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再次出手,网易考拉卖身天猫国际,支付宝到账:20亿元?

秋源俊二

发布时间:08-1806:30

文/阿良大叔 (百家号首发)

在中国的互联网圈内,丁磊一直是个比较低调的人,相比阿里的马云四处登台发表言论,出生浙江宁波的他惯与安静,少有新闻见诸报端,不扎堆,不焦虑,给人印象最深的便是那张感染力十足的笑脸。

不过,随着最近不断流出的“阿里巴巴20亿美金收购网易考拉”的新闻持续发酵,这个低调的宁波人,逐渐成为人们视线的焦点。

据财新网报道,有记者从接近交易的人士处得知,阿里巴巴收购网易考拉的交易目前已经基本确定,阿里巴巴方面有望以20亿美元的价格,整体收购网易考拉,以全现金方式支付,未来双方还将开展其他形式的合作和交易。

对于这个消息,目前阿里巴巴和网易考拉均回应称“不予置评。”

但是,无风不起浪。网易考拉,这个常年累月占据跨境电商市场头名,被丁磊给予厚望,曾经号称“可再造一个网易”的电商业务,为什么会被卖身呢?这其中隐藏着什么玄机秘辛,我们来追寻一下。

2014年,伴随着国内消费水平提高、内需市场扩大、“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来临,海淘、跨境购成为了消费者日常购物的一种重要方式,电子商务中的细分领域——跨境电商,逐渐站在了资本市场的风口上。

在中国互联网有着将近二十年发展历史的网易,也趁此机会,于2015年1月推出了自己的跨境电商平台——网易考拉海购。

成立于1997年的网易,崛起于中国的第一代互联网时代——门户网站时代,一直带有浓厚的媒体基因,而从中孵化而来的网易考拉海购,自然遗传其“母体”,拥有浓厚的媒体基因,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媒体的内容价值、场景价值和流量价值,被网易考拉展现的淋漓尽致。

与传统电商相比,跨境电商最重要的特点在于跨境,消费者对境外商品的信息不对等,成为了跨境购物的最大阻碍。然而这个问题在网易考拉面前完全不是问题,借助背后“金主爸爸”网易集团强大的媒体资源、移动产品矩阵,网易考拉成功的让商品的销售过程不再空洞单调,多角度、全方位的产品信息展示,让用户可以更加全面的了解商品、认可产品;APP上的直播通道,可以完整的看到网易考拉采购人员在参观、考察商品的全过程。

网易考拉的媒体基因,降低了消费者的决策成本在这一点上与跨境电商特点完美契合,可谓高深流水,伯牙子期。

网易考拉的另一个增长引擎,应属其坚持自营的经营模式。

创始人丁磊打心底认为,“新消费阶层需要的是精品,网易考拉不能简单粗暴地搭一个技术平台,让第三方厂商入驻,而应该一针一线、一点一滴的做,去美国、欧洲、日韩乃至世界各地挑选产品,把认同的品质或者中国消费者会喜欢的产品带到中国来。”

相比其他海淘平台的“买手制”、第三方加盟入驻,丁磊认为这些固然能够在短期内快速起量、扩大规模,但这样会导致平台的产品鱼龙混杂,质量参差不齐,会影响到网易考拉平台的口碑,甚至带坏网易集团近二十年来积累下来的声誉。

网易考拉的媒体基因,为平台积累了大量用户;自主经营的模式,让平台商品的质量得到了有效保证。在跨境网购行业的拓荒期,这些特点为网易考拉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伴随着网在跨境电商领域的起飞,网易内部充满了信心,创始人丁磊更是在2016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演讲中放出豪言:希望未来三到五年,网易考拉海购可以在市场上达到500亿到1000亿的规模,在电商领域再造一个网易。

然而,豪言终究只是豪言,冰冷的利润数据才是在电商领域再造一个网易的关键。

电商行业看似是互联网行业,但实则本质还是零售业,零售业要想成功,渠道、供应链、物流是其中关键。

网易考拉前期的自营模式路线,用于打开市场局面没有丝毫问题,战略方针正确并且行动非常迅速,这些在网易考拉前两年的运营数据中得到了体现。

不过,自营模式搭建的平台体量毕竟有限,只盯着跨境网购行业一亩三分地的网易考拉,与其说是占领了大半个跨境电商行业,不如说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在跨境网购行业拓荒成长的初期,遍地都是蛋糕,自营模式下网易考拉发展迅猛,一跃成为头部玩家。

在拓荒期过后,跨境网购行业进入了稳定增长阶段,市场竞争趋于激烈,在行业初期尝到甜头后的网易考拉,却没能及时根据环境改变自身的经营模式,依然采用自营模式,大量采货、囤货,这让竞争对手价格战中,损失惨重!

