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来人告诉你,替人生孩子这一行到底多挣钱

发布时间:19-10-3120:56

Story Time1

1

这天聂青青早早地起床,画了个美美的妆,准备出门。

今天对她而言,是最重要的日子——她和相恋三年的男友陈晨在今天约好去领证。

很快,她就会成为他最美丽的新娘了。

聂青青这样想着,露出了甜蜜的笑容。她拨通电话,想问问陈晨起床了没有。

结果,连打了五个电话,那头都没有人接。

聂青青皱起头来,这么重要的日子,他不会起晚了吧?

又打了一个,还是没有人接。聂青青急了,一连拨打了五个电话过去,统统没有人接!

聂青青的心突然狂跳了起来,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她的心头。

陈晨他......难道逃婚了?

聂青青的心头猛然滋生出这个想法,但很快又打消了。

怎么会呢?

日里陈晨对她那么体贴那么好,怎么会逃婚呢?

后来,聂青青又紧急联系了陈晨的家人,他奶奶告诉她,陈晨在昨天的时候去B市了。

可是陈晨去B市干什么?

为什么不告诉她,也不愿意和她联系呢?

聂青青就这样焦急地寻找了陈晨一周,但是B市那么大,陈晨又似乎刻意躲避着她,她根本找不到陈晨的踪迹。

直到一天夜里,聂青青在打开手机的时候,猛然在朋友小爱的空间里,看到小爱晒出了陈晨和一个身穿婚纱的女子相拥的照片。

聂青青赶紧联系了小爱,问这张照片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不知道吗?陈晨他结婚了呀!他老婆是个富家女,据说家里可有钱了。”

小爱滔滔不绝地说着,“听陈晨说你们已经分手了,有点可惜,不过你也不要太失落,天涯何处无芳草......”

小爱说的话,除了前几句,后面的,聂青青完全没有听进去。

在她知道本来答应要陪她去领证的男朋友,竟然背着她和其他女人结婚的时候,她如雷轰顶,随即脑子一片空白。

就在聂青青失魂落魄的时候,陈晨终于给她回了电话:“青青,听小爱说你已经知道我结婚了。实在对不起啊,是我骗了你。

其实我跟我老婆之前就认识,也打算结婚了。

只是因为我们有这么多年感情,我实在不忍心告诉你,伤害你,也不知道怎么和你提分手,才玩失踪的......”

“不要脸!”聂青青再也听不下去了,从牙缝里挤出这三个字,猛地挂了电话。

原来,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男朋友,竟然是一个为了钱随时就可以抛弃她的凤凰男!

聂青青瘫坐在冰冷的地上,心灰意冷,任凭泪水从脸上滑落。

2

失去了陈晨之后,聂青青的日子变得非常艰难。

聂青青工资不高,若不是陈晨平日里帮衬,根本不能在A市安家落户。

现在,陈晨和别的女人结婚了,聂青青独身一人,面对着A市高昂的房租和物价,她的工资根本不足以支撑她在A市生活。

聂青青已经连续吃了一周的泡面,整个人消瘦了一大圈。

一天夜里,她一个人躲在昏暗无光的地下室里,漫无目的地刷着电脑页面。

无意间,她点进了一个地下网站。聂青青只看了几眼,脑子便陡然清醒。

这是一个寻找替孕妈妈的网站,无数膝下无子的父母都在这里租借她人的子宫,找寻合适的替孕妈妈,替己受孕......

重点是,替孕的费用,高的出奇,动辄便是几十万!

聂青青瞪大了眼睛。

自己这么缺钱,为什么不去当替孕妈妈呢?

反正女人迟早都是要怀孕的,试一试替孕也没什么大问题。

何况,替孕也是做好事,帮那些无法怀孕的妈妈忙呀......

聂青青的心狂跳起来,鬼使神差一般,她在网站上给自己注册了一个ID,填写了自己的身体、婚假等等的详细情况。

连聂青青都没有想到的,很快就有一个叫侯盛的男人找上他,侯盛说,自己的妻子程子涵先天卵巢发育不良无法生育,想找个女子替孕!

