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银行爆雷,一年亏损40亿!说好的躺着赚钱呢?

正和岛

发布时间:08-2116:09

如果说东北的“重工业”是烧烤,那锦州就是这“重工业中心”。锦州位于辽宁省西南部,地理位置依山傍海,全市有600多家烧烤店,是东北远近闻名的烧烤重镇。2018年,一部烧烤纪录片热播,第一次让锦州的影响力走出东北地区。

一年后,人们再次注视这个东北小城,却是因为一家城市商业银行——锦州银行!

2019年上半年银行业绩普遍好转,但个别银行仍深陷不良泥潭。城商行业绩出现较大分化,杭州银行、宁波银行利润增速超过20%;江苏银行、长沙银行净利润增速超过10%;郑州银行净利润增速低于5%。

银行在不少人眼中是躺着就能赚钱的行业,但也有银行日子过得不好。值得注意的便是锦州银行。

8月20日,锦州银行(0416.HK)公告称,预期2018年度将录得净亏损约40亿元至50亿元,此前2017年度净利润为90.90亿元;预期2019年上半年录得净亏损5亿元至10亿元,此前2018年上半年净利润43.30亿元。同时预计2019年上半年将净亏损约5亿-10亿元。

业绩净亏损的原因,主要由于为应对资产质量下行和不良资产未结清余额的增加;执行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IFRS 9),采用预期损失模型,增加计提金融资产减值准备,以增强该行的风险抵御能力所致。

而据此前公告,8月8日,工商银行辽宁分行副行长、党委委员郭文峰已获委任为锦州银行行长,刘泓因个人健康原因辞任行长职务。7月28日,锦州银行部分股东向工银投资、信达投资、长城资产转让内资股,向工银投资及信达投资转让的本行内资股分别占本行已发行总普通股股份10.82%及6.49%。

简单计算一下,2017年锦州银行还能日赚2400多万元,到了2018年却平均日亏1000多万元。锦州银行发生了什么?

业绩急刹早有预兆?

今年以来,锦州银行大消息不断。先是两次发布年报延迟公告并因此停牌,后又引入工行等三家战略投资者,随之而来的是高管大换血和增资扩股计划。如今,姗姗来迟的年报披露在即却已提前预亏。

公开资料显示,锦州银行成立于1997年1月,由辽宁省锦州市15家城市信用社和锦州市城市信用合作社联社整体改制而成,并于2015年12月在香港联交所上市。

在过去的数年间,锦州银行业绩一直维持高速增长,据测算,2013-2017年的五年时间里,该行营收增长3.79倍,净利润规模从2013年的13.55亿元增长至90.9亿元,增长约5.71倍。直到2018年半年报时,该行1-6月实现净利润规模还高达43.4亿元,同比增长7.7%。

而这样的“风光”在今年3月底戛然而止。原定于3月29日公布的2018年业绩报告由于“需要额外时间提供核数师所需资料”而延迟刊发。5月14日,锦州银行再次发布公告称,根据目前可得资料,难以合理准确地给出审核工作的预计完成日期。6月底,锦州银行发布公告表示,预计将于2019年8月底前刊发2018年度业绩。伴随着业绩报告的难产,锦州银行股票也长期处于停牌状态。

市场对于锦州银行业绩滑坡的情况早有预判。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之前市场传言锦州银行也要被托管,后来确认引进战投,再到现在发布亏损信息,说明锦州银行清楚自身的情况,实际进行了重组。至于计提巨额损失,一方面反映经营中的问题,另一方面也是为后续工作留下空间。

针对亏损加大的具体情况以及未来的改善措施,北京商报记者向锦州银行相关人士进行采访,该人士表示,以公司公告为准。

自2018年业绩报告延期的3月29日开始算起,锦州银行已经度过了144天的“难熬”日子。只是不知这样的“难熬”是否结束了?

