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子:陕西朱鹮终有一天会在俄罗斯安家

中国报道

发布时间:08-0717:32

“这是我为第三部大型朱鹮主题油画展准备的作品。”晏子边说边指向画室一角10多幅作品。

远远看去,画布上天色湛然,湖水清澈,几只朱鹮白羽抖擞,振翅欲飞。晏子说,如今她已经创作了近400幅与朱鹮有关的油画。凡是以朱鹮为主题的作品她一概不售,所有朱鹮画展也都免费开放,因为朱鹮在她心中早已成为另一种象征。

△ 晏子肖像

这位有着俄罗斯血统的画家,因为对朱鹮的挚爱,数十年如一日地创作朱鹮油画,将西方画技与中国文化相融合,传播着朱鹮与艺术的美。在这十几年间,她更是一直用实际行动承担起中俄文化交流纽带的重任。

朱鹮有“东方宝石”“吉祥鸟”的美誉,它们曾和人类亲密地生活在一起,与大熊猫一样,既是生物界的活化石,又是中国和世界和平友好的象征。

今年正逢中俄建交70周年,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对俄罗斯进行国事访问并出席第二十三届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时,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共同签署并发表联合声明,宣布发展中俄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对实现两国关系提质升级,共同开启中俄关系更高水平、更大发展意义非凡。

在晏子心中,她一直期待着朱鹮能带着吉祥、和平与友谊,从中国飞向俄罗斯。中俄友谊也定会如国家主席习近平所讲的,彼此是“搬不走的好邻居、拆不散的真伙伴”。

“我在中国找到了天堂鸟!”

△洋州之仙(130X230厘米)

位于秦岭山脉北麓的楼观,千峰耸翠,犹如重重楼台相叠,山间绿树青竹,掩映着道家宫观,古称石楼山。山前梁岗起伏,现存的核心景观说经台,就建在海拔580米的山岗上,面向如画的秦川渭水。宋代苏轼游此吟有名句“此台一览秦川小”,因此,楼观台向来是画家的好去处。

2009年初冬,晏子和朋友慕名前往楼观台写生,高山苍朗峻拔,松竹挺直端秀,正当晏子专心于眼前的山景时,突然,一只鸟飞入了她的视线。它白色的羽毛在风中微颤,黑色的长喙末端红色如殷,翅膀后部和尾巴下侧在阳光的照耀下泛出淡淡红晕——“天堂鸟!”晏子脱口而出,“这不就是小时候在俄罗斯见到的天堂鸟吗?”

“天堂鸟”将晏子拉回到童年之中。那时,晏子和爷爷生活在俄罗斯的圣彼得堡,每逢做礼拜的日子,爷爷便带着晏子到家附近的伊萨基辅大教堂去。爷爷做礼拜,晏子就总是好奇地东张西望。

教堂穹顶宽大,上面的壁画繁复精巧,艺术风味深邃浓厚。有一天,晏子四处打量时突然发现,穹顶中央有一只从未见过的鸟,它像鸽子一样雪白,但体型更大,且羽毛下面有点点红色,非常醒目。“爷爷,那只鸽子是不是受伤了?”晏子有些担心。“这不是鸽子。”爷爷笑着说,“它是天堂鸟。”“天堂鸟?”晏子来了兴趣,“什么是天堂鸟?”“天堂鸟是给人们带来吉祥和美好的使者。”爷爷解释,“它们生活的地方一定山清水秀。如果有天堂鸟飞到你的家里,你家今后一定会鱼米无忧。”

和爷爷的这段对话一直深深地印在晏子的脑海中。可长大后,她再也没见到过“天堂鸟”,也一直认为当时爷爷所说的“天堂鸟”只是传说。

当晏子兴奋地告诉朋友她小时候的这段故事时,朋友告诉她:“你可能记错了,这个鸟现在只在中国才有,而且它濒临灭绝,到1981年的时候,中国的科学家才找到并拯救了它们。而且它也不叫天堂鸟,而叫朱鹮。”

朱鹮?那朱鹮是不是就是天堂鸟呢?那次写生回去,晏子便开始查阅与朱鹮有关的资料。她发现历史上,中国东北、日本、朝鲜以及俄罗斯都有朱鹮分布的记录。当她读到“100多年前,俄罗斯很多地方都有朱鹮栖息”的时候,她兴奋地跳了起来,“我终于找到了‘天堂鸟’!”晏子说。

“10年,我见证了陕西的美”

看到“天堂鸟”的晏子,内心久久不能平静。“一刻也不想和朱鹮分开,是我当时最真实的想法。”晏子如今回忆起来仍激动不已,“后来我想,喜欢,那为什么不把它们画下来呢?”

