础设施方面的客户,在能源的成本方面降低10%到50%。” Philippe DELORME称,“对施耐德电气来说,电气化和数字化是驱动低碳减排的两块基石,以此为基我们构建并完善了基于EcoStruxure的能效管理解决方案,能够带来供能侧去碳化、需能侧低碳化和能源效率的持续优化等价值。”

当前,全球每三个数据中心,就有一个使用施耐德电气的解决方案。施耐德电气在数据中心的设计环节就使用预制的建筑,从源头注重能效;在数据中心的运营中,在变电以及散热过程中,优化能效方案。

主动出击,还是被动应对

既然方向和应对措施都有了,那么面对可持续发展这个议题,企业可以采取两种态度,一个是主动出击,一个是被动应对。

“我们认为主动出击的政府和企业,能拥有两种优势。”Philippe DELORME说,“第一种优势,即能提高自身竞争力,第二种优势,即能更好地吸引人才。”

“新时代的人才更关注可持续发展这个议题。” Philippe DELORME认为,与其说是不同政府,不如说是不同的城市在全球范围内去争夺这些人才。

如果城市制定一些可持续发展的政策,自身就会对人才产生吸引力,而这些人才也是一个城市可以脱颖而出的关键动力之一。

同时,也有更多的经济体,将GDP与价格合理、可负担的能源供给量挂钩。

Philippe DELORME认为,如果(城市或经济体)具有行之有效的能源规划,意味着他们能够通过可再生能源进行充足的能源供应,那么他们的竞争力与基于化石能源的同类相比,则有更多优势。

此外,对于传统企业而言,在可持续发展领域,如果不主动出击,也不得不面对大量新兴企业带来的竞争。

“我们认为这些新兴企业对未来的世界至关重要。” Philippe DELORME说道,“施耐德电气非常支持这些企业的发展,会主动投资相关初创企业,亦会支持一些边缘创新项目。”

对于巨头来说,施耐德电气认为,整个企业的发展史就是一部不断适应和自创新的历史。“三十年前我们作出了重要决定,就是电气化转型;十年前我们提出了数字化。” Philippe DELORME称,“到现在为止这仍然是我们最核心的两个概念。”

如果巨头不主动出击来拥抱变化、作出转型,也许在十年、二十年以后,这些巨头已经不复存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