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仪电气控股股东违规担保超9亿

同花顺财经

发布时间:19-12-1721:36

因控股股东违规担保超9亿遭上交所问询后,华仪电气(600290)昨日回复称,督促其尽快解决资金占用及对外担保问题。根据承诺,控股股东将在本月25日前解决对外担保和资金占用的问题。

控股股东违规担保超9亿

11月24日晚间,华仪电气公告称,经自查,公司及全资子公司浙江华仪及华仪风能存在未履行程序为公司控股股东华仪集团及其控股子公司华仪电器及其他第三方等主债务人提供担保的情况。截至披露日,违规担保金额为 92590万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 22.75%。

除了控股股东违规担保,截至公告日,公司逾期的对外担保共计2.14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5.26%;关联方资金占用余额合计为10.58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26%。

随后,公司再度曝出累计涉案金额6.5亿元的多项诉讼。11月28日,华仪电气公告称,经统计,公司及子公司近12个月内未披露的涉及诉讼(仲裁)事项累计涉案金额达6.50亿元,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累计被冻结金额4571.69万元。

违规担保发酵致资金危机

控股股东违约担保、公司对外担保逾期、大额诉讼缠身,一系列的事件很快在华仪电气及其子公司的经营上产生了影响。

12月3日起,上市公司陆续发布公告称,因子公司华仪科技及其子公司涉及为伊赛科技违规担保,厦门国际银行将华仪科技的4.37亿元存款强制划转。次日,因上市公司部分涉诉的违规担保及担保预计、部分公司合同纠纷,上市公司在银行账户中的35.69万元被冻结。12月7日,上市公司新增诉讼金额合计为1.63亿元及利息、罚息、复利、诉讼费用。此后,公司再度公告称,上市公司及子公司合计被查封房产及土地共12项,截至2019年9月30日账面价值合计3.66亿元;全资子公司华仪风能持有的华时能源5.972%的股权遭冻结,截至2019年9月30日账面价值为5371.19万元。

在巨大的资金压力下,为了进一步整合资源,提高资金使用效率,盘活资产,华仪电气抛出了多项资本转让计划。

12月10日,公司公告称,全资子公司华时能源拟将其直接或间接持有的梨树风电70%股权、鸡西新源70%股权分别作价2.98亿元及2.61亿元转让给丰远能源和润和创投。同时,基于上述两处标的为实施主体的两项募投项目平岗风电场项目及恒山风电场项目一并转让。

“内控失效”致违规担保

就在11月24日晚间公司“自曝”控股股东违约担保等事项后,上交所随即发函,要求上市公司尽快核实大额违规担保和资金占用产生的具体形式和原因,相关内部控制规定及失效原因,明确相关责任人及追责措施;对于资金占用事项,要求会计师说明历年审计过程中对应的审计程序和取得的审计证据,相关程序和证据是否充分适当,出具的审计意见是否恰当;对外担保逾期和涉诉情况方面,上交所要求明确具体情况以及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知晓时间,公司是否存在信息披露违规的情形。

昨日,华仪电气在回复交易所时表示,通过自查发现,公司控股股东华仪集团为获得公司提供担保,递送的财务报表负债情况不符合实际情况,致使公司的判断出现偏差,导致披露信息和本次自查披露情况偏差严重。违规担保过程中,公司实控人下达指示使用公司印章。造成上述内部控制失效的主要原因为公司控股股东股票质押率高,面临二级市场持续调整时,公司控股股东流动性趋紧。同时,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对监管规章制度理解不到位,最终导致公司内部控制失效。

同时,华仪电气表示,目前公司正积极与公司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其他第三方等相关方沟通,督促其尽快解决资金占用及对外担保问题。公司控股股东已承诺在2019年11月25日起一个月内解决上述上市公司对外担保和资金占用的问题。

后续影响未定

眼下,距离控股股东承诺的最后期限仅剩一周时间,对方的落实情况如何?公司的经营是否受到影响?今年的业绩是否会受此拖累?带着上述疑问,大众证券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华仪电气。

“资产处置也需要一些时间,我们正在督促对方。”公司董秘办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处置的资产包括房产、子公司股权等。高层方面也在协商尽快补偿。”

对于业绩是否受影响,对方表示:“占用的资金可能会按账龄计提坏账,到时会吃掉一部分利润,但最终要看会计师的处理,现在不好下结论。子公司一些诉讼是日常的诉讼导致的,处理起来也比较快,不会有太大影响。另外,厦门国际方面划走的贷款方面,公司已经向对方提出了诉讼,要求认定质押无效,厦门国际方面无权划走款项。现金方面如果没有资金占用是很充裕的,现在虽然受到了影响但是经营仍正常。作为华仪集团子公司,大股东的违规担保会给公司的授信方面带来影响。”

最后,该工作人员表示:“公司内控失效导致资金占用的事情,要看监管层后面的判定,现在不好判断。但是目前正在尽力纠错,督促大股东尽早还钱是最重要的事情。”

大股东的违规担保对上市公司的影响是否会扩大,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关于上市公司违规担保,既有判决担保有效的案例,也有判决担保无效的案例。整体而言,内部决议程序不应影响担保行为的外部效力,但是,如果该违规担保侵害了公众股东利益,法院也可以以侵害公共利益为由否认担保合同的效力。总之,法院判决结果取决于个案中的具体情形以及原被告的举证情况。”

来源: 大众证券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