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澳携手打造天然气产业互利共赢合作格局

走出去导航网

发布时间:08-1216:31

天然气是当前被广泛认可和使用的清洁能源,已占全球能源消耗总量的1/4,在本世纪第二个十年,中国对LNG的需求增长迅猛。2018年,中国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一大天然气进口国。

澳大利亚拥有丰富的天然气资源,天然气探明储量为11.1万亿立方米,居亚太地区之首。澳大利亚的常规天然气资源主要分布在西海岸的布劳斯(Browse)盆地等三大含油气盆地。2017年澳大利亚天然气产值为3000亿美元。预计2020—2021年,液化天然气出口将为澳大利亚带来440亿美元的收入。澳大利亚天然气产量和出口量的增长和中国的强劲需求,为中澳天然气合作奠定了基础。仅在2018年上半年,来自澳大利亚的液化天然气(LNG)就占中国LNG进口总量的一半。南太平洋水道具有良好的运输安全性,为中国扩大从澳大利亚天然气进口开辟了广阔的前景。

携手推进液化天然气项目合作

澳大利亚目前有一批LNG生产项目,其中包括煤层气制LNG项目。柯蒂斯项目位于澳大利亚昆士兰州,是全球首个以煤层气为气源的大型LNG项目。该项目上游的煤层气来自昆士兰州苏拉特盆地(Surat Basin),经过长输管道输送至柯蒂斯岛(Curtis Island)LNG厂液化处理后,销往中国等亚太国家。

中海油旗下气电集团(CNOOC Gas & Power Group)于2010年3月和2013年5月,两次与英国天然气集团(BG集团)签署了该项目资产转让及LNG购销一揽子协议,累计获得BG集团在该项目上游资产25%权益和中游液化厂第一条LNG生产线50%的权益,成为第二大项目投资方。柯蒂斯LNG项目建设期间遇到诸多困难和挑战,一是2011年初全面开工建设即遭遇昆士兰州百年一遇的大洪水,严重影响项目施工进展;二是煤层气生产过程中会产生大量高含盐的废水,通常对废水的处理方法是集中注入蒸发池。而当地2010年5月19日通过的《2010东南昆士兰水及其它相关修正法案》对此作了严格规定:蒸发池不能继续作为处理废水的主要手段,并规定煤层气开采企业必须将废水处理到符合商业使用标准。此间澳大利亚还出台了煤层气资源开发液化的其它环保政策和标准,柯蒂斯项目环评报告附带1500余个前提条件须在项目实施过程中逐项落实;三是由专业团队并投资2500万美元对煤层气开发进行大量科学论证并在当地广泛宣传,获准征地和许可进入现场作业。面对上述挑战,合作各方以合作共赢为原则,密切配合,坚持质量、安全、环保的高标准,圆满完成了项目一期工作。

2014年11月,习近平主席访问澳大利亚后,中澳能源合作步入加速发展的新阶段。2014年12月28日,6万吨零下162摄氏度的LNG注入柯蒂斯岛液化厂码头停泊的Methane Rita Andrea号LNG运输船,该船经过12天航行,抵达中国天津LNG接收站。此举标志着中国海外首个大型LNG生产基地-柯蒂斯项目成功试产。2015年5月,柯蒂斯项目建成投产,这是中国油企首次参与海外LNG项目上、中、下游全产业链。

柯蒂斯项目产生了共赢效应,有关各方合作愉快。一是煤层气制LNG项目的成功实践,为柯蒂斯项目的全面建设奠定了基础。二是该项目带动了LNG出口业务,使当地煤层气储量和产量大幅增长,为昆士兰州发电厂提供了充足的燃料,促进了当地经济及相关产业的发展。预计至2021年柯蒂斯项目为昆士兰州经济贡献将达320亿美元,提供数千个工作岗位。三是项目投入大量资金用于净化煤层气生产过程中排出的地层水,为项目所在地区每年供应高达3000万—4000万吨的清洁水源,扭转了当地干旱缺水的局面,促进了农、牧、渔业的可持续发展。

中资企业全面参与澳大利亚天然气开发

随着中国对清洁能源需求的增长,LNG进口量将逐步上升,预计到2020年,中国天然气对外依存度将升至40%-50%。中国在推进中俄、中亚天然气管道建设和开发国内非常规天然气的同时,也在亚太地区开辟新的LNG进口来源地,中石油、中海油、中石化均参股澳大利亚LNG项目,澳大利亚成为中国LNG第二大进口国。