天猫国际、海囤全球(京东)、唯品国际、亚马逊海外购、小红书等平台的价格战,低价是商家承担亏损,而网易考拉,则大多是自承亏损!

前期的网易考拉还能勉力维持,甚至还有余力去采购一些长尾品类丰富商品,后面损失惨重只能全线断货,这也是为什么之前有些考拉忠实用户一再抱怨“为啥之前买的商品一直没货”的根本原因。

平台长期缺货,造成的后果只能是让网易考拉的用户逐渐开始对平台失去耐心,最终转而投靠淘宝、京东、亚马逊等竞争平台

到最后,网易考拉只剩下了对比价格的价值,用户在其他平台挑选商品标注种草后,来网易考拉对比价格,便宜就买,不便宜就走,可以说是毫无用户忠诚可言。

2019年8月8日,网易发布2019年Q2财报,财报数据显示,本季度网易游戏的毛利率为63.1%,广告为55.5%,而网易电商,毛利率就只有10.9%。

从2018年三季度至2019年二季度,网易电商的同比增速分别为67.2%、44%、28%、20%,从增速来看,这已经是连续第七个季度下降。

此外,从电商业务上线的2015年开始,网易集团的整体毛利率就从72%,一路下跌到2018年的42%,净利率更是从41%跌到9%,可谓是跌到地板上了。

这其中,到底是谁拖累的网易集团的整体利润一目了然!

除了经营模式跟不上行业变化,拖累了网易考拉的发展之外,供应链管控能力薄弱导致的假货事件,也严重阻碍的网易考拉持续前行的脚步。

2018年2月,因雅诗兰黛仿冒产品,网易考拉登上了中消协刊发的“2017年双十一网络购物价格、质量、售后服务调查体验报告”黑名单,事后网易考拉发文否认,强调平台出售的产品为正品,这件事本该随着时间的流逝最终不了了之,也不会对网易考拉的声誉造成太大影响,但是年底爆发的“加拿大鹅”羽绒服假货事件,则彻底引发了外界对网易考拉商品正版的质疑。

2018年12月,一位北京的女士在网易考拉购买了一件“加拿大鹅”羽绒服,收到快递后发现衣服做工粗糙、有多处线头。这位用户在拍摄防伪标识、产品商标等照片与“加拿大鹅”官方联系验证收到假货判定回复后,开始了与网易考拉客服的沟通维权,但网易考拉售后的动作,却一步步将事件推向了高潮。

网易考拉首先是要求顾客将商品寄送至网易考拉公司所在地杭州的一家公证处,随后,在用户寄出“加拿大鹅”羽绒服后,网易考拉再次提议,愿意与顾客一起前往加拿大厂家验货,如若假货,网易考拉十倍赔偿并报销往来费用,如果确定真货,则用户需要负责消除影响,往返路费也需自己承担。

顾客所在地是北京,把商品从北京寄送至杭州公证处检验,这已经增加了顾客的维权成本,让顾客承担了长途运输商品被掉包的可能,如今网易考拉再次提出前往加拿大工厂验货,衣服已经不在手中,去加拿大检验质量还需冒着来回路费自己承担的风险,顾客当然选择了拒绝,事情由此扩大。

而在此期间,又有一名顾客在网易考拉购买“加拿大鹅”羽绒服,在与“加拿大鹅”官方沟通中,同样被认定为是假货。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至此网易考拉“假货”一发不可收拾,事情完全失控,给平台的声誉造成了严重的损失。

从北京寄到杭州鉴定,再到加拿大工厂验货,顾客维权的路程直线增加,维权成本也一路增加,在这起维权事件中,网易考拉的售后被指没有诚意。

平台到底是真心想让用户维权还是让用户因为高昂的成本放弃维权,无论是哪一种,都是在向外界透露:在网易考拉购物,维权成本极高!这种做法显然是极其错误的!

最近这二十年,中国互联网得到了巨大的发展,电子商务作为其中重要的一环,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个行业,出现了太多的热钱、风口,无数创业者踏入其中,这里面有一路高歌的凯旋,也有黯然离场的落寞。

“江东弟子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

如今只剩“网易严选”一张底牌的丁磊,未来在跨境电商赛道,到底是放弃电商,彻底转战其他赛道,还是精兵减负,掐准机会卷土重来呢?我们拭目以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