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身边有多少隐蔽的“针孔”?浙江公安破获“1.17”非法生产、销售、使用针孔摄像头专案

钱江晚报

发布时间: 19-11-1417:53钱江晚报官方帐号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陈蕾 通讯员 陈谊

住宾馆或租房时,你是否担心房间内暗藏“眼睛”偷窥?逛街或挤公交时,你是否害怕角度猥琐的偷拍?在信息社会快速发展的今天,不法分子侵犯他人隐私的手段越发多样和隐蔽,藏在钟表、插电板、电风扇、空调……严重影响公民的安全感,保护公民个人隐私的重要性更加凸显。

11月14日,公安部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全国公安机关开展“净网2019”专项行动工作情况及典型案例。

据介绍,今年1月,公安部组织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开展“净网2019”专项行动,依法严厉打击侵犯公民个人信息、黑客攻击破坏等网络违法犯罪活动。按照专项行动整体部署,各地公安机关精心组织、周密部署、稳步有序推进专项工作,对群众反映强烈,严重侵犯网民权益的网上违法犯罪乱象重拳出击。截至今年10月31日,全国公安机关共侦破涉网案件45743起,抓获犯罪嫌疑人65832名,取得了显著成效。

发布会通报了浙江“1.17”非法生产、销售、使用针孔摄像头专案在内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多起典型案例。

房东偷窥房客背后,是一条黑色产业链

今年年初,浙江公安机关网安部门从杭州某房东安装针孔摄像头偷窥房客一案入手,发现一涉及生产、销售、使用联网型针孔摄像头案件线索。浙江省公安厅立即成立由网安部门牵头、多警种参与的联合专案工作组。

所谓“联网型针孔摄像头”,就是利用配套的手机APP等客户端,通过互联网远程控制摄像头,并可实时查看拍摄内容的隐蔽式摄像头。

5月以来,专案组以本地购买针孔摄像头人员为起点,通过对资金流、人员流、信息流深入排查,逐渐摸清了一条藏匿在广东深圳,自下而上涉嫌非法生产、销售窃照专用器材的产业利益链。

7月8日,省、市两级网安部门会同杭州市公安局拱墅区分局出动警力40名,分赴深圳4处制售窝点开展统一收网,抓获针孔摄像头方案设计商张某在内的犯罪嫌疑人26人,扣针孔摄像头成品及半成品5500余个。

紧接着,浙江多地公安机关根据“1.17”专案线索,先后侦破利用开设网店,利用网站论坛、微信群朋友圈等网络渠道非法销售窃听、窃照专用器材案件11起,抓获销售商17名,查明销售相关器材共计8000余套,非法牟利300余万元。

此外,浙江公安通过查看拍摄内容,发现其他违法犯罪线索13条,并据此抓获组织卖淫犯罪嫌疑人3名、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嫌疑人1名,行政拘留卖淫嫖娼等违法人员25名。

就此,一条隐蔽而罪恶的黑色产业链被完全斩断。

足浴店、球鞋都藏着针孔摄像头

在发布会现场,浙江省公安厅通报中心主任黄海涛介绍,此类犯罪衍生犯罪多,如将偷拍的视频转卖他人,或敲诈勒索当事人,甚至是窃密。“社会危害性大,严重影响了群众的安全感。”

在“1.17”专案中,警方发现诸多非法使用针孔摄像头的行为。

杭州警方发现某足浴店存在针孔摄像头偷拍行为,据此破获吴某等人组织卖淫案,抓获并刑拘犯罪嫌疑人3名。

台州警方侦破张某江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案,查明其利用技术手段非法控制大量他人摄像头,偷窥录制淫秽视频,并贩卖相关摄像头账号密码,牟利近万元。

另外,各地通过内容检视,发现查处卖淫嫖娼、聚众淫乱等违法活动人员47名。温州警方对某足浴店老板王某金在按摩房安装针孔摄像头监视色情按摩过程,处以治安拘留7日。

宁波警方对一中年男子使用伪装在球鞋上的针孔摄像头,在当地火车站等公共场所尾随偷拍女子裙底视频,处以治安拘留7日。

三四百元的针孔摄像头成本不到百元

为何此类犯罪会屡打不绝、屡禁不止?黄海涛向记者剖析深层次原因。

第一,是这类违法犯罪行为“有利可图”。办案民警了解到,通常市面上一个售价为三四百元的针孔摄像头,成本其实不到百元,加之在黑市销路好,获利空间可观。这样的高额回报,确实在客观上吸引了不法分子甘于铤而走险来“捞金”。

第二,是针孔摄像头的制作门槛不高,加工简单,技术也不复杂,像公安机关前期收缴的针孔摄像头有相当部分其实就出自手工作坊。这样的低门槛,为不法分子“入行”提供了可能。

第三,是对这类违法犯罪行为的打击难度在增加。比如,越来越多的针孔摄像头销售方式从线下搬到了线上,通过采取注册虚拟账号进行网络销售的方式来躲避监管。同时,为掩盖违法行为,不法分子会采取在网店上“挂羊头卖狗肉”的方式,或者将针孔摄像头主要部件和伪装配件分开销售的方式来销售,这些都给管理和打处工作带来了难度。

浙江已先后查处本地非法安装使用针孔摄像头684个

“要根除这类威胁,我想在办理此类案件时,就是要做到对针孔摄像头的生产、销售、使用等各环节开展全链条式打击。”黄海涛说,“浙江公安主要从三个维度着手。”

首先是紧盯源头,直捣非法生产针孔摄像头的上层团伙。前期工作中,浙江专案组以本地一起偷窥案件为起点,追踪溯源,最终成功查获一个包含针孔摄像头APP软件开发商、方案设计商、一级硬件生产商、二级硬件生产商等4个层级在内的最上层团伙。

其次是重拳出击,严查非法使用针孔摄像头的行为。根据打掉的最上层团伙所掌握的线索,逐一对针孔摄像头用户进行落地排摸,视情区别处置,尽快消除现实危害。截至目前,先后查处了本地非法安装使用针孔摄像头的点位684个,查扣摄像头714个,共查处刑事案件2起,查处违法案件35起。

最后是上下结合,斩断多层级的针孔摄像头网络销售链路。在前期工作基础上,浙江专案组从外省上游生产团伙和本地下游使用户这两端同时入手,“自下而上”或“自上而下”的对销售中间环节进行逐一追查,扩线深挖。截至目前,已查处非法销售针孔摄像头刑事案件24起,抓获犯罪嫌疑人32名。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