曾经的漂亮财报

不良贷款率是衡量金融机构信贷资产安全状况的最主要指标之一。2014年—2017年,锦州银行该项指标分别为0.99%、1.03%、1.14%和1.04%。

这是什么概念?将锦州银行的不良贷款比率与工农中建四大行进行对比,锦州银行最近5年(2014年—2017年,锦州银行2018年数据空缺)不良贷款比率远低于四大行。

以2017年为例,四大行中不良率最低的是中国银行,为1.45%,比锦州银行高0.41个百分点。商业银行信贷资产规模动辄数千亿元,0.41%可能就是数十亿元的不良贷款,影响巨大。

事实上,上述四大行数据是综合不良率。分地区来看,四大行在东北地区的不良贷款比率远远高于其自身综合不良率。

2014年以来,四大行东北地区不良贷款率节节攀升,并于2017年接近或超过2%。而营收主要来自东北地区的锦州银行,不良率却远低于四大行在东北地区的数据。

不仅信贷风险控制能力一流,锦州银行赚钱能力也不遑多让。自2015年上市之后,与东北地区的上市城商行和四大行相比,锦州银行净息差遥遥领先,2016年甚至高出第二名九台农商银行1个百分点。

净息差是银行净利息收入和平均生息资产规模的比值,是衡量生息资产收益率的指标。锦州银行净息差较高,说明其生息资产平均收益率高于对比银行,赚钱能力爆表。

赚钱能力反映在利润表中,就是异常光鲜的盈利数据。上市之后,锦州银行归母净利润迅速攀升,当年实现131.54%的巨额增长。2017年,其归母净利润规模达到89.77亿元,较2014年增长了3倍以上,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61.89%。

业绩如此傲娇的秘密在哪里?事实上,在锦州银行的资产结构中,规模最大的并非常规信贷资产(即发放贷款及垫款),而是投资类金融资产。

2012年以来,该行投资类金融资产占比总体呈快速上升趋势,而信贷类资产占比总体下降,二者出现了较明显的相互替代。

截至2017年年末,锦州银行投资类金融资产高达4254亿元,其中80%以上是受益权转让计划,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非标资产。所谓非标资产,指的是商业银行通过借道同业、理财、信托、投资等方式,将原来在表内核算的贷款业务转为表外业务或其他非信贷资产,其实质就是变相贷款,只是放款方式和渠道与常规贷款不同。

这些非标资产也给锦州银行带来了颇为丰厚的收入。在其2017年年报披露的各项生息资产中,投资类金融资产以6.90%的平均收益率成为该行当年最赚钱的资产。

2017年,该行投资证券及其他金融资产产生利息收入271亿元,占利息总收入比重为68%;而贷款产生的利息收入为111亿元,占利息总收入比重约为28%。

业内人士坦言,投向非标资产的资金去向无法穿透,这是该项操作存在的最大隐患。“不知道这些资金最终用途到底是什么,风险就不好说了。”

银行偿付能力正常?

有媒体记者从监管部门了解到,虽然锦州银行盈利出现下滑,但其经营情况稳定,偿付能力正常,客户资金安全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据报道称,锦州银行全国个人客户已达到500多万户,较年初增加20余万户。锦州银行称,将一如既往地为广大客户提供优质的产品和便捷的服务。

随着工商银行子公司工银投资、中国信达子公司信达投资、中国长城资产三家机构战略入股和新管理团队的加入,锦州银行战略重组方案基本尘埃落定。对于此次重组,市场普遍看好。国际评级机构穆迪认为,锦州银行此次引进三家金融机构均拥有庞大的财务资源,丰富的经验和强大的政府支持,这将提振市场信心。

但是业内也不乏担忧之声。首创证券研发部总经理王剑辉就分析指出,在集中处置之后,锦州银行的存续危机可能会暂时得到化解,但是若要由衰转盛,还需要更多努力。

王剑辉认为,账目上的调整毕竟是技术手段,真正还是靠银行的经营能力和长期发展的核心动力。银行的发展和当地的经济环境有相当高的密切程度和关联度,因此锦州银行仍面临长期严峻的挑战,领导班子和新股东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对区域性银行来说,区域性银行的发展还是要从思路、市场定位上得到根本的改变或者显著、系统性的提升。

参考资料:

《锦州银行发布盈利预警公告 银行偿付能力正常》 股城网

《爽约144天 锦州银行交出惨淡业绩报》 中国经济网

《银行业绩几家欢喜几家愁 锦州银行上半年又亏5-10亿》 21世纪经济报道

《起底锦州银行生财术:从赚89亿沦落到亏40亿,掩盖风险终酿祸》 市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