于是,画朱鹮成了晏子这辈子做得最快的一次决定,在她看来,也是最有意义的决定。

然而,彼时的晏子对朱鹮还一无所知,她开始收集所有有关朱鹮的照片,在书籍里、网络中、画册上做好了充足准备。她知道自己必须看到真实的朱鹮,必须去到朱鹮的发现地——洋县,在那里能见到完整的朱鹮栖息环境。

“起初,我是到朱鹮保护区写生,但这些被关在笼子里的鸟,有着说不出的忧伤,画了几幅之后,我也想画自由飞翔的朱鹮。”晏子说。

就这样,此后的几年间,在洋县、宁陕、楼观台陕西凡是有朱鹮栖息的地方,不管是深山密林,还是田间地头,总能看到一位鼻梁高挺、睫毛浓密的俄罗斯裔画家。

“我和朱鹮成了最亲密的朋友,也和朱鹮栖息地的很多工作人员以及村民成为朋友。”晏子告诉《中国报道》记者,“我见证了陕西生态环境的变化,也深刻地明白了如今陕西人与自然相伴而生是怎样地来之不易。”

“这10年间,为了满足朱鹮这一生态指示物种的要求,生态环保理念可以说被植入了陕西人的基因里。”晏子对《中国报道》记者说,“陕西发布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及地方法规,全省生态环境质量总体得到了很大的改善,生态文明建设取得了显著成效。坚持走生态优先和绿色发展之路的陕西,保障了朱鹮数量的稳定增长。”

2016年,她推出的第一部大型朱鹮主题油画展“朱鹮的前世与今生”轰动一时。她将写实、印象技法和现代艺术结合,演绎出了朱鹮保护、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动人故事。她以其强烈的油画语言唤起人们对动物、对大自然、对生存环境的保护意识,也向世界呈现了中国坚守绿色发展的理念。今年推出的第二部“朱鹮·人与自然”大型主题油画展,用艺术的语言反映出改革开放40年秦岭生态的改善、人与朱鹮和谐相伴共生的美好画面。

在晏子为第三部大型朱鹮主题油画展收集的素材中,有一个故事格外引人瞩目——母女俩救起一只朱鹮并给它悉心疗伤。

晏子说,“这对母女和我认识的其他陕西人一样友善,他们对朱鹮的爱护之情都发自心底。近年来,人们对朱鹮和生态的保护意识不断增强,朱鹮也一定能感受到我们的努力和真诚。”

“这两年我还有一个新的发现。”晏子笑道,“在田地间扎堆觅食的朱鹮越来越多了,朱鹮飞翔的地域也越来越广了,国内的朱鹮数量更是从7只增长至3931只(截至4月底),这些都充分证明了人类赖以生存的环境已经得到了极大改善。”

朱鹮和人们相知相伴,这正印证了国家主席习近平在6月出访俄罗斯时谈到的“三个坚持”之一——坚持绿色发展,致力构建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美丽家园。

朱鹮一定能重新回到俄罗斯

△祈祷(150X120厘米)

晏子的爷爷是俄罗斯人,奶奶则是一位晏姓中国人,“晏子”这一艺术名号便含着她对祖辈的敬重和思念。

爷爷一直希望晏子能成为中俄艺术连接的纽带和文化传播的使者。“恰好春秋时期有一个著名的外交家就叫晏子,因此这个艺术名号也寄托了爷爷的期盼。”晏子告诉《中国报道》记者。

俄罗斯的绘画艺术历史悠久,这位中俄混血的画家从小就受熏陶。在北京广播学院求学期间,晏子接受了油画艺术的专业指导。之后她随丈夫来到西安,又在西安美院油画高研班继续深造。对油画的执着与热爱让晏子几乎全身心致力其中,创作出更好的朱鹮作品。

晏子曾在西安观赏过芭蕾舞剧《朱鹮》,演员舞台上的身姿美轮美奂,让人动容震撼。剧团也将演出带往东南亚、美国、日本等国家,将中国爱护自然的呼吁带往各地。

“油画就和舞剧一样,都是能够跨越语言、走向世界的艺术。我希望能通过油画,将这份友好传向世界,把这份呼吁带往各国,让大家都能看到中国的朱鹮、陕西的朱鹮。”晏子说。

晏子还有一个愿望——有朝一日,陕西的朱鹮也可以在俄罗斯安家。以前,环境的不断恶化让朱鹮险些失去赖以生存的家园,渐渐淡出人类的视线。1963年,苏联境内的最后一只朱鹮在哈桑湖灭绝,但幼时在教堂穹顶见到的“天堂鸟”一直深藏在晏子心中,越来越好的环境也让她倍感欣慰。

今年6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访问俄罗斯时说,新时代的中俄关系,要始终以互信为基石,筑牢彼此战略依托;要着力深化利益交融,拉紧共同利益纽带;要大力促进民心相通,夯实世代友好的民意基础;要更加担当有为,携手维护世界和平安宁。

“朱鹮能重新回到俄罗斯吗?”晏子期待着这一天,并坚定地说,“能!”

本文刊发于《中国报道》2019年第8期

采写:《中国报道》记者 张利娟 左琳

责编:蕾西亚

欢迎转发至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授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