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安徽老街》系列之十七:宿州市时村老街

中安在线

发布时间:08-1209:14

时村历史悠久,清末已成为皖北三大商贸名镇之一

安徽历史悠久,人文荟萃,历史遗存丰富,文化遗产厚重。近年来,安徽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传承方面做出了卓有成效的成绩。

走进安徽,徜徉在城市与乡村的深处,会经常感受到历史与现代的交融和积淀,尤其那一座座古镇、一条条老街,以及深巷人家的老手艺、老物件,无不承载着悠悠的历史记忆,诉说着无数的动人故事。

本期,我们带您走进宿州市时村老街。

时村位于安徽省宿州市东北约50公里。时村历史悠久,文化源远流长。早期一时姓人家发现商机,在此居住,繁衍生息,故起名“时村”。清末时村已成为皖北三大商贸名镇之一。

据资料显示,时村老街从清初开始繁华,一直到上个世纪60年代。鼎盛时期的老街500多米长,4米宽,多个省籍的商人往来或定居于此。老街拥有皖北少有的古代建筑群落,被誉为清代内地商业集镇的活标本。

拍摄手记

今年初我在濉溪县临涣老街拍照,一个扛长枪短炮的大叔走过来对我说:“你去过时村老街吗?你该去一下。”其实三年前我就拍过时村老街。那是2016年冬季,我从宿州汽车站坐上一辆中巴,绕乡间小路到了时村。

去年冬季我又风尘仆仆来时村。车经过宿州,没留意具体方位。抬头看到一辆校车,车身上写“时村”二字,我的心突然收紧,不由转头看了一旁的河水,竟有似曾相识之感。二话不说,直奔附近的时村老街。

那个温暖的傍晚,夕阳落在老街的屋檐,悠扬的二胡声合着鸟鸣的节拍穿过青瓦片,稳稳地落入心间。“啊,合肥的摄影师你来了!”剃头师傅看了看我,他滑动推剪,微微笑了。老街口卖布的老人,他说他似乎不记得我了,又说隐隐记得我。“我老了,不中用啦。”他的言语透着自责。我安慰他。他摇头,浅笑。

别人眼中的这条普通的皖北老街,我又寻机再次前往。2019年夏季路过时村,我再拐弯来到老街,卖花布的老人在躺椅上摇着扇子,临走时,他家人对我说:“中午到我家吃饭吧?”拿镰刀割杂草的中年男子缓缓拾起身子,他一个惊讶的眼神拉近了我们的距离。

男子身旁的石磙还留有辛劳的余温,我问目前是否还在用牛拉,他说现在的牛珍贵,只得用人力在拉石磙。人如牛,匍匐在大地的胸膛,牛的勤恳也如人一样。

操东北口音的老人走过来和我搭讪,他脸上的沟壑是岁月犁下的痕迹,布满了故事。他说当初因为家乡发大水而来时村安家了,简单数句,铺开了惊心动魄的曾经。他回不去的家园,最后安心在时村结婚生子,自此度过余生。奎河边上的树叶摇晃着光斑,日子一晃走了好远,只有蜿蜒的河水亘古不变地依偎大地,大地也从没松开过它的怀抱。

资料显示,时村被誉为皖北三大古镇之一,时村老街堪称清代内地商业集镇的活标本,老街主要有“丁”“马”两大姓,有“南丁北马”之说,但时村的形成却主要为“时”姓。默默无闻地壮大成皖北三大古镇,时村的历史波澜壮阔,又披着神秘面纱。

作家贾平凹说:如今,找热闹的地方容易,寻清静的地方难;找繁华的地方容易,寻拙朴的地方难。时村老街,也许就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让人心安之处。

心安处,即为家。(徽镜映像工作室记者 陈群)

时村老街有皖北少有的古代建筑群落,堪称清代内地商业集镇的活标本

一块块青砖墨瓦见证老街曾经的繁荣与辉煌

时村老街青石铺地,两边房屋为木结构,典型的明清建筑

老街“清泉浴池”始创于清朝康熙年间

新时代的老街期待发掘文化和商业价值

老街入口(2017年摄)

老街老式理发店,理发、弹唱、聊天,俨然欢乐的聚集地

老街商店销售的地方特产桂花酥

老街商店销售的家用生活物资

老街集商业店铺、生产居住于一体,部分居民还保留着传统的生产方式(2018年摄)

67岁的马叔华从小就生活在此

石磙、板车、汽车,三种工具相映一刻

76岁的马庆平在老街卖大布已40年时间了(2016年摄)

2019年7月22日,马庆平还坚守着他的大布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