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港,千年古城遗失的高贵,深藏在这一扇“郡门”的背后?

城楼柳州

发布时间:08-1617:12

原创: 老龙 城楼

时间成就了贵港,又冷落了贵港。

2500年前,有位渡河的越女唱道:“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这首歌唱响300年后,也就是公元前200年前后,百越之地广西诞生了第一座舞榭歌台,第一批专业歌女,第一座气势恢宏的宫殿,第一批正统文化的贵族……

这个诞生之地,就是当今的贵港!而越女唱的那首《越人歌》,其句式,形韵,体裁,让广西山歌汲取到艺术的源头。

然而让人唏嘘的是,如今的广西歌节文化却几乎把贵港遗忘。贵港曾经的高贵,风流早被雨打风吹去。而我们现在也根本看不出,贵港竟然是一座有着2000多年历史的文化古城。

都说建筑是活的历史,即使在地产堆砌地平线的今天,贵港50多个在售楼盘,竟然看不到一块文化砖,更别说文化盘了。

贵港,真的俗不可医了吗?

壹|2000多年文化古城,终于迎来高端文化盘——盛邦中山郡!

贵港,被誉为房开商的天堂,人多,地多,地价又不贵,而房子竟然能卖到过万的价格!即使又贵又没有品位的房子,贵港有钱人似乎也毫不嫌弃。

贵港的人口密度大,是广西平均水平的2倍,城市化人口红利,让盘踞贵港的各大房开们赚得盆满钵满。

贵港楼市的钱太好赚,给初来乍到的盛邦集团很大的诱惑。

然而经过3个多月的市调,盛邦人决定做一次大胆的行动:不计成本,为贵港打造能够叫板全广西的高端人居作品!

中山路红星美凯龙旁的地块,作为集团进驻贵港的第一仗,调子怎么定?盛邦集团总裁魏存秀发了话:这项目钱可以少赚点,但必须要把品牌名气打响!

在贵港火爆的市场红利期,盛邦集团不挥刀割韭菜,而是落阵地、剑指还未被深耕的高端市场,这是需要很大勇气。

其实这是盛邦集团桂中战略的中心思想:先深耕贵港,再盘活桂中高端居住市场,而2000多年文化古城贵港,是这条战略线条的重要一环!

贵港作为郁江平原的核心,上游,可通过郁江、左右江、黔江、柳江、红水河渗透八桂后方腹地;下游通过浔江、西江进入珠江干流,通江达海。贵港作为岭南的粮仓,高密度的人口聚集,自古是兵家屯田、必争之地。

早在先秦时期,地产郁江平原核心的贵港,已经诞生了广西最早的城市聚落。

学界已经公认,秦汉岭南三郡,南海郡治所在广州,象郡治所在广西崇左(一说在越南河内),而桂林郡的郡治所就设在现在的贵港市。正统文化入桂2200年,其中有1500年贵港一直是广西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

在这里聊一个故事。1976年6月下旬,当时的贵县化肥厂在大坡岭前扩建机修厂,无意中发现一些鎏金的铜车马器。原来他们作业的大坡岭,就是一座巨大的秦汉时期王侯的“福地”,就像长沙的马王堆一样。

消息传开后,全国考古界的目光都聚焦到贵港大坡岭、罗泊湾。

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原馆长、研究员蒋廷瑜就是亲历者,他说当一件件沉睡2000多年的文物冲洗出来露出真容的时候,现场工作人员不禁高兴得欢呼起来。

因为在众多文物中,除了国宝级的翔鹭纹铜鼓、铜器漆绘连环画、“二斗二升”铭越式铜鼎等之外,还有大量做工精美的亭台、阁楼、宫殿造型的陶制品,陶俑、鼓手、歌姬更是栩栩如生……

可以说,2000多年前贵港这片土地上已经是阁阙宫深、歌舞升平、绫罗绸缎、车水马龙……

优越的地理环境,便利的水陆交通,深厚的农耕经济,庞大的人口基数,富庶的鱼米之乡,开放的港口贸易……吸引着八桂万民来朝。

盛邦集团认为:在东方文化复兴的今天,贵港这座文化古城的骄傲,终将会复苏,贵港人一定会为经典居住买单。这是机会,也是挑战。

贰|盛邦中山郡自虐式研磨,单单“郡门”,设计方案调整多达150多次!

