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历经周折的重大战果认定

晨晖纪实

发布时间: 19-08-2908:31记者

——志愿军飞行员蒋道平击落美军“三料王牌”飞行员揭秘五

陈 辉

确定戴维斯被空4师张积慧击落,费席尔被空15师韩德彩击落,这都是不争的事实,唯独麦克康奈尔是谁击落的历经周折。

作为军事科学院职业研究员的陈宇调查是深入的,资料是全面的,论证是科学的,结论是客观真实的。

(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日成等合影)

蒋道平回忆:“按照陈宇同志的要求,当时我就写了一份当天从战斗出动到战斗结束的整个情况,包括空战的区域,我还给他画了一个图,给陈宇同志寄去。他看了以后,很快就给我来电话,说我提供的情况和他们从15师调来的作战的记录看起来是一致的。”

陈宇收集的材料充分证明,麦克康奈尔的确曾于4月12日被击落后落入黄海。经查对当时的作战纪录:当日苏联空军也曾参加空战,但没有任何战绩,而我志愿军空军当天击落2架敌机,因此,麦克康奈尔只可能是志愿军空军击落的。

陈宇调阅了志愿军空军15师1953年4月29日上报的4月12日战斗详报、空战示意图、空战图和飞行员个人战绩统计表,从中得知,第45团3大队副大队长马建中、1大队飞行员蒋道平4月12日各击落F—86飞机1架。空战示意图还进一步标明马建中在昌城、朔州附近11500米高空击落F—86飞机1架;蒋道平在龟城附近8000米高空击落F—86飞机1架,美军飞行员跳伞落入朝鲜新安州以西黄海中。

所有资料指向一个结论——击落麦克康奈尔的极有可能就是蒋道平。陈宇是专门搞军事历史研究的,时任《军事历史》杂志副主编,对待此事相当慎重。他一直利用业余时间悄悄做着考证,从未透露给任何人。时机成熟之后,他联系到了已离休定居上海的蒋老,以采访为名,请蒋老把当年打下那5架敌机的详情写了出来,并附作战示意图。陈宇惊讶地发现,蒋老所画的1953年4月12日击落F—86的示意图,与档案馆里那幅作战次日所绘制的战斗示意图基本相同。

(侵朝美军在接受记者采访)

现完好保存在我军档案中的志愿军空军1953年4月12日空战结果判读记录和空15师呈报的战报原稿资料,详细记录了这一天空战情况:

这一天友军指苏联空军无战绩。4月12日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的苏联空军也在空战,但没有击落、击伤美军飞机。经审评委员会确定,这两架飞机是由志愿军空军单方打下来的。

这一天朝鲜空军没有参战。

这一天高射炮没击落飞机。当日,志愿军地面高射炮部队没有击落敌机的记录。

这一天只有志愿军空军在战区打仗,并有击落敌机的记录。据4月13日由蒋道平填写的《战果申请报告》、口述战斗经过及蒋道平时隔40多年后在不知调查目的情况下,回忆当时的战斗经过,与当年的档案资料完全一致。

后来,当蒋道平知道详情后,坦然的说:“这对我也无所谓了,但从尊重历史的角度,我应尽力提供详尽的材料。”

经多方调查论证后,最终确定:蒋道平在抗美援朝期间,曾于1953年4月12日在北朝鲜龟城附近的空战中,击落美国空军第51联队16中队王牌飞行员约瑟夫.麦克康奈尔驾驶的飞机。陈宇通过军事科学院将这一研究成果向空军进行了报告。

研究蒋道平击落美军“三料王牌”飞行员麦克康奈尔的还有空军两位教授。

1992年初,丹东市改建“抗美援朝纪念馆”,空军筹备组的同志着手挖掘志愿军空军抗美援朝史料。

(美国空军的眼中钉——鸭绿江大桥) 

当时空军第一航空学院沈自力教授惊喜地发现1953年4月12日当天,蒋道平曾击落一架F—86战斗机,那么击落麦克康奈尔的飞行员是不是他?

为此,第六飞行学院教授邵福瑞也开始探索这一历史谜团,他到空军档案馆查找相关资料,两位教授一起研究,初步认定是蒋道平。

他们将发现过程写成报告送给空展馆筹备组负责人秦长庚。他们三人又进一步进行查证。此后,筹备组写出了专门报告,请示空军党委确认这一战绩。

空军党委责成有关部门对此事进行了慎重的核查。2001年10月29日,空军司令部在告知军事科学院和蒋道平的信中说:经查证,空军党委常委会于2001年10月15日研究确认,1953年4月12日美军 “首席三料王牌”飞行员麦克康奈尔为蒋道平所击落。

2001年10月29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部给蒋道平发去了嘉奖函。

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改建后,在征集抗美援朝战争中实物时,蒋道平夫妇将保存五十多年的在朝鲜战场上所用过的战斗服、鞋帽等无偿地献给了纪念馆。

(美军轰炸机在投弹)

从1953年4月12日到2001年10月15日,整整48年过去了,当年蒋道平击落麦克康奈尔是23岁,确定他击落麦克康奈尔时71岁;而离麦克康奈尔试飞身亡也47年过去了。

历史终于真相大白,志愿军空军的历史史册又载入了精彩的一幕。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