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来自东北的大鹏,一个小人物的大电影梦

邑人电影院

发布时间:19-11-1409:06

作者:基督山伯爵

一直关注着大鹏,从情景剧《屌丝男士》到现在的《受益人》。

中间有票房黑马《煎饼侠》,也有不及预期的《缝纫机乐队》,再到很奇怪的《铤而走险》。

大鹏在《脱口秀大会》里说自己是中国脱口秀第一人,比如《大鹏嘚吧得》,但大家只记住了脱口秀第一女人金星。

一、“差一点”就成功的大鹏

中国的演员有很多种,但基本就两种。

一种是根正苗红的中戏、上戏、中影毕业。这样成功会容易些,演艺圈有很多你的前辈加学长学姐,虽然也没啥用,至少人走出去自信点。

另外一种是靠流量等半路出道。他们也许是流量小生,或者拍广告片被大导演发现,或者直接从群众演员到主演。

流量小生基本三年换一茬,从韩庚到吴亦凡到蔡徐坤,观众会用脚投票把你淘汰。

全国几万几十万群众演员,就出了个王宝强。

和王宝强不一样,大鹏是正经本科毕业,虽然是吉林建筑学院。

他可以正经当一个北漂,而不是蚁族,也不用到北影制片厂或者横店去当群众演员。

他可以曲线救国,从主持人或者媒体从业者开始,慢慢地打通奔往核心演艺圈的通道。比如做大导演,比如当个影帝。

他也一度拥有流量,情景剧《屌丝男士》点击率超高。大鹏一度成为网红。

大鹏差一点就成功了,毕竟他是《煎饼侠》十亿导演。但可惜碰上了搜狐,一个被移动互联网抛弃曾经的互联网巨头。

搜狐根本无心在电影投资多花功夫,掌门人张朝阳只想着练瑜伽,得道成仙,偶尔在互联网大会露个脸,表示江湖我还在。

早几年的大鹏与搜狐捆绑太深,以至于搜狐迅速滑坡的时候他只能随波逐流,丢了一些大风口的好机会。

市场是残酷的。当你《缝纫机乐队》票房不及预期的时候,就基本没有大的投资方找你了。传统的博纳华谊光线中影不会,新兴的优爱腾也不会。

所以,曾经的十亿导演大鹏选择了做演员。

二、从零开始做演员的大鹏

流量小生基本演几部戏就被市场淘汰了,何况还有电影局不成文的监管。所以,突然有一天你会发现,吴亦凡黄子韬鹿晗从院线消失了。

大鹏选择了捷径,演小人物,因为外表不行演不了黄晓明那样的高富帅。演了小人物才发现这才是“窄路”。

小人物需要底层生活体验,大鹏或多或少地经历过一些。但演员要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并不是只要有类似经历就够了的。简单来说,小人物也不是谁都能演的,一定得精准找到自己的戏路。

王宝强这样红透半边天的大咖,也只能演搞笑的小人物。他严肃起来,观众的你会觉得不自然。

葛优在张艺谋时代演了《活着》里的富贵,两颗门牙露出咧开嘴笑,拿了个戛纳影帝。后来还有《卡拉是条狗》,后来的后来,葛优成了葛大爷,成了“葛优躺”。

黄渤把自己演成高富帅的“反面”,在泥水地里打滚,蓬头垢面,感觉三个月不洗澡的样子,连乞丐牲畜都嫌弃,才拿了个金马奖影帝,还是和张家辉一起拿的。

大鹏也选择了一个小人物,一个想“捞偏门”的小人物。

《铤而走险》里他赌博输了巨惨想偷车还债,没想到越陷越深。

《受益人》则善良很多,只是为了孩子,让哮喘的孩子有个更好的环境,买一个昂贵的空气净化器。

三、不会争夺话语权的大鹏

也许大鹏在搜狐老板是小人物,自己拍了十几亿票房的电影,却没有迅速实现财富自由。搞得自己还要继续当导演,从冯小刚《我不是潘金莲》的三号男主角,到只能找新人导演合作。

也许大鹏拍《缝纫机乐队》失败,在曹保平面前也没了话语权。导演只是曹保平公司的新人,剧本只是个半成品,黑色电影缺乏人物动机,《铤而走险》里大鹏总在善与恶之间徘徊,还让自己拍了十部戏的小孩抢了戏。

也许大鹏拼命想成为影帝,反而在柳岩面前没了话语权。一个好好的犯罪片,偏偏拍成了爱情片。说实在话,无论怎么看,大鹏都不是柳岩的菜,大鹏只适合做柳岩的备胎和舔狗。所谓的十年友谊,也许真的是纯友谊。

电影里柳岩与大鹏的爱恨纠缠,让你无法共情,反而是柳岩《天涯歌女》式的纯真让你有一丝丝感动,但也不要奢望一个网红真的会爱上一个网管。现实是,网红柳岩在让网管大鹏砸完身上所有的钱弃他而去,没有一丝丝留恋。也许网红柳岩真的想嫁人生个孩子,但接盘的一定不会是网管大鹏你。

从预告片看,明年院线还会有大鹏的电影。希望他真的能成功,能拿到自己喜欢的适合自己的角色,完成自己的影帝梦。但也不要把自己与小人物过度捆绑。谁都曾是北漂、沪漂,谁都从小助理开始,不需要夸耀,也不需要忆苦思甜。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