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山宝藏(4)丨两千年前的鱼纹立鸡首九节铜杖 与今天凉山彝族祭祀中的木杖惊人相似

封面新闻

发布时间:08-0810:22

文/李晓超 图/凉山州博物馆提供

并不是所有的文物都会被委以重任,得到专家学者的研究,挖掘背后的历史人文,但总有些出土的器物,带着它自身散发出的光芒和非凡气质,脱颖而出,比如,鱼纹立鸡首九节铜杖。

它能够成为盐源青铜文化的典型器物,除了它为盐源青铜文化的研究工作带来了特殊的影响,还有它为我们解读了两千多年前,盐源成为西部少数民族最重要的文化技术交流中心的漫漫长路。

鱼纹立鸡首九节铜杖

前世:

精湛的镀锡工艺,填补东北至西南的文化传播路线缺环

九节铜杖和此前我们描写的蛇蛙铜案一样,是被公安部门追缴回来的一件出自盐源的宝贝,年代在战国至西汉年间。

铜杖通长134.8厘米,由九节直径相同的圆管组成,每节长短不一,管与管之间用木棍连接,最顶部的圆管上是一个圆盘,圆盘上站着一只巨喙高冠翘尾的雏鸡。由于杖身满饰阴刻的小鱼纹,考古人员给了它一个形象的名字,鱼纹立鸡首九节铜杖。

深埋地下两千多年,出土时居然依旧闪着银光,鱼纹立鸡首九节铜杖的特殊让人无不称叹。究竟是什么工艺?古人又是如何做到?这是凉山州博物馆的考古人员在看到铜杖时,所产生的疑问。

为了找出答案,考古人员对九节铜杖进行了科学验证,分析其表面的主要成分。

各项实验结果显示,九节铜杖是使用铅锡青铜铸造成型的,我们所看到的外表的银白色,则是古人使用热镀锡技术装饰的原因。

到了这里,就不得不说说古人的人工镀锡工艺。历史上出土的文物中,早已有了人工镀锡技术的痕迹。例如云南晋宁出土的青铜小斧、吴越地区出土的铜剑、峡江地区出土的巴蜀兵器等等。

但在盐源出土的青铜器中,发现镀锡技术的文物,九节铜杖乃是第一件,它也因此成为凉山州博物馆藏品中的又一件国家一级文物。

盐源盆地

锡的熔点为232摄氏度,达到这个温度,对于古人来说并不难,锡融化后,工匠再用擦镀、浸镀、浇镀的方法,给青铜表面镀锡。

战国至西汉年间,盐源盆地的笮人能工巧匠颇多,有专家推测,九节铜杖便是出自笮人之手。那么,镀锡技术是笮人创新出来还是外来传播的技术呢?

凉山州博物馆馆长唐亮表示,无论从镀锡层厚度、镀锡温度等方面比较,盐源青铜文化的这种热镀锡技术都更接近滇文化对一些青铜器表面的热镀锡处理技术,因此推测“笮都”和“滇”的镀锡工艺有相同的源头。

许多学者在对滇文化镀锡工艺来源的探讨中,都指出北方的鄂尔多斯青铜文化应该是滇文化镀锡技术的源头,但这两种文化的地域相对遥远,中间没有发现太多的支持这种技术传播的证据。

老龙头墓地出土的曲柄铜剑

1897年,我国著名的考古学家童恩正先生曾提出我国的“东北——西南边地半月形文化传播带”的概念,之后诸多考古发现也不断印证着这条文化传播带的存在。而九节铜杖的出现,正好填补了这两地“热镀锡技术”传播路线的一个缺环,除了说明笮人的镀锡技术来自北方草原文化,也再次说明盐源地区在古代应该是我国西部少数民族最重要的文化技术交流的中心之一。

