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底一个宁静的周五早晨, 马来西亚东北部的一个中学突然发生了一片混乱。混乱的中心是一个叫斯蒂·努兰尼萨的17岁女生。
这是她对那天事件的回忆:
学校集合钟声响了。
我在课桌前感觉很困,这时感觉有人在我肩膀上使劲拍打了一下。
我回头看是谁,这时教室已经很暗了。
我很恐惧,感觉我的后背刺痛,头晕,然后我就倒在地上了。
失去知觉之前,我好像看见了“另一个世界”,到处是流血和暴力。
最可怕的是,我看到了魔鬼的脸。
它缠着我,我无处可逃。我张开口想喊叫,可是什么声音也没出来。
然后我就晕过去了。
斯蒂身上发生的事似乎在学校里激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几分钟之内,其他教室里也爆发出尖叫,这些女孩子的疯狂叫声传遍学校大厅。
一个晕倒的女孩也声称看到了同样的“暗影”。
这里是马来西亚吉兰丹州的一所国立中学。恐惧的教师和学生把教室门紧闭,不敢出去。学校请来了伊斯兰精神疗法术士进行祷告。
当天,有39人被认为受到这种“集体歇斯底里”爆发的影响。
“集体歇斯底里”现象是,在一群人中毫无原因地突然蔓延开一种好像喘不上气来的疯狂举动。
“这是一种神经系统受到过度刺激而出现的集体反应,”美国社会医学家和作家罗伯特·巴索洛梅说,“可以把这种现象看作软件出了问题。”
对集体歇斯底里现象的成因没有真正的解释,也没有被列在DSM精神疾患手册中。不过, 伦敦国王学院医院的精神病专家西蒙·威斯利博士认为,这是一种“集体行为”失常。
“症状往往出现昏厥,心跳异常,头痛,恶心,发抖,甚至癫痫,”他说,“这种症状常常可以找到医疗方面的原因,但是也有找不出传统生化原因的现象。”
而这种现象的蔓延,他接着说:“主要来自心理和社会因素。”
其实在世界各地都有爆发此类现象的纪录,最早案例可以追溯到中世纪。在1960年代,这种现象在马来西亚的工厂工人中曾频繁发生,而今天多发于学校中。
罗伯特·巴索洛梅追踪研究马来西亚发生的这种现象已经数十年了。他称马来西亚是“集体歇斯底里的世界之都”。
“这是一个宗教信仰深厚的国家,该国很多人,特别是那些保守的农业地区,人们相信民间传说和超自然力。”
不过歇斯底里现象仍然是一个敏感话题。在马来西亚,这种现象发生在马来穆斯林社区的女孩子中多于任何其他族群。
“没人可以否认,集体歇斯底里现象大多数发生在女性中,”巴索洛梅说,“学术文献中有很多纪录。”
吉兰丹首府哥打巴鲁郊外一个宁静的马来人聚居的小村叫帕当兰贝克,四周环绕绿色稻田。
村里人们都互相熟识,让很多马来西亚人回忆起很多年前他们的国家就是这样的。村里有家庭经营饭馆,美容店,清真寺和学校。
女孩斯蒂和她一家人住在一个普通的平房里,很容易就从旧红色房顶和绿色外墙认出来。她和自己的邻居好友鲁斯蒂亚·罗斯兰合用的一辆摩托车就停在门外。
“我被鬼魂附身的那天早上,我俩就骑着这辆摩托车去的学校。”斯蒂说。
跟很多同龄孩子一样,斯蒂也面临很多压力。她说,2018年高中最后一年各种各样的考试临近,压力最大。
“我备考好几周了,想要记住所有的笔记,但总是有错,”她说,“我感觉好像什么事都记不住。”
7月底发生在学校的事令斯蒂无法正常睡觉和吃饭。几乎一个月的休养之后,她才逐渐恢复正常。
一场“集体歇斯底里”爆发通常都有一个“引子”,也就是第一个发作的人。
这次爆发“引子”就是斯蒂。
罗伯特· 巴索洛梅说:“开始是一个孩子发作,很快就蔓延到其他孩子,因为大家都在一个‘压力锅’ 里。” 于是就可能引起连锁反应。
鲁斯蒂亚还记得她的好朋友那天发生的事:“ 斯蒂大声尖叫,停不下来,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办,我们甚至都不敢碰她。”
那次事故发生后,这两个女孩的友情更密切了。
这所学校 SMK Ketereh 从外面看起来跟其他中学校没有什么区别,校园绿树如茵,外墙是鲜艳的灰色和黄色。
詹大婶的食品摊就在学校对面,卖各种小吃。她还记得一年前7月那天发生的事,当时她正在准备食物,突然听到尖叫声。
