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专家说大陆人吃不起榨菜?大陆人民:我们吃了120年了

雷科技

发布时间:08-1123:16

这天所长照常在微博happy冲浪

竟然被告知

我大陆人民又吃不起榨菜了?

emmmm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来自台湾节目的“专家”称:

大陆地区问题非常非常严重

因为经济发展不好

大家都没钱吃榨菜

导致榨菜股价大跌

继上次吃不起茶叶蛋

这次我们更可怜

超市几毛钱的小包榨菜都无力承担

这位网友的经历让所长笑出猪叫

得到好心网友帮助

尽管大胆改名“买不起榨菜了”

无缘无故躺枪

吓得所长赶紧点开视频一探究竟

节目一开始就槽点满满

榨菜的名称都能说错?

(涪陵榨菜听了想打人)

正确读法:涪(fú)陵榨菜

其次

我们啥时候有吃泡面一定要加榨菜一说

不排除每个人的饮食习惯不同

不过于大部分人

香肠才是公认的泡面搭档吧

正值炎炎夏日

小龙虾有“夜宵之王”之称

清蒸、麻辣、十三香、蒜香等超多种口味

无时无刻挑动着我们的味蕾

再搭配一杯冰啤酒

嗝~爽感炸裂

这种幸福感是泡面和榨菜无法比拟的

根据台湾节目说法

涪陵榨菜股价大跌是因为我们无力购买

那么最近黄金势头正盛

莫非我大陆人民

(哥们儿是真的秀~)

如今是肥宅当道

冲个泡面要做烧水等准备工作

外卖就不一样了

瘫在床上手指滑动几下

约莫个把小时

快递小哥把美食送上门

棒呆!

(这话讲得倍有理)

遥想一年前

消费降级被频频提及

这句顺口溜广泛流传:

榨菜泡面二锅头,骑上摩拜遛一遛

意思是

因人们的消费水平降低

引起榨菜、泡面销量大幅提升

台湾说大陆人民吃不起榨菜

我们却说自己穷得只能以榨菜度日

说白了

消费降级意指当下年轻一族

面临父母养老、房贷、车贷及各方面的压力

是对生活现状的焦虑

榨菜售价低,只是一种喻体

台湾节目的说法则不攻自破

毕竟我们的生活中处处有榨菜

南方地区早餐有喝粥习惯

一小碟榨菜配白粥,开胃又护胃

北方地区喜爱面食

大馒头就着榨菜吃,好不快哉

而这般不起眼的涪陵榨菜

你能想象它竟是百年老字号品牌!

追溯到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

涪陵县盛产青菜头

当地居民郭寿安看着遍地青菜头

脑里冒出个大胆的想法:

