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庚:不精通篆刻的书法家,不是好的古文字学家

发布时间:19-11-0110:30

容庚是中国近现代著名的古文字学家、古器物学家、书画家、篆刻家。1894年生于广东东莞一个诗书世家,自幼饱读经史。

容庚像

容庚的书法在民国时期即颇有名气,尤对金文书法最有心得。他主张书写金文用笔要方圆并济,恰到好处,行笔如铜流于画间,以笔墨来表现金属液体在铸范中缓缓流淌的气势。而且,他倡导书写金文不仅要有扎实文字学根底,还要有精深的笔墨功夫,不以奇巧取胜,追求用笔的古拙和文字的精准。

临金文轴

在金文书写顺序上,容庚力主要先写主干,再写枝桠,从全局入手,中锋行笔,金文线条不能一味笔直,要略带曲笔,做到直中有曲,曲中有直。他不赞同一些书家作书刻意追摹青铜器在铸造中或常年埋于土下形成的剥蚀残损,以示高古,而要透过现象探寻本质,作书力主以气,以文字学为基础,写出三代金文的真意。

临金文轴

在创作过程中,如有金文、说文中未收录的字体,要多翻阅前人的资料,依靠自身的文字学功底,做到书必有据,笔笔有来历和出处。容庚堪称是学者书家的典范。据称容庚作书喜用长锋羊毫,用笔大气磅礴,能以毛笔追摹出金文的古朴和生动,且时作枯笔,做到顾盼照应,在严谨的考证基础之上,融入了帖学的畅达和金石学的厚重,看似平淡无奇,实则展现了古代君子之风采,其中一些理念恐得益于罗振玉之指点。

容庚题跋

除篆书外,容庚楷书亦很有特点,他平生撰述文稿均以行楷写出,早年应致力于馆阁体,风格类欧阳询《皇甫君碑》,结体瘦长挺拔,用笔凝重,有雄浑古雅之美,深得其舅父邓尔雅之遗风。邓氏以篆入楷,容庚亦受自身篆书影响,将金文、小篆的古拙拂去了欧书的用笔坚挺外露的特点,融入了一丝圆融和安详,整体呈现出北朝书法之面貌。

临《草诀百韵歌》
临《草诀百韵歌》

此外,容庚精研帖学,编有《丛帖目》十五卷,是翻查历代丛帖最重要的工具书,网罗宏富,编次井然。他对“二王”书法深有心得,深谙帖学发展之大要,并未因研究甲骨、金文等而倾向于碑派书法,反而是将二者区别对待,做到碑帖分明。

篆书七言联

他的行楷书即具有很强的“二王”意味,所临《兰亭序》形态逼真、神采飞扬,颇具晋人韵致。容庚亦工于篆刻,早年得邓尔雅真传,邓氏为近现代著名的篆刻家,成就卓著,对古玺印的研究和创作颇具贡献。不过,笔者认为容庚在篆刻成就不及其舅父近代篆刻名家邓尔雅。

篆书七言联

总之,容庚以文字学研究者身份立足艺坛,拥有广博的知识和深厚的学养,在创作中他充分发挥个人性情,体现了“书为心画”的书学创作理念。他不像近代大多金文书家,只是一味地摹写,而是对金文发展脉络认识清晰,故能别开新境,因此他的书法堪称学者中的佼佼者,应归入文字学家书法的研究范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