而聂青青,就恰好符合侯盛夫妇所希望替孕妈妈符合的一切条件!

3

侯盛很快就约了聂青青在一家咖啡屋见面。

在进一步地了解了聂青青的情况之后,侯盛对聂青青更加地满意。

两人一拍即合,侯盛更是应允聂青青,只要聂青青平安地将孩子生下来,就给她40万的报酬。

无比缺钱的聂青青自然欣喜接下了这个活。一切谈妥之后,她便和侯盛、程子涵夫妇一起去了医院。

在医院中,程子涵是第一次见到聂青青。

聂青青那天穿了一件藕色的连衣裙,化了个淡妆,素雅好看。

程子涵用复杂的眼光上下看了聂青青一眼,又看了看自己的丈夫:“哟,侯盛,你找的这个替孕妈妈,挺好看的嘛。”

聂青青听出了程子涵语气里隐隐的敌意,不禁有点尴尬。

侯盛皱了皱眉:“现在说这个干什么,快进去检查吧。”

好在一切顺利,受精卵子也成功植入了替孕妈妈子宫。

不出两周,聂青青就检查出自己怀孕了。

得知聂青青怀孕的消息,侯盛分外开心,毕竟他想要个孩子,也不是一日两日的事情了。

他还特地给聂青青租了一间比较大、采光也好的出租屋,让聂青青安心养胎。

头三个月,侯盛三天两头就往聂青青家里跑,给聂青青带去一些补品和水果,听一听胎动。

只是聂青青有些奇怪,自从她怀孕之后,程子涵却一次也没有来看过她。

问侯盛为什么,侯盛只支支吾吾地说,程子涵一直怀不上孕,打不开这个心结,所以对替孕妈妈有芥蒂,也是正常的,让聂青青不要多想。

可是,到了聂青青怀孕5、6个月的时候,就连侯盛,也不来看她了。

聂青青没有多想,拿着侯盛给她的生活费,在出租屋养着胎。

等到她已经怀孕7个月的时候,侯盛那边还是没有动静,聂青青才有点慌了,难道侯盛那边出了什么变数?

就在聂青青狐疑不定的时候,一直没有消息的侯盛却给她打来了电话:“聂青青,对不起,我和程子涵离婚了,这个孩子,不能再要了!”

“什么?!”电话那头的聂青青如同遭到了晴天霹雳,脑子一下子“嗡”地炸开了。

4

原来,程子涵因为一直怀不上孕,心里承受的压力很大,便变得有些疑神疑鬼的。

她见替孕妈妈聂青青长得不错,丈夫又常常往聂青青的出租屋送吃送喝,便在心里认定,侯盛一定是看上了聂青青,他和聂青青有一腿!

无论侯盛如何解释,程子涵都听不进去。夫妻两因为这件事,大吵频频。

因为家里的不快,侯盛常常出外买醉。

在一次宴会上,他偶遇了自己的初恋女友林霞。

两人都喝得有点多,在酒精的促使下,他们发生了关系......

程子涵知道这件事后,更是对侯盛大吵大闹。

侯盛不堪重负,这个家庭、这个妻子实在带给了他太多的痛苦和绝望,于是,侯盛将一纸离婚协议书递给了程子涵。

离婚后,侯盛转娶了林霞,林霞有生育能力,他们完全可以拥有自己的孩子。

而聂青青肚子里的孩子,是他和前妻的,当然不能留。

听完侯盛讲述事情的经过,聂青青的全身都颤抖了起来:“你说不要孩子就可以不要了,哪有那么轻松!

侯盛,当初我们可是签了协议的,我怀胎十月,把孩子生下来,你付款给我。

我现在大着个肚子,你说毁约就毁约,你让我怎么办?”

聂青青的情绪很是激动,侯盛理亏,但声音听起来却依然平静:“青青,我知道,毁约是我不对。但这个孩子我真的不能要,放心,我会补偿你的。”

“你要怎么补偿?”聂青青紧紧地皱起了眉头。

“你放心,青青,你要的钱我一分都不会少给你的。”

侯盛说,“之前答应给你40万,你去打胎,我给你45万,你觉得可以吗?