何不对青菜头进行加工

学习腌制大头菜的方法

他先把青菜头晾在院子里风干

再洒入大量的盐

等待一段时间,待盐分渗入青菜头

将青菜头脱干水分再加入香料调味

香喷喷的腌制青菜头出炉

带着自己独创的美食

郭寿安给弟弟邱汉章的“荣生昌”酱园

送了一些腌制青菜头

一日拿出来宴请宾客

出乎意料地

众人纷纷赞其香脆可口

都想买一些回家

无人插柳柳成荫

腌制青菜头意外成为郭寿安的谋生之道

于是乎

郭寿安回到老家拜邓炳(腌制品高手)为师

学习腌制的每一步技艺

为了提高产量

他开了一家小作坊

这一次

盐腌制过的青菜头

采用压豆腐的木箱榨出盐水

榨菜,名称由此得来

一坛榨菜约25公斤、一次80坛

全数运往宜昌

尽管如此

榨菜在宜昌依然十分受欢迎,热销无比

郭寿安因此赚的盘满钵满

此后十年间

榨菜在宜昌地区热销

1910年

榨菜迎来新生

起因是邱汉章看着榨菜如此畅销

就尝试着带到上海售卖

对于新物种

上海人民一开始是抗拒的

邱汉章想尽办法

把榨菜切成丝、分装成小袋

又拿到戏院门口、马路边、码头等地方推销

涪陵榨菜这才逐步打入上海市场

当地居民试吃后一发不可收拾

饭前小菜、炒着吃、伴着吃、

放入汤里提味等等

仅一个月,榨菜就售罄

后来新进的600坛榨菜也一并抢光

随着销量直线上升

原来的小作坊已无力承担这么大的产量

索性,邱汉章就在上海成立了“道生恒”榨菜庄

规模较小作坊大了许多、生产技艺也更专业

道生恒成为我国第一家专业榨菜庄

并且

继宜昌,上海成为榨菜的第二主场

年销售量多达上千坛

上海是大都市、交通四通八达

涪陵榨菜开拓其它市场已成定局

港澳、南洋、日本、菲律宾及旧金山等等

榨菜逐渐销往全世界各地

销量亦翻了几番,从上千坛变为三万坛

1970年,法国举办世界酱香菜评比活动

最终涪陵榨菜、

德国甜酸甘蓝和欧洲酸黄瓜胜出

被誉为世界三大名腌菜

1995年3月,涪陵榨菜产源地

涪陵被国家命名为“中国榨菜之乡

长达一个世纪里

涪陵榨菜保持利好的势头蓬勃发展

然而踏入新世纪时

涪陵榨菜遭遇前所未有的困难

在倒闭的边缘疯狂摩擦

2000年

彼时的涪陵榨菜一片狼藉

作坊由矮小的平房建成

内部没有任何现代化机器设备

生产榨菜的方式用的还是老一套

工人们双手直接接触榨菜

没有无菌生产的概念

以现在的话讲

就像没有生产许可证的黑心作坊

环境脏、乱、差

如果看了生产过程

完全没有食用的欲望

不仅如此

涪陵榨菜账面上也一片混乱

外债1.75亿

4000名员工共200多万的工资还拖欠着

周斌全临危受命

前来解救涪陵榨菜

看到工厂的情况

深深感觉一个头两个大

不过上天对涪陵榨菜是眷顾的

此时正好遇上三峡工程

工厂获得一笔巨款:

1.4亿元搬迁补偿费

这笔补偿费犹如及时雨

把涪陵榨菜的命从鬼门关拉回来

想让涪陵榨菜起死回生

建立现代化工厂是首要任务

那时国内工业发展也处于起步中

寻遍全国,怎么都找不到合适的生产设备

周斌全就跑到德国

花了1200万元购入4台设备

再花5000万元建立一条自动化生产线

人员方面

拖欠的工资立马安排

鼓舞士气、振奋人心

而好吃懒做者,不留

不服从纪律者,不留

周斌全快刀斩乱麻肃清内部

借此机会

涪陵榨菜顺势打造了新的品牌:“乌江”

一切从头再来、重新开始!

仅过一年时间

涪陵榨菜就满血复活

2001年,榨菜总销量1.5亿多元

又一年,销量突破2亿元

初步的胜利不代表什么

周斌全深知

涪陵榨菜要想做得更大更强

就必须先人一步

此前,他先知地建立了现代化生产线

这一次

他率先提出榨菜的三大生产标准

“三清三洗三腌”

力保乌江榨菜为消费者提供安全的产品

2006年琼瑶剧《还珠格格》火遍全中国

皇阿玛张铁林角色深入人心

涪陵榨菜灵机一动:

签下张铁林为品牌代言人

那宣传效果不是一般的好

大家都记住了“有乌江榨菜,吃饭就是香”

乌江榨菜,我爷爷的爷爷都说好!”等广告词

涪陵榨菜,被戏称为皇帝榨菜

名气蹭蹭上涨

紧接着

涪陵榨菜趁热大跌

豪气拿出1400万元

买下央视4个月的黄金广告位

明星效应及央视的号召力

全国人民都知道榨菜里

涪陵(乌江牌)最有名、最下饭

2010年,于涪陵榨菜,是意义非凡的一年

作为我国酱菜行业的第一股

涪陵榨菜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

在招股说明书中,有两点值得一提

涪陵榨菜的市场占有率和品牌知名度双双排名第一

为寻求更美好未来

涪陵榨菜于2012年提出多栖发展

产品不再只榨菜这一单一类型

萝卜干、海带丝、菜心等一应俱全

任何能下饭的食品

涪陵榨菜就能腌制

与此同时

它还收购了四川汇通食品有限公司

涪陵榨菜新增品种:泡菜

在长处的地方不断改进

通过丰富产品种类吸收更多消费者

如今的涪陵榨菜

因周斌全扭转了危机,亦成为涪陵榨菜的掌门人

实力亦不容小觑

就在近日

涪陵榨菜公布了今年半年报

上半年收入共10.86亿元,涨幅为2.11%

假设一包榨菜2块钱

得卖出5.43亿包榨菜

上一年,涪陵榨菜一年总收入是19.14亿元

而2008年,收入才只有4.22亿元

十年之间

涪陵榨菜以4.5倍增速快速增长着

别看小小一包榨菜毫不起眼

而它,却让涪陵榨菜集团身价超越百亿

所以可别再说吃榨菜

是消费降级这种傻话了

它的身价不知道比你高出多少

好了不说了

所长吃榨菜去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