Australia Pacific LNG(以下简称APLNG) 项目为中石化在澳大利亚投资的唯一一个LNG项目,该项目位于昆士兰州的柯蒂斯岛,原料气为煤层气,Origin公司负责上游气源和输气管道的建设和运行,康菲公司负责LNG厂的建设、运行、管理。项目初期计划修建两条液化生产线,液化技术采用康菲公司的流程,每条生产线产能为年产450万吨。未来计划再修建两条液化生产线,最终达到年产1800万吨LNG。2011年4月,中石化收购APLNG股份的15%,参股该项目,并与APLNG签署为期20年、每年进口430万吨LNG的购买协议。2012年7月,中石化斥资11亿美元增持APLNG股份至25%。此外,中石化承诺从APLNG进口LNG最终达到每年760万吨。中石化在该项目投资总额为850亿美元。

2017年,澳大利亚最大煤层气生产商——箭头能源公司(Arrow Energy Company)宣布启动苏拉特(Surat)盆地亿吨天然气田开发项目,该天然气田是澳大利亚西北部最大的未开采气田之一,天然气储量1416亿立方米,而中石油拥有箭头能源公司一半的股份,这表明中石油将通过该项目开发扩大天然气进口。

拓展澳大利亚LNG市场的对策

澳大利亚政局稳定,政府重视LNG项目开发,吸引了众多大石油公司拓展当地天然气市场商机,壳牌石油公司在澳大利亚LNG项目中投入了上百亿美元,美国的雪佛龙公司、埃克森-美孚公司、法国的道达尔公司在澳大利亚LNG市场已捷足先登,中资企业拓展澳大利亚LNG市场,可考虑采取以下对策。

一、全方位开发人力资源

澳大利亚政府为解决大型资源类项目在建设高峰时出现本土技工不足的问题,于2011年5月10日宣布了一项“企业劳工临时移民协议(Enterprise Migration Agreements,EMA)”,允许雇主与政府签订EMA协议,从国外引进项目急需的技工,以满足项目建设需要。该协议要求项目投资不低于20亿澳元,并且高峰用工人数不少于1500人时方可申请,并对培训当地学徒工数量有一定的要求。为此,中资企业要充分研究、吃透政策要求,利用好该政策,通过劳务输出提高劳动生产率。

二、探讨风险共担,逐步化解风险

中资企业要充分分析项目的非技术风险可能带来的工期延误、投资增加、法律纠纷等,制定出业主和承包商风险共担的EPC 合同条款,制定合理的总价与不确定价相结合、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合同模式,减少投资成本。

中资企业在澳大利亚已与BG、壳牌等外国公司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中外能源企业要联合起来与当地政府建立定期沟通机制,通过产业论坛等方式及时反映企业的声音,在当地政府编制修订行业相关法规标准时,提出科学合理的行业要求,以科学的实验数据和行业规范得到当地政府的理解和支持,避免不合理的、过高的环保标准或法规人为造成投资运营成本的不合理增加。

三、充分行使股东权益

中国石油企业在澳大利亚投资,多数属于以非作业者参股的小股东项目。以小股东方式运作,不仅可利用拥有丰富LNG行业经验的大型国际石油公司克服液化厂的技术障碍,也有利于规避经营风险;对于以小股东参股的LNG项目,中资企业应争取在LNG项目中获得足够的信息,满足自身需求,保证股东的利益不受损害,并在项目中发挥一定的话语权;在股东众多的LNG项目中寻找利益共同点和其他股东联合诉求,达到既有利于推动项目,又寻求中方最大利益的目的。

四、共同创造良好的投资环境

中资企业对在发达国家开展公益活动宣传不多,公益事业投资缺乏长期规划,再加上中资企业信奉少说多做的原则,中资企业虽然每年投入巨资进行公益活动,但并未获得应有的效果,甚至还招致当地公众的误解。在此情况下,中资企业应改变以往的公益活动策略,在发达国家多进行宣传,赢得政府和公众的信任,为企业营造和谐的经营氛围,从而更有利于推动项目进展。

来源: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商会 (作者单位: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