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人!贵州88岁老兵“雪藏”战功60余年,还教育孩子“不张扬”

贵阳网

发布时间:19-12-3112:04

12 月 30 日,记者在正安县采访获悉,该县石志村退伍老兵陈文魁,返乡后将军功章 " 雪藏 " 数十年,还教育孩子 " 不张扬 ",直到最近被驻村干部获知并传开。

这位老兵名叫陈文魁,今年 88 岁,家住石志村水井坝组,患有眼疾。半个多月前,驻村干部张济国去他家走访,与老人一家聊天。听说张济国当过兵,陈文魁和他聊部队生活。

说得兴起,老人回忆了不少年轻时的事。" 你们的老部队,比我们先上去(朝鲜战场),打得很惨。" 他对张说。 陈文魁是位退伍老兵,1948 年秋在家被抓了壮丁,被迫加入国民党军队。1949 年被俘后,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此后,参加过解放上海战役、抗美援朝战争。战争结束,他返乡当农民,曾担任过村民兵连长。

陈文魁老人还两次立功:一次是 1953 年授二等功,一次是 1954 年授三等功。 立功证书上,清楚载明了老人立功受奖理由。1953 年的立功,是因在战地不畏艰苦、身先士卒,和大家一起送木炭到前线、克服困难修路等;1954 年立功,是积极学习文化,还帮助战友学习、放哨、出差,在工程建设中 " 一天完成四天的任务 "。

" 我在炮兵团的工兵营,主要干修路、架桥、埋地雷、排雷的事。" 陈文魁说。 陈文魁 50 多岁的长子陈光辉,为父亲保存着立功证书和军功章。"11 年前,母亲去世,我们几兄妹收拾遗物时,发现了母亲保存的这些东西。" 他说,母亲不识字,但年轻时也是追求进步的青年,加入过共青团。

之前,陈文魁从未向孩子提及立功受奖的事。孩子们看到证书和军功章来后,他才讲了一些事,但叮嘱 " 不要拿出去说,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 在老人看来,自己没资格躺在功劳簿上。" 牺牲在战场上战友,才是真正的功臣。" 他说,比起牺牲的战友,自己为党和国家做的事,太少、太少,没理由炫耀军功。

陈光辉兄妹遵从教诲,没有再提父亲立功受奖的事。" 他肯定有他的道理,我们尊重他的意见。" 陈光辉说。

据了解,张济国随后联系正安县的媒体,采访报道陈文魁。现在,陈文魁的故事,已在当地传开,人们被老人默默奉献、甘做无名英雄的精神感动,祝愿他 " 寿比南山 "。

张济国说,陈文魁 " 雪藏 " 军功的故事,不仅是一位老共产党员、老军人革命精神的体现,更是在传承好家风。" 这些,正是时代所需要的营养。" 他说。

延伸阅读

老英雄讲述当年故事——鏖战 " 三八线 "

12 月 30 日,围坐农家火炉前,老英雄陈文魁向记者讲述了他的故事。

鸡圈里躲抓壮丁:为换母 走出鸡圈

1948 年秋收结束不久,一队人举着火把,吵吵闹闹地走进偏僻的水井坝。陈文魁家住在半山腰上,能看出很远。" 抓壮丁的来了,老二快去躲起来。" 母亲紧张地喊着。 陈家有三个儿子,陈文魁是老二。" 哥哥有病,弟弟还小,他们要抓的话,就肯定是抓我。" 陈文魁回忆说。

慌乱中,陈文魁躲进自家鸡圈。

果然,背着枪的国民党兵来到陈家,就一阵乱搜。" 他们举着葵花杆做的火把,在鸡圈门口照亮,弯腰看了两遍,都没发现我。" 陈文魁说。 原以为,陈文魁这次能躲得过。不曾想,没有找到他,国民党兵捆了陈母,说 " 带到土坪去,让他家老二来换 "。

陈文魁说,母亲被抓去,肯定要受苦的。他只好从鸡圈里钻出来,换回母亲。

在母亲的哭喊中,陈文魁被国民党兵推搡着,离开了家。 包括陈文魁,同一批被抓壮丁,送往南京去的正安县青年,大约有 50 至 60 人。" 在南京的训练营地里,有的新兵头发都白了、胡子老长,一看都是五十多岁的人了。" 他回忆说。

从没摸过枪的 " 解放战士 ": 第一次扛枪上战场 解放大上海

还没摸过枪,半年后的 1949 年,陈文魁在安徽广德战役中躲了一夜后被 " 解放 ",接着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 第一次摸到了枪 "。 跟随着人民解放军前进的炮声,他参加了上海战役," 第一次扛着枪上了战场 "。

上海战役后,陈文魁所在部队调往福建。在这里,他先是加入共青团,之后加入中国共产党。" 在解放军的行列里,我学了很多东西,也晓得了共产党打仗是为了什么。" 他说。

在部队里,除了日常训练、备战等,陈文魁还有很多时间,是跟着文化教员学认字,即便是后来在战火纷飞的朝鲜战场上,也没有放弃。

" 连长说,等打完仗,就要建设国家。建设国家,也有文化才行。" 他说,想着今后的任务,他很认真地学习。到后来退伍时,都能勉强读报纸了。

鏖战朝鲜战场: 不知何时中弹 送信还迷了路

1951 年,陈文魁被编入炮兵团工兵营,赴朝作战。" 先是西海岸,后来调到‘三八线’附近去。" 他说,虽是工兵,但与美军面对面厮杀的几率也不少。

陈文魁左脚脚踝上,有一处旧伤,是在与美军作战时留下。" 两边隔着两至三百米,双方争夺激烈,你打过去、我打过来,飞机、大炮、坦克都用上了。" 他说。

端着冲锋枪,陈文魁带着班上的战士,跟在坦克后面,几次冲上美军阵地,又被迫撤回来。" 一昼夜后,终于结束了战斗,有人说‘你脚上怎么有血’。我一看,左脚脚踝被掀开了,流了不少血。" 他说,不知是子弹还是炮弹皮造成的,之前没察觉到。

在医院治好伤后,陈文魁重返部队,他被调去团部当通讯员。" 有一次,送信去友邻部队,迷了路,大半天路程,我在山里转了一天一夜。" 他说,因为没有在预定时间返回部队,团部领导都以为他牺牲了。

那时候,朝鲜战场上敌我交错,互相都派出了数量不少的特务。更严重的是,通讯员要把信送到友邻部队,还可能要穿过敌军防区。

再送信时,团部为他找了一位向导。" 但首长交代,信必须在我手里,也不准告诉向导是执行什么任务。" 他说。

战争终于结束,陈文魁回国,一个多月集中学习后,退伍返乡。" 好多原先认识的战友,回来时都没看到。" 陈文魁说,希望他们只是被编到其他部队,不是同一批回来的。

贵阳日报融媒体记者 黄黔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