与盐源盆地相邻的蜀国,自古就有用杖的习俗,它是古蜀宗教的重要组成部分。而西南地区发现的其他民族的用杖习俗,受着古蜀国的影响,在西南地区发现的蜀式三角形援青铜戈、直銎铜钺、大石崇拜等,都证明着蜀文化确实曾向南传播。而盐源在古代是文化技术交流中心,那么蜀国的文化传入盐源,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杖的字面意思,是手中拿着的棍子。在社会的不断演变过程中,杖在保留其实用功能的同时,在艺术性上也日益凸显,例如杖首的装饰、杖身的纹饰等等,开始有了精益求精的追求,其意义也发生了变化,更倾向于权力的象征,例如古蜀国的蜀王就集王权与神权于一身,他是最高级别蜀杖的拥有者。我们在影视剧作品中看到的西方的权杖、王杖也是同样的道理,这是人类历史发展的一个必然阶段。

目前,“蜀杖”是西南地区发现的年代最早的杖,在三星堆和金沙文化中,便能看到用杖习俗的存在,但权杖代表着最高宗教和世俗权力,所以只能集中在极少数人手中。而在云南的滇文化和盐源的青铜文化中,杖的出土数目较多,有别于古蜀的神秘宗教色彩,而充满写实色彩,其实,它们之间存在着必然的联系。

纵观历史,杖的拥有者一般都是古代部落的首领、巫师等拥有较高地位的人。但在“西南夷”时期,随着无数大小部落的崛起,让西南地区出现了若干部落联盟,部落首领(即“君长”)的增多也导致了杖的数量增多。且有别于蜀国森严的宗教等级,“西南夷”的社会中存在着一些等级不高的巫师,且数量较多,这也解释了西南地区为何会出土数量众多的杖及杖首。

此外,虽然用杖习俗来自蜀国,但又与蜀国的杖有着不同之处。蜀杖上的人物动物造型充满神秘气氛,且风格迥异,而盐源盆地出土的铜杖杖首的人物、动物造型都十分写实,凡人物都充满生活情趣,动物皆栩栩如生。九节铜杖的杖首,立着雄赳赳的公鸡。还有三女背水杖首,杖端铸三位少女,背负水罐,相向而歌,充满了浓浓的生活气息。这也说明笮人不单是接受了蜀的用杖习俗,而且已经使其成为了自身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并用来自北方草原的高精工艺,让杖有了更完美的展现。

今生:

惊人的神似,彝族祭祀木杖竟是写实版的九节铜杖

世界上任何一种古文明,都有相似性。同样的,对杖的使用,也是一种世界性的文化。鱼纹立鸡首九节铜杖自两千年前被掩埋于黄土之下后,便没有了踪迹。

然而,在另一个被人们所熟悉的场合,一种木杖的形态,竟然和九节铜杖惊人的相似。

2017年的美姑羊毛节上,一场祭祀活动庄严而隆重的展开,几个毕摩双眼微闭,嘴里念着经文。他们的面前,是一根插入地里的细长木杆,木杆顶部横架着一根短短的木棍,木棍上面,站着一只雄赳赳的白色公鸡。

美姑县羊毛节上,毕摩祭祀上“纽尔瓦布曲”和鱼纹立鸡首九节铜杖惊人的相似。李晓超 摄

是不是像极了九节铜杖呢?只是在材质上有所区别。

其实这是彝族毕摩的法器之一,彝族唤名“纽尔瓦布曲”。纽尔代表着咨询、道理,瓦布翻译过来是公鸡的意思,曲是白色的意思,连起来大意为用白色公鸡向神灵祈愿。

在很多地方出土的文物中,都曾出现过公鸡的造型。这也说明了对公鸡的崇拜,及其衍生出来的太阳崇拜,无论是彝族还是汉族,是自古就有的。

东汉时期的画像石,便有鸡首人身的守门神;唐代十二辰中的鸡,也是鸡首人形。除此之外,鸡在盟诅活动中也必不可少。歃血为盟用鸡,古代帝王大赦天下有时也采取“金鸡赦”的形式。以金鸡设于高午之上,表示赦宥。特别是威武的公鸡,雄鸡一声天下白,是证明了公鸡是告别黑暗迎来曙光的吉祥物。

