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双胞胎姐妹同时考上一本,为筹学费姐姐摆地摊,妹妹端盘子

大河客户端

发布时间:08-1920:02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吉小平

8月15日,洛阳市新安县县城,一家小小的凉皮店外骄阳似火,店内风扇难退暑气,豆大的汗珠顺着小姑娘王梦格的脸颊不停地滚落;而此刻,在500米远的街道外,王梦格的双胞胎姐姐王梦晓,也在集市上摆着摊儿。18岁的姐妹俩,今年双双考上了一本,虽然这是件大喜事,但是她们却没有精力去庆祝,因为姐妹俩要和身体状况欠佳的父母,一起为下个月开学时的大学学费而努力。

家境:书桌是母亲捡来的旧板凳

“小时候,我给她俩各准备一个高板凳,她们就趴在上面学习!”双胞胎姐妹的母亲邓荣巧已经58岁,这些年来她做着保洁这样的零工,补贴家用;两姐妹的父亲64岁的王志广在十多年前还是一家煤矿的工人,随后也和妻子一样加入了打零工的队伍。在新安县石寺镇义煤集团家属院,四口人生活的宿舍只有20平米大,母女三人合睡在一张大床上。

“我天天打零工干保洁,孩子没人带,下学后她们跟着我一起工作。”母亲邓荣巧说,孩子俩从小就非常懂事儿,她干活时,两人就静静地趴在高板凳上学习,尽管身边车水马龙,她们依然学得专注。“学累了,两个人就自己玩耍一会儿。”生活重担已经让这位母亲颇感沉重,她只能通过不停的干活来维持家用。

“我识不了几个字,但是希望她们都能考上大学,长大后有个好出路。” 母亲邓荣巧说说。在孩子俩上高中时,知道王家姐妹情况后,新安县第三高级中学班主任王老师,特别提醒母亲邓荣巧不要给双胞胎姐妹压力,也不要问孩子每次考试成绩,只管鼓励她们就行。“她们学习非常努力的,我能感觉到!”邓荣巧说。

筹钱:分头打工挣学费

今年高考放榜,姐姐王梦晓以540分的成绩,考上郑州轻工业大学工商管理专业;妹妹王梦格以558分的成绩,考上了河南师范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姐妹俩都被一本录取。但面对两个孩子加起来1万元的学费,这愁坏了一家人。

“我一个月摆小摊、打零工顶多能挣1千多块,她们的妈妈在医院做保洁一个月也是1千多的工资。”两姐妹的父亲王志广为了给孩子筹学费,想报名去新疆摘棉花,但是最终劳务公司以他年龄太大并且身体状况不佳为由,拒绝了他的打工请求。

暑期妹妹王梦格能在凉皮店打工,还是多亏了好心的凉皮店老板。姐妹俩高中上学时,母亲邓荣巧天天给孩子们送饭,学校附近的凉皮店老板,为了不让孩子俩蹲着吃饭,特意在店里为她们让出位置,方便双胞胎姐妹吃母亲送来的一日三餐。久而久之,老板同意姐妹俩闲暇时在店里打工,干满一天最多有40元的收入。

今年暑期姐姐王梦晓与父亲一起,在街头摆地摊,卖些手工辣条、塑料盆子和拖把等杂货。8月15日当天,天气太热,集市上人流很少,她们的辣条还有不少没卖完。“晚上十字街人也不少,我去那里卖,争取把辣条卖完。” 王梦晓说,晚上结束生意后,父亲会骑着借来的三轮摩托,拉着一家人并载着货,回到石寺镇的家里。虽然路程仅有18公里,但大部分是山路,坡陡弯急。

节俭:从未买过新衣服

两张床占据了简陋的家的大部分面积,母女三人合住一张大床,父亲的小床头是做饭的灶台,卫生间已经改成了储藏室。母亲邓荣巧整理着两姐妹的衣服,随手拿起一件对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说,这是孩子表姐给送给妹妹王梦格的衣服。这些年来,亲戚都知道他们家困难,因此常常把旧衣服接济给姐妹俩。

“每次别人送衣服,都是先让姐姐挑。” 王梦格言语中,丝毫没有因为穿别人给的旧服,而有难堪之感,“好多衣服是亲戚在网上买的,大小不合适就直接给了我们。”不仅是穿着上能省则省,她们在伙食上也特别省。初高中上学几年,母亲在校外租了房子住,自己一把打工,一边给姐妹俩送去一日三餐。

母亲邓荣巧告诉记者,她们租的房子只有8平米大小,每月租金60元钱。当时母女三人一个月的伙食费,加起来不到500元。这样做,她们省去了学校的住宿费和伙食费。

新安县第三高级中学,在知道双胞胎姐妹的特殊家境后,每学期给姐妹每人减免了800元学费,姐妹俩所在的石寺镇的煤矿社区,也为她们办理了低保,每月每人有近200元的补助。但面对上大学的学费,这些帮助依然杯水车薪。

孝心:想让母亲早日生活好转

“别人都说这俩孩子争气,但咱家里条件不好,让俩孩子受连累了。”母亲邓荣巧在言语中满怀愧疚之情,但是这些年来,姐妹的母亲也在忍受着腰椎间盘突出,引发的病痛;与此同时,她还要努力地维持家计。“我不奢望将来能跟着孩子们享福,只是盼望着她们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就行。”

“我报考师范院校,将来还要考研,我想成为一名大学老师。”妹妹王梦格作出这样的选择,目的是想有个平稳的发展,这样就能尽早让母亲生活好转。

“我选择工商管理专业,将来想到大城市工作,这样收入更高。”同样朴素的孝心也萦绕在姐姐王梦晓心中,她想在不远的将来,能让年迈的父母不再为她们姐妹辛劳劳作。

面对9月份新生报到,姐姐王梦晓和妹妹商量好了,只需凑够学费和住宿费,生活费她俩就可以靠上学时勤工俭学再凑。

两位双胞胎姐妹花,已经记不起多少年了没有穿过新衣服,她们在巨大的生活和学习压力下,始终没有放弃对未来生活的希望。她们也在通过自己的努力,一点一滴改变着自己的命运。

如果有爱心人士想协助姐妹尽快圆梦,可以联系本报记者吉小平,手机18638819055。

暑期妹妹王梦格(图左)能在凉皮店打工,还是多亏了好心的凉皮店老板,在这里干满一天最多有40元的收入。

暑期妹妹王梦格在凉皮店打工,在这里干满一天最多有40元的收入。

母亲邓荣巧(图左)长期靠打零工维持家庭收入,懂事的姐妹俩会在闲暇时为母亲按摩。

8月15日双胞胎姐妹一家四口在新安县街头摆地摊

双胞胎姐妹展示录取的通知书,背后床上铺满了她们平时的奖状。

两位双胞胎姐妹花,已经记不起多少年了没有穿过新衣服,她们穿的都是亲戚赠送的旧衣服。

来源:大河客户端 编辑:邱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