“尖叫声极为刺耳,”她说。之后她看到9个女孩被抬出教室,又踢又叫。她认出其中几个女孩是她的常客。“那情景令人心碎。”她说。
后来,她又看到一个巫师和助手进到一间祈祷室,“他们待在里面好几个小时,”她回忆说,“真可怜,那些孩子那天不知看到了什么。”
自那次事件后,该学校的保安措施加强了。“为了防止这样的事件再次发生,我们重新采取了安全措施,员工也有改变。”该校的一名高级管理人员对BBC说,他要求匿名,因为并没有得到向媒体透露消息的授权。
学校还增加了每日祈祷和心理课程,他说,“ 安全第一,我们也知道事件发生后对学生的关爱很重要。”
这些措施的具体内容并未透露,也不知道是否是心理健康专家设计的。他没有具体说明。
巴索洛梅强烈建议,马来西亚学生应当得到有关知识的普及,因为这种现象在该国并不罕见。
“他们应该知道‘集体歇斯底里’发生的原因,和它是如何蔓延开的。”他说,“同样重要的是,他们应该学习如何来应付压力和焦虑。”
马来西亚教育部门的官员还没有对这样的建议作出反应。
马来西亚的吉兰丹州一共有68所中学,不少中学都发生过这样的集体歇斯底里事件。
2016年早期,在整个州的好几个中学都爆发了集体歇斯底里事件。“官方没办法对付同时爆发的事件,于是把所有学校都关闭了。”当地一名记者弗达斯·哈桑说。
他和他的摄像师Chia Chee Lin还记得那年4月发生的情况。“ 那是集体歇斯底里发作的季节,事件一个接一个发生,从一个学校蔓延到另一个学校。”Chia 说。
其中一个城镇发生的事件引起媒体极大关注,媒体报道说,一些学生和教师在看到一个“黑暗阴影”在校园游荡后,就都“着了魔”。大约100人受到影响。
该校的一名学生斯蒂·艾恩说,她不会忘记这个“全马来西亚最鬼魂萦绕的学校”。
“事件发生了几个小时,但之后好几个月才使学校生活恢复正常。”这位现在已经18岁的学生说。
她指给我们看当时发生事件的地点就在篮球场旁边。“就从这里开始的,”她指着一排树桩说。“我同学说,他们看见一个老女人站在那里。我没看见,但他们的反应非常真实。”
马来西亚人迷信鬼神可以回溯到几个世纪前,深受巫师传统和东南亚民间神话的影响。
小孩子从小就听这些鬼故事和巫师的巫术,以及吸血鬼之类的传说。
树林和坟地都是这些恐怖故事发生的地点,这些地点也令人格外恐惧。
虽然这个学校发生的事件难以确定其原因, 但官员对他们认为可能的原因采取了措施。
斯蒂·艾恩说:“我们从教室窗户里看到一些工人用电锯锯倒了那些树,这些老树非常美丽,看到它们被锯倒令人伤感,但我知道这样做的原因。”
跟很多学生一样,斯蒂觉得那天发生的事并不是集体歇斯底里,而是超自然现象。
在美国的马来西亚人类学家阿兹力·拉赫曼博士谈到1976年发生的一起集体歇斯底里事件,那个事件发生在附近关丹市他当时就学的一所住宿学校中。
“一切都乱套了,”当时正在进行歌唱比赛,一个女生声称在附近宿舍楼顶看到一个“微笑的佛教和尚”,“她发出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他回忆说。
巫师被叫来给30名受影响的女生施行驱魔法。
“这些巫师的角色是在人间与阴间进行交流。但我们今天应该对这种爆发的原因有合乎逻辑的解释。”拉赫曼博士说。
斯蒂·努兰尼萨和她的家人得知了一年前发生事件的科学和医学解释。
“任何父母看到自己孩子受的罪都会感到难过。”斯蒂的父亲阿扎姆·亚克布曾经是军人,他坚持认为他的女儿斯蒂心理正常。
那次事件发生后,他们找到有20年经验的一位精神疗法术士扎吉·亚。我们在他的诊所见到他。
他告诉我们,他不仅传授《可兰经》, 而且相信“镇尼”精灵的神通——一种伊斯兰教中的神灵 “似乎以不同形式出现”。
“我们与这些看不见的神灵共处,”扎吉·亚说,“它们有好有坏,是可以凭借信仰将其击败的。”
在他诊所的绿色墙壁上写满了伊斯兰箴言,靠近入口处摆放着一瓶瓶“圣水”。
窗户旁边的一个桌子上摆着一些神秘莫测的物件——生锈的刀子,梳子,甚至还有一个干海马。
“这些是诅咒物,”扎吉·亚警告我们,“请不要触碰任何东西。”
在2018年7月底那所国立中学发生了集体歇斯底里事件后,斯蒂·努兰尼萨和她的家人就联系了扎吉·亚。
