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朴初居士与福建漳州南山寺

智慧文明心时代

2019-12-17 11:34研究员、院长,范殷铭,漳州市和合生态研究院,文化领域爱好者
关注

赵朴老(赵朴初居士)与福建漳州南山寺

漳州南山寺位于漳州市区九龙江南畔的丹霞山麓,面积4万平方米;为漳州八大名胜之一,是闻名海内外的有一千二百多年历史的佛教大寺院,是禅宗临济喝云派的祖庭,香火遍及中国闽南和台湾以及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据《龙溪县志·古迹》记载,它原名“报劬崇福禅寺”,建于唐开元年间(公元713~741年),由太子太傅陈邕所建,至明朝则改称南山寺。1979年,漳州南山寺经国务院批准,成为全国“对外开放”的寺院;1983年4月9日,漳州南山寺被国务院列为全国142座汉传佛教重点寺院之一。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拨乱反正”,党和政府重申了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面对改革开放的新时代,有着南闽佛国之称的漳州,也迎来了古刹重辉的曙光。漳州的佛教徒们,自然也充满着希望,但面对历史所遗留下来的难题,千头万绪,特别是漳州千年古刹南山寺,里面有动物园,有展览馆,有漂染厂等,也是市园林管理部门办公处,如何恢复千年古刹南山寺?漳州佛教信众不知如何着手,困难重重。

1981年3月,在漳州佛教不知如何发展的关键时刻,赵朴老出现了。赵朴老与夫人陈邦织在省市领导及漳州籍林子青居士的陪同下,巡视了漳州南山寺。他不顾古稀之年,仔细察看南山寺一殿一室,一砖一木,对容颜破损的千年古刹感到痛心。已经被迫脱下僧衣的释传允、释妙应(俗名汤明智)陪着赵朴老拾阶而上,指着尚未修复的大雄宝殿说:“这里原来是工业学大庆展览馆,客堂是“群众专政指挥部”——囚禁犯人的地方,现在隔着玉佛殿旁是动物园,囚禁生灵的地方竟然是寺庙……”赵朴老对身边的同志说:“南山寺建于唐朝年间,这样一座千年古刹是祖国瑰宝,我们要好好保护呀!”赵朴老还与南山寺原有几位佛门弟子在大雄宝殿前合影留念。

赵朴老与福建省宗教厅长、南山寺释传允、释妙应等在大雄宝殿前合影留念

(张国楷居士提供照片)

此后,赵朴老在漳州华侨饭店连续开了几次会议,据参会的原南山寺管委会主任洪湘溪回忆说:“赵朴初来漳巡视,批评了‘和尚赶出寺庙,动物搬进寺庙’的极左做法,强调寺院应由宗教部门与僧众管理。”有天晚上,他在华侨饭店小客厅约请了几位原来南山寺的常住,细细询问、了解南山寺“文革”的变迁:寺庙先是受到冲击,佛菩萨塑像被封闭,僧人被驱赶;继而挪用场所,群众专政指挥部、学习班、展览馆、艺校、动物园、园林管理处等单位进驻。赵朴老一边听一边记录,并向他们讲述了改革开放的新形势、新政策,要他们放下包袱,不要担心“文革”重来,回到寺院,复兴佛教。最后,赵朴老还深情地说:“相信党中央吧,佛菩萨是慈悲的。”在经过仔细的调查研究后,赵朴老要求地方政府坚决按国务院1980年188号文件的规定执行,寺院由宗教部门和僧众管理。

正是在赵朴老的悉心关怀下,以及在省市各级领导的重视下,南山寺古刹在不久之后,古刹得以重辉。漳州市人民政府于1981年6月1日作出决定:“漳州南山寺由园林管理处移交宗教部门接受”。同时,中共漳州市委统战部派出负责宗教工作人员,协同南山寺僧众做好接受的善后工作,着手接回“文革”中被迫还俗或流散的僧众以及因庵堂受毁无处安身的斋姑,同时接纳经过调查、落实的请求皈依的沙弥,并派送他们去参学培训以绍隆佛种。共计回归寺院人员有数十人之多,其中除释传扬以外多数在“文革”中被迫还俗,是以推选释传扬为南山寺住持,释传允再度出家后举为监院当家,同时由住持僧及宗教工作干部各一人,以及漳州佛教协会成员四人共同组建、成立漳州南山寺管理委员会。

(庄宗佩居士提供照片)

1983年,在省市有关部门领导的支持下,动物园、漳州艺校等搬出,并由地方财政拨出专款维修寺院建筑;1984年,重建“唐金花郡主玄妙墓塔”,由星洲诸山长捐资重建“喝云祖堂”和“五观堂”等;1987年,原漳州南山寺住持佛乘和尚舍利塔重建竣工,并由中国佛教协会顾问林子清撰写《重建南山寺佛乘和尚舍利塔记》。

赵朴老回到北京后,亲笔题写了一幅匾额“参最上乘”,至今依然悬挂在南山寺天王殿韦陀菩萨座的上方。为了铭记赵朴老的关怀,南山寺于1997年重修后,在山门两侧镶刻赵朴老手书“庄严国土”、“利乐有情”,让人们认真学习和体会赵朴老“人间佛教”的思想。

本文作者摄于南山寺:赵朴老亲笔题写“参最上乘”

赵朴老恩泽南闽佛国,只是一个缩影;在改革开放后,赵朴老不顾古稀之年,在全国各地到处寻访流离失所的僧人,察看一座座容颜破损的寺庙,并为落实党的宗教政策而大声疾呼,为全面恢复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