为了迎接这个挑战,盛邦集团动作很快:下达了品牌纲领,确定了产品的调性,凝聚了团队的军心,开启了疯狂的工作模式——

他们2个月时间,在贵港主流购房群体做了大量的调查问卷,拜访当地宗族、名人、城市精英,了解城市性格,收集客户意见,对项目设计师提交了数百页的修改意见书,然后设计师根据市调数据,对小区大门、建筑布局、园林营造、建筑肌理等设计图纸做了200多次修改。

其中,就单小区的大门就做了150多次修改,补充提炼中国传统建筑80多个细节……

这里着重说一下中山郡的“郡门”。

在项目组的市调过程中,贵港市民纷纷勾选“小区正门要大气”的选项。而关于新中式该如何体现大气,市民又不约而同地勾选:参考贵港古城大南门!

大南门,是贵港的时空之门,历代以来有补修、重建,它代表着贵港的礼宾之道。现在门楼虽然已经坍塌,但从它雄伟、深邃、端庄的城墙基座,依然可以想象出门楼的重檐飞阙,桂殿兰宫般的气派。

古时的贵港,不管是贵族士子衣锦还乡,还是寒门弟子进京赶考求功名,抑或是嫁娶喜事,家族添丁,都要经过大南门。

大南门是贵港人的“幸福门”。

市调时候,盛邦决定,中山郡的正大门就取意大南门,让“郡主”们回家穿过小区大门,仿佛回到自己的城邦领地,内心的仪式感油然而生。

在问卷的过程中,还有一个暖心的故事。一位快90岁的贵港美术教师,还特意给盛邦的小伙伴画了一张大南门的简笔图,老人说,等到中山郡的大门建起来了,无论如何他都要去看看。

而盛邦中山郡的建筑设计师,根据根据老人的简笔图,又一次对小区正大门的线条动刀30多处,直到尽善尽美。

在别人看来,盛邦这么干简直是没必要的自虐,而盛邦人却乐在其中,满满的成就感。下篇,我们将对盛邦中山郡产品进一步解读,让大家对贵港首个高端新中式豪宅小区有更深入的认识。

叁|贵港有多“贵”?盛邦中山郡的答案是:不是价格贵,而是品格贵!

然而有个奇怪的情况,新中式现在这么火,老早就进驻贵的碧桂园、阳光城、彰泰、云星等大房开,竟然没有做真正的新中式豪宅!

大家为什么不做新中式豪宅?不言而喻,做新中式构建多,工序多,麻烦又成本高,而贵港市场又那么好赚,何必自讨苦吃做新中式呢?

“人家怕麻烦,那我们就举一反三、不厌其烦;在快利润面前,人家越快,那我们就越慢!人家越把贵港当成一个从县城升级而来的、新的、简单粗暴的市场,那我们就越强调贵港的‘贵’,这个贵不是价格‘贵’,是品格‘贵’,是产品的格调‘贵’,是高贵的‘贵’!……”

这番话,是盛邦集团总裁魏存秀在中山郡项目研磨过程中反复说的,这颇有道家思想的语法背后,是“死磕到底”的品牌决心!

可以试想,不管是锦衣还乡的贵港人,还是在贵港经商的外地人,抑或是安土重迁的贵港世族,物质富足之后,他们最需要的就是在家乡故园,获得身份标识感、尊贵感、自我价值追求的愉悦感……

其实这是一个归心的过程。恰如贵港的荣光往事,人们通过西江水系朝拜而来,到郡王脚下经商、安家、谋生、迎娶、赶考、游学……人们在这里见了大世面,实现了自身的价值。

衣冠堂堂的古郡贵族,富甲一方的商贾巨子,婚请嫁娶的豪门盛宴,诗书朗朗的门第学堂……那些自豪与美好,仿佛随着中山郡的崛起,打开“郡门”又重新出现眼前。

写到这里,我问了盛邦贵港团队的一位小伙伴:你们这么苦心打磨的产品,你们有信心热销吗?

她斩钉截铁地回答:我们项目产品对标骨子里的贵港,我们有信心热销!她还说集团总裁已经放话,要深耕贵港,进而深耕桂中!盛邦中山郡已提升到战略高度,必须要发出一道亮光!

那么盛邦中山郡的这道光有多亮?

9月7日,盛邦中山郡城市展厅将在贵港万达广场,揭开神秘面纱,去测一下亮度吗?

(本篇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