“我一直在指引斯蒂,在我的帮助下她已经好多了。”扎吉·亚颇为骄傲地说。
扎吉·亚还给我看了他治疗的另一个女孩的录像。从录像里可以看到这个女孩在地上打滚和尖叫,后来被两个男士制住。
几分钟后,扎吉进到屋里,接近这个明显状态很糟糕的女孩。他摸着她的头,吟诵伊斯兰经,眼看着女孩就平静下来。
“女性比较温柔,身体也弱一些,”他对我们说,“这使她们比较容易被鬼魂缠身。”
他承认,他理解他见过的许多案例都与当事人的心理健康状况有关,但他坚持强调”镇尼“的神通力量。
“科学当然很重要,但它不能彻底解释一些超自然现象,”他说,“无信仰的人不会理解这些事件的发生,直到事情发生在他们自己身上。”
在马来西亚最大的彭亨州,一组伊斯兰教学者对此采取了更有争议的做法。
他们提供一套“对付歇斯底里工具包”,价格不菲,8750 马币,相当于2100美元,其中包括甲酸、氨吸入剂、胡椒喷剂和竹夹棍。
“根据《可兰经》,这些东西可以击败邪恶鬼魂,”马胡丁·伊斯梅尔博士说,他是这套工具的设计者,他认为这是“将科学和超自然力相结合”。
“已经有两个学校采用了我们的这套工具,解决了100多案例。”他说。但他的声称并没有科学根据。
自2016年开始发行这套工具以来,引起广泛批评。前政府部长哈里·亚马鲁丁称这是“社会倒退的标志”。
“这纯粹就是迷信。我们希望马来西亚人成为懂科学,有创意的人,不应该固守所谓超自然信仰。”他说。
但马来西亚太子大学的临床心理学家厄玛·伊斯梅尔对集体歇斯底里案例有不同看法。
“马来西亚文化对这种现象有自己的看法,”她说,“一个比较现实的办法是将精神信仰与心理治疗相结合。”
如果马来西亚是“集体歇斯底里的首都”,那位于东北海岸的吉兰丹就是中心点。
“这并不是巧合,吉兰丹是马来西亚所有州里宗教信仰最保守的州,也是最容易发生集体歇斯底里现象的州。”罗伯特·巴索洛梅说。
吉兰丹处于这个穆斯林占大多数人口国家的腹地, 吉兰丹也是两个由保守的反对党马来西亚伊斯兰党统治的州之一。
跟马来西亚其他州不同,吉兰丹的日历遵循伊斯兰日历——工作日从周日直到周四。
“这是一个不同的马来西亚,”当地市场的一个82岁的老者鲁哈达·拉姆利说,“这里过日子很简单,不像在吉隆坡那些地方那么急匆匆和有压力。”
宗教信仰与超自然信仰有关联吗?学者阿菲克·诺尔认为, 在吉兰丹州一些学校实施更加严厉的伊斯兰法,与集体歇斯底里爆发现象不无关系。
“马来穆斯林女孩在学校受到严格的宗教纪律约束,”他说,“她们必须严格着装,不能听非伊斯兰音乐。”
他认为,如此严厉的环境可能引起更多焦虑。
在墨西哥、意大利和法国,一些严格的天主教修道院也发生过类似案例。还有在科索沃的学校,甚至在美国北卡罗来纳乡镇地区的女子啦啦队里都发生过这种现象。
不同的文化背景导致各个案例有所不同。但最终它们都是同类现象,研究人员提出,严格而保守的传统文化对集体歇斯底里现象发生,其间的关联显而易见。
心理学家斯蒂夫·戴蒙德认为,这种“痛苦而令人尴尬的症状”可能是“急需得到关注”的迹象。
“他们出现的这种症状可能是想表达他们无法表达,或不能表达,亦或不愿意使自己承认而说出来的一些情感。”戴蒙德在2002年在一份心理学期刊上的文章这样写道。
2019年对斯蒂·努兰尼萨来说比较安宁。
“我还不错,一切都比较平静。”她说,“好几个月来我都没有见到那些坏东西了。”
自中学毕业以来,她跟大部分同学都失去了联系,但她感觉无所谓——她对我说,她总有一个小的朋友圈。
她在上大学之前准备休息一段时间。
我们会见的那天,她带着一个黑色的小麦克风。
“我业余时间很喜欢卡拉ok。”她说。她喜欢美国歌星凯蒂·佩里的歌,也喜欢马来西亚歌手斯蒂·努哈丽莎的歌。
对这些年轻女孩来说,唱歌是释放压力的极佳途径,在经历了那个可怕的事件之后,唱歌使她逐渐恢复了自信心。
“压力使我的身体变弱,现在我知道如何应付压力了。”她说。“我的目标是正常和开心。”
我问她将来有什么打算。
“我想当一个女警察,”她说。“她们勇敢,什么都不怕。”
举报/反馈

樵客综合资讯

19.1万获赞 1.1万粉丝
樵客资讯,最懂你的资讯!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