我们就当这个交易没有发生过,我为给你请最好的妇科医生,你的一切调养费也由我来出,可以吗?”

听到那头沉默了一下,侯盛料定聂青青的心里已经松动了,又有意无意地补上一句:“你现在引产,不仅能多拿些钱,还能省去产后的很多苦恼。

孩子生下来,还得请你喂奶,不是很不方便吗?”

原本情绪激动的聂青青在听到侯盛的这些话之后,稍微冷静了一些。

的确,自己当初愿意替人替孕,是因为缺钱。

现在,钱一分不少自己的,只是生产变成了引产,似乎也没有怎么亏。

虽说聂青青在心里认为侯盛冷血无情,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可以不要,但她和侯盛毕竟是利益交换的关系,也不好指责侯盛。

聂青青态度不好地说了一声“那好吧”,便挂了电话。

第二天,侯盛就陪着聂青青去了当地最好的妇科医院,做引产手术。

结果,侯盛和聂青青都完全没有想到的是,主治医生竟然无论如何都不允许聂青青引产。

“怀孕7个月引产,危险性是非常大的,有极大的可能会母子不保!”

主治医生是个瘦削的中年女子,此时正一脸不耐烦地看着聂青青,“这种手术,任何一家医院都不会做的,谁愿意承担这样的风险啊?

既然肚子已经这么大了,还是回家去,好好把孩子生下来吧。”

听完医生的话后,侯盛的脸骤然变得有些苍白。

聂青青一时拿不定主意,看向侯盛。

没想到,侯盛神情淡漠地抛下一句“钱我会一分不少地打到你账上,这个孩子,你看着办吧”,便拂袖而去。

聂青青呆愣在当地,望着侯盛远去的背影,不知道如何是好

5

最终,在权衡之下,聂青青还是放弃了引产,决定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聂青青将这个决定告诉侯盛时,他表现得异常冷漠,将45万打到聂青青账上之后,便再不过问聂青青的所有事。

时间一晃过了三年,在这三年的时间里,侯盛都没有和聂青青联系过,而他的新妻子,林霞也怀上了他的孩子,如今已经两个月了。

有一天,侯盛陪着怀孕的林霞去逛超市,却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是聂青青,她牵着一个小男孩,在蔬菜摊边挑菜,她本来拿起了一包大白菜,但似乎是看白菜的价格比较贵,想想又放了下来,转身去取了并不新鲜的打折菜品。

而她牵着的那个小男孩,三岁的样子,走路还有些不稳,生得粉嫩可爱,眉宇间与他有些相似。

侯盛的心里咯噔一声,这一定就是他的孩子!

在看到孩子的一瞬间,往事突然浮上心头。

当时决定不要这个孩子的时候,侯盛的心里不是没有纠结过。

毕竟他曾经那么期望这个孩子来到世上。

原来,他的儿子,长得跟他那么像,那么可爱......

聂青青并没有看见侯盛,拉着蹦蹦跳跳的小男孩离开了。

“怎么了?”林霞注意到丈夫的失神,顺着侯盛的眼光,看了远去的聂青青一眼,露出狐疑的神色。

“没、没什么,就觉得那孩子有些可爱。”侯盛说道。

林霞还不知道他请过替孕妈妈,有一个孩子的事情。

“没事,我们的孩子以后也会这么可爱的。”林霞撒娇了一声,侯盛便干笑着答应着。

夜里,身边的林霞已经熟睡,侯盛却怎么也睡不着。

他的脑子里一直浮现出小男孩的样子,男孩红扑扑的脸蛋和胖乎乎的小手,那毕竟是他的孩子啊。

不知道这三年来,孩子吃得好不好,聂青青有没有好好照顾他......

侯盛翻来覆去许久,一直反复地想着这几个问题。

等到半夜,鬼使神差一般,侯盛还是没忍住拿起手机,找到了聂青青的手机号,给这个已经三年没有联系过的女人,发去了一条短信:

青青,我是侯盛。孩子最近还好吗?我想看看孩子。

(未完待续)

The en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