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古国西夏王朝,建国前是如何在夹缝中生存的?

槽语

发布时间:19-09-1920:58

西夏王朝是以党项羌族为主体建立的封建王朝,自1038年前李元昊在兴庆府称帝建国,又在1227年被蒙古国给灭了,这个王朝在历史上存在了190年,经历10个朝代。如果从从唐末拓跋思恭拥有夏州之地算起,西夏立国则长达347年,相比之下,宋朝为320年,辽朝为210年,金朝才120年。西夏,来自宋朝的称呼,李元昊则称这个“国家”为大夏。

全盛时期,方圆一万多公里,疆域比辽朝还要大一倍,囊括了今天的宁夏全部、甘肃大部、陕西北部、青海东部以及内蒙古的一些地区。人口成分也十分复杂,有党项(党项羌)、汉族、吐蕃、回鹘、鞑靼、吐谷浑、契丹等族。

党项,原为羌族一个支系,据《隋书》载:“党项羌者,三苗之后也。其种有岩昌,白狼,皆自称猕猴种”,西晋时“或臣(于)中国(中原王朝),或窜于山野”,很多归附于吐谷浑。唐太宗时期,吐蕃灭掉了吐谷浑,党项羌不得不内附,被唐王朝安置于松州(四川松潘)。贞观八年(634年)封拓践部首领拓践持辞为西戎州都督,赐姓李。

由于当时吐蕃于不断壮大,不时地欺凌和侵犯党项各部的生活,从贞观到安史之乱,在唐王朝的帮助,党项宪向北进行了两次大规模的迁徙。

如安史乱起时,郭子仪从长远战略眼光出发,建议唐代宗将当时在庆州的拓跋朝光部党项人安置于银州以北和夏州以东地区,即平夏部,日后的西夏皇族就来源于这一部党项;还将另一部落拓跋乞梅安置于庆州,即“东山部”;而生活在今天甘肃东部的党项羌,则形成南山部落。

于是,党项羌在内地逐渐形成三大部落:东山部落、平夏部落和南山部落。

那么,为何后来只有平夏部落获得了发展契机呢?

我们可以从唐宣宗颁布的《平党项德音》诏书中可知一些端倪,诏书说:“南山党项为恶多年,化谕不悛,颇为边患。”,“平夏党项素闻为善,自旬月以来,法使抚安,尤见忠顺。”可见,唐王朝不喜欢“闹事”的南山部落,即使后来南山部落归顺唐朝后,还是“不待见”:“平夏、南山虽云有异,源流风俗本实不俗。”而唐王朝对“听话”的平夏部落则给予更多帮助。

唐僖宗时,平夏部落酋长拓跋思恭被朝廷封为夏州节度使,当时正值黄巢乱唐,拓跋思恭追随沙陀人李克用,曾助唐王朝“收复”长安,被封夏国公,并赐“李”姓,该部党项武装被称为“定难军”,坐拥夏、绥、宥、银四州。从此,平夏部落成为雄踞西北藩镇势力,向五代各时期的中原王朝一直“俯首”称臣,只要承认他们在夏州地区的统治地位就行了,还有“赏赐”的大笔大笔的金银财宝等。

但是“虽未称国,而自其王久矣”,如后唐明宗时“党项阿埋、屈悉保等族抄掠方渠,邀杀回龍使者。明宗遣彦稠与灵武康福会兵击之,阿埋等亡窜山谷?(《新五代史》)”;后晋天福年间,节度使安重荣曾向高祖石敬塘上表,曰“又准沿河党项及山前、山后、逸利、越利诸族部落等首领,并差人各将契丹所授官告、职牒、旗号来送纳,例皆号泣告劳,称被契丹凌虐,愤惋不已。情愿点集甲马,会合杀戮。(《新五代史》)”后唐明宗曾将定难军节度使李彝超“离开”夏州,彝超不听,于是后唐派大军征剿。李彝超等“四面党项部族万余骑,薄其粮运,而野无当牧,关辅之人,运斗粟宋葉,动计数千,穷民泣血,无所控诉,复为蕃部杀掠,死者甚众?”最终击退后唐军。

等到宋朝建立时,平夏部落在夏州地区已经经营了二百多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