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我2016年本可赢希拉里更多,谷歌“操纵”选举应被起诉

蒋晓峰Terry

发布时间:08-2011:55

2016年的美国大选结果早就尘埃落地,但围绕这个结果的扰攘,到今天仍然是许多人心头的不解之谜,包括现任总统特朗普。

特朗普19日发推文控诉,“Wow,报告刚刚出来!2016年选举中,谷歌(Google)操控,给希拉里克林顿投的‘操控’票介乎260万到1600万张之间!这是由克林顿支持者爆出来的,而不是特朗普支持者! 谷歌应该被起诉。我的选举大赢甚至超过原本想象!

赢了,但特朗普认为赢得不舒畅,有问题,对手输得也不服气,原因可能深不可测。

特朗普这条推文指的是涉嫌泄露给保守右翼团体“真相工程”(Project Veritas)的文件。不过,文件没有包含有关任何选票操纵或试图偏袒选举的直接指控。

日前,网络上自称是前谷歌资深软体工程师的佛希斯(Zachary Vorhies)在“真相工程”视频中公开揭露,谷歌呈现的搜寻结果“有偏见”,此前,他一直以匿名方式爆料。

佛希斯说,搜集这些文件是因为看到谷歌有“作恶”的事,“这不仅会影响选举,还将利用影响选举,实质上推翻美国”。

“真相工程”公布的文件包括谷歌如何决定新闻来源是否可靠,或内含仇恨言论,以及应该如何处置的内部讨论和清单列表。文件里还有一份操作指南,在搜索查询时制作“排名建议”的技术。

所谓的“算法不公正”

这些爆料提供给保守派议员更多攻击黑幕的“弹药”。

德州参议员泰德·克鲁兹早已质疑包括谷歌在内的科技公司,通过有偏见的演算法,压制保守派声音。

特朗普在推文中所说的谷歌操纵至少260万张选票投给希拉里,这个数字可能来自“美国行为研究与技术研究所”心理学研究员罗伯特·爱泼斯坦(Robert Epstein)。

不是前两天在纽约监狱上吊,自行了断的那位。

罗伯特·爱泼斯坦今年6月到参院司法委员会,针对他所提出的“搜索引擎操纵效应”作证说,“谷歌搜寻演算法提供有偏见的搜寻结果,可能影响未做成决定的选民,让至少260万张选票支持希拉里”。

针对爱泼斯坦说法,谷歌回应:“这名研究人员的不正确指控在2016年提出来时就遭到反驳。如我们当时所说,我们从未为了操纵政治情绪而重新排名或改变搜索结果。我们的目标一直是为人们的查询提供优质相关信息,不考虑政治观点”。

不过,除了爱泼斯坦研究,《华尔街日报》此前也曾做了谷歌在2016年大选期间偏袒希拉里的报道。

报道说,谷歌的雇员曾向希拉里·克林顿的竞选活动捐赠160万美元,比任何其他公司雇员所捐数额高出约80%。谷歌前CEO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还曾帮助组建为希拉里竞选团队分析政治数据的公司。

美国独立媒体Sourcefed发布过一个视频,声称用户在输入内容时,有预测查询问题功能的谷歌自动补全输入服务,偏向希拉里。

视频说,在谷歌搜索框输入“Hillary Clinton cri”(希拉里·克林顿 cri)时,下面显示的输入建议与crime reform(刑事改革)、crisis(危机)和crime bill(刑事提案)相关,但不包括“Hillary Clinton crimes”(希拉里·克林顿罪行)。

在线搜索营销公司CanIRank.com在2016年的一项分析发现,根据一个4人小组的评估,在谷歌上就政治词汇进行的最近50次搜索中,搜索结果网页中“偏自由派倾向”的网页多于“偏保守派倾向”的网页。

美国保守派越来越多地指控像脸书、谷歌这样的社交媒体公司,大肆审查保守派声音。

特朗普去年就指出,谷歌优先显示其施政方面的批评性新闻,压制对其表达肯定的保守派声音。

特朗普在推文中说,使用谷歌搜索“特朗普新闻”(Trump news)这一词条,显示的几乎全是自由派媒体的报导。他说:“谷歌和其它一些公司正压制保守派的声音,并隐瞒好的信息和新闻。”他认为,谷歌这种做法情况非常严重,需要解决。

此外,《赫芬顿邮报》曾报道,谷歌与奥巴马政府的关系十分紧密,不少谷歌前雇员都在奥巴马政府的团队中担任要职。比如,奥巴马任命的美国首席技术官史密斯(Megan Smith)来自谷歌。

希拉里竞选团队的首席技术官汉农(Stephanie Hannon)也同样来自谷歌。

谷歌能够在华盛顿建立强大政治势力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与民主党人建立关系。这使得谷歌能够对奥巴马政府制定科技政策施加影响力。

也正因如此,施密特愿意在希拉里身上大下赌注,希望她获胜后能延续在奥巴马时代谷歌在华盛顿的政治影响力。

《华尔街日报》在2017年的一份报道中指出,在特朗普上任后,谷歌,这个奥巴马时代华盛顿最具影响力的玩家之一,发现自己正在失去政治影响力。在奥巴马时代,谷歌在国会两党和奥巴马政府的周旋中显得游刃有余。谷歌还聘请了一大群与两党关系密切的“合约说客”在国会为其工作。

从利益角度考量,谷歌和它旗下的YouTube自然不愿意让特朗普、或跟特朗普差不多的人当选。

这就是强大的谷歌,拥有影响、左右民意的技术力量

其实,放眼四周,真正有影响力的大型互联网平台没几个。

也因此,很多人依靠谷歌来了解世界,当人们在谷歌搜索信息时,它会给你展现它想让你了解的东西,屏蔽掉它不想让你知道的东西。这样的世界,造成的“信息茧房”,会给你我的“世界观”带来什么?(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