而在彝族的历史文化中,对鸡的崇拜一直以各种社会形态存在于人们生活中。鸡,是祭祀活动中,必不可少的家禽。

成都博物馆展出的九节铜杖图片。 李晓超 摄

彝族人相信,白色公鸡,乃神鸟、天鸟,能通神灵、避鬼邪、驱妖魔。在彝族史诗《勒俄特依》中,就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相传人间出现九个太阳和七个月亮,草木被烧,河流干枯,人类生存面临巨大的危机。英雄支格阿龙拉弓搭箭射掉了八个太阳和六个月亮,只留下一日一月。

由于日月躲进天,不敢出来,人间一片黑暗,支格阿龙只好又呼唤日月,请求日月出来。第一次支格阿龙在觉上木古山山脚用牛献祭日月,赔礼道歉,日月不肯出来。第二次在山腰用羊进行献祭,日月还是不出来。第三次,当支格阿龙准备在山项用白公鸡进行献祭时,白公鸡劝支格阿龙不要莽撞行事,它可以借助自己与日月之间的友好关系用叫声呼唤日月出来。经白公鸡和日月的谈话沟通,日月终于答应出来。但是为了防止支格阿龙变卦,日月要求订立盟约。于是白公鸡用刀将自己的红冠子刻了九刻,滴了九滴血在九坛酒之中,歃血盟誓。

从此以后,歃血为盟的习俗便一直传承至今。同时,彝族毕摩把白色公鸡用于各种祭祀中,特别是举办大型祭祀、驱灾避难祭祀时,都会用到“纽尔瓦布曲”这件法器。

那么,“纽尔瓦布曲”究竟和鱼纹鸡首九节铜杖有没有必然的关联呢?中国美姑彝族毕摩文化研究中心的工作人员为我们解答了这个疑问。

鱼纹立鸡首九节铜杖线图

“为什么一定要用白色公鸡?”

“公鸡是神鸟、天鸟,白色代表纯洁。”

“为什么公鸡要站在木杆上?”

“长长的木杆更接近天,更接近神灵,用洁白无瑕的公鸡向神灵祈祷,也是对神灵的尊重。”

“这种毕摩的法器,是什么时候有的呢?”

“自古有了战争开始,就有了这件法器。”

“为什么是战争开始的时候就有了?”

“战争不断的古代,部落之间无论是结盟或是统治,都需要立下盟约,许下承诺,天神为证,天神如何为证?人们用白色公鸡向天神祈愿。另外,部落在攻打其他部落之前,也会用纽尔瓦布曲举行祭祀活动,意为召唤千军万马的天兵天将前来助阵,以取得战争的胜利。”

“如今,纽尔瓦布曲还在被广泛的应用吗?”

“是的,在彝族地区,一些大型的祭祀上都会有纽尔瓦布曲的身影,只是随着各个地方的生活习俗改变,纽尔瓦布曲也顺应时代发生了一些演变。例如,人生病了,彝人认为这是妖魔鬼怪在作祟,毕摩就会用纽尔瓦布曲来驱赶妖魔。”

“盐源出土的一件两千多年前的文物九节铜杖,和纽尔瓦布曲很相似,他们之间是否有关联呢?”

“并没有听说过,也暂时没有研究过这方面的历史文化。”

虽然外形极为相似,但目前仍没有权威的相关研究结果给出肯定的答案。当然,盐源的青铜文化从来就不是一个孤立的文化,它与其它的古老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杖与杖之间的若干文化因素,也随着民族迁徙、贸易往来相互传播、相互影响。

究竟,鱼纹立鸡首九节铜杖和“纽尔瓦布曲”之间的相似是机缘巧合还是暗藏玄机,我们有待专家考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