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故事《逮香蕉鱼最好的日子》——那些流淌的天真

发布时间:19-11-0112:27

在海中淌水,年轻人说自己是懂行的;香蕉鱼过着非常悲惨的生活;开始是普通鱼,游到一个洞里,里面有很多香蕉,有的贪婪的吃了很多香蕉后变成香蕉鱼,胖的就不出来了,得了香蕉热的病死了。

西摩对纯真的西比尔这么说:

“……游到一个洞里去,那儿有许多香蕉。它们游进去时还是样子很普通的鱼。可是它们一进了洞,就馋得跟猪一样了。”

“它们吃得太胖了,就再也没法从洞里出来了。连挤都挤不出洞口了。”

然后他自杀了。

小说开头的对话,还有旅店和海滩的场景营造了整篇小说的度假气氛,在这样的气氛里,perfact day也就具有了它的反讽意味——在这一个旅店里住着“九十七位纽约来的广告业务员”、时装流行“满眼都是闪光装饰片”的时代,真实情况是钻不出欲望洞口的“香蕉热”。

同时,这也是杀死自己,结束“香蕉热”的好日子,就像祥林嫂死于祝福声中的年夜一样。西蒙的自杀是有预谋的,他带着手枪来渡假,并死在了妻子身边,他用这种激烈的方式表达了他对于环境的抗议、惩罚和绝望。

香蕉鱼可以理解成成这么种状态:

洞是世俗的一切。普通的鱼是天真未凿的状态。吃多了香蕉的胖鱼是被世俗灌满了的人。当西摩在海边和西比尔虚构香蕉鱼时,他女人正和丈母娘在电话吧唧吧唧吧唧吧唧说一些最琐碎的事。这种对比就够鲜明了。

不妨作一简易思想实验。若将《香蕉鱼》的故事作“单纯”解,应该注意到道德悖论:塞林格用孩童世界的单纯来对成人道德的虚伪,而当单纯像任何一种美好事物一样被向往追求时,它便也开始了登堂入室成为道德的进程。若只看到“单纯”一词的正面,与《毛诗》附会《关雎》妃德、《葛覃》妇德,与神秀及宝玉“未入门内”的偈语,有差别无?到此时,“单纯”这个词已经偏离本义,甚至成为了一个笑话。

当林黛玉点上“无立足境,方是干净”时,等于同时也告诉你,懂了,就不用说了。结果薛宝钗紧接着絮絮叨叨了一段大道理。

塞林格也点了,只不过更隐晦、更悲观。

西比尔是西莫追求的纯真。厌恶世俗的人,唯一的选择就是逃离。所以最后,西莫选择了自杀。就像霍尔顿一样,逃离学校,想去西部,想去悬崖边,独自做一个守望者。实际上,塞林格本人,最著名的身份除了作家,还有隐士。赚到钱之后,他干的第一件事就是买一大块地,然后把自己锁在里面,再也没怎么有出来过。对他们来说,最痛苦的莫过于,被西莫亲吻过的西比尔的脚心,总有一天也会因为走太多路,而长出粗粝的老茧。

在我看来,“抓香蕉鱼最好的日子”另一种说法就是“选择自杀的最好日子”,西摩对于他的妻子来说就是一个精神病患者一样存在(可能对大多数的我们来说,或者在医生的确诊中)。总是做着在她看来发病的行为。

她的妻子总是表现的很了解他(并向她的母亲表示到西摩不会脱去他的浴袍,因为他不喜欢别人看到他皮肤),但是当小女孩西比尔邀请他到海里的时候,他欣然接受了,同时也脱掉他的浴袍。(看到这里的时候我总是会假象西摩会在海里杀害西比尔,因为西摩是个精神病患者,然而最后并没有,西摩和西比尔玩得很开心,他像一个正常人一样。

才意识到原来我刚开始透过他妻子和妻子的母亲的对话中,就对西摩带有一种偏见,怎么说呢,就是那种把西摩当作一个病人的想法。)好像大多数人都会有这种隐形的想法吧,也可能还没反应过来。在西摩回到酒店后,看到床上熟睡的妻子和指甲油的味道,拿起行李箱里的手枪(以为要杀了他的妻子),坐在床边对准自己的太阳穴开了一枪。结束。

好像到这里不知道要说什么,感觉塞林格就是想把引入一种我认为的西摩是个可怕会伤害到别人的患有精神病的这么个意识里,以至于最后拿枪的一刻都在认为西摩会杀害他的妻子,但最后他是开枪杀死了自己。看到这里开始自我怀疑,处在对西摩的愧疚中,它可能就像影子一样照射在生活中,生活中我们也许听说这个人有精神病,会对我们可能造成伤害,本能的躲避,我们潜意识里面就已经带有有色眼镜。

这让我想到了一些以前看过的电影,貌似那种精神病患者和医生之间的故事(我觉得它是个恐怖片),觉得西摩是个正常的人,不是那种真正的精神病患者。

最初的天真,稍不留意,就倏然消失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