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报|这种药,广州18揭阳480,价差27倍!

哇浪潮汕

发布时间:08-0717:09

同一个牌子同一个厂家,完全一样的两盒药,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卖17.72元,揭阳普宁市人民医院卖480元。省医保局:这种药特殊,广州卖得便宜是合理的,揭阳卖480也是合理的。

1

药完全一样,价格差27倍

36岁的潮汕人阿锋去年查出得了肝硬化,这种病要长期吃药。“要吃到老,这个药不能断的。”

今年6月15日,阿锋去揭阳普宁市人民医院开药,医生说原来他吃的那种药没有了,换成了富马酸替诺福韦二吡呋酯片,商品名为倍信。药品清单显示,一盒30片,每盒480块钱。

清单由受访者提供(下同)

10天后,阿锋到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也就是广州市肝病医院住院复查,医生同样给阿锋使用了倍信,规格和普宁市人民医院开出的一模一样,阿锋拿出两家医院的药盒对比过,无论外观、规格、成本、名称等,两盒药没有任何差别,唯一的差别就是价格。

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开的倍信一共37片,按30片一盒算,只要17.72元。而普宁市人民医院的同样一盒药,价格是480元,两者相差超过27倍。开药时间前后相差不到半个月,只是不同地方不同医院,价格竟然相差如此悬殊,阿锋无法理解。

“同一个牌子同一个厂家,差几块钱倒无所谓,一个17块多一个480,你看问题大不大?”

2

不到18元合理,480元也合理?

记者以患者身份向省医疗保障局咨询,并转交了阿锋提供的发票和清单,省医保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处工作人员了解后答复,这种药广州的公立医院卖得便宜是合理的。

“我查了一下,这个品种比较特殊。它是国家集中带量采购,一共有25个品种,所以它的价格应该是全国最低。你在广州市买到的价格比较低是合理的。”

记者:揭阳卖480也是合理的?

省医保局:对,没错,以前都是卖这个价格的。揭阳实际就是在省平台(招标),之前都是卖15块钱一片上下的价格,它是浮动的。

今年1月,《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方案》正式印发,确定将在北京、上海、天津、重庆4个直辖市和广州、深圳、西安、大连、成都、厦门7个城市进行药品带量采购,也就是俗称的“4+7”。

这次国家集中采购药品包括7大类25种,大多是需要长期服用的慢性病用药。价格上,25种药品平均降幅为52%,最高降幅九成多。深圳3月底、广州4月初开始正式启动试点,除这两个城市外,包括揭阳在内的广东其他19个地市还不能享受到这种超低价的福利。

所以,揭阳的医院没有“黑幕”,广州的医院卖的也不是“假药”。在试点扩大之前,阿锋只能选择坐高铁或大巴去广州、深圳买低价药。听到记者转达的省医保局解释,阿锋开始说了一句:“那就算了”,后来,他又反复说,“这很离谱”。

“不管是谁一般都接受不了是不是?差那么多倍,那个利润太离谱了!”

3

量价不挂钩,药企就要“搞定”医院医生

一盒药,国家集中采购不到18块钱,说明生产成本肯定低于18块钱,但是换一个渠道,同样的集中招标采购,却要卖480元,究竟背后是什么原因?目前这种老百姓看来离谱,医保局说起来合理的药品价格市场究竟是如何形成的?

一样的药品,不一样的价格,群众最朴素的理解是,价格高的肯定存在不正常的暴利。而在北京大学医药管理国际研究中心主任史录文看来,这个问题没那么简单。

北京大学医药管理国际研究中心主任史录文

“药品的价差,它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不要一个一个药品去算,这么算的话永远算不清楚。就和你买一个包一样,这个包和那个包能差出不是几十倍,上千倍的都有。”

试点城市的部分品种药价为什么可以这么低,关键在哪里?目前药品招标采购普遍以省为单位,“4+7”城市带量采购被称为省级招标的升级版,是更大规模的“团购”。史录文指出,这次试点最大的不同是“以量换价”,“带量”是政府可以向药企大幅压价的关键。

所谓以量换价,国家卫生健康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傅鸿鹏给出过解释,与不带量的采购相比,带量采购相当于给药品生产企业做出清晰的预期销售承诺,有利于药品生产企业根据采购量提供更优惠的价格,薄利多销,实现以量换价、明显降价的效果。

公立医院早在2001年就开始实施药品集中招标采购,这项制度已经实行了近18年。史录文说,以往各地的招标采购,量价不挂钩,低价中标非但不意味着有销量,甚至可能遭遇“中标死”。

“(原来)量价是不挂钩的,量是虚量,企业该去做什么工作还得去做,该预计不到的成本还是预计不到。”

说得更明白一点就是,如果医院和医生不开处方,药品中标结果就形同虚设,医院可以“只招不采”,用别的高价药替代。所以在销售成本中,药企势必要预留“搞定”医院和医生的营销费用。有业内人士指出,长期以来,中国用药价格中的销售成本太高,包括回扣等在内的销售环节成本大幅提高了药价。

有统计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在有数据公布的293家生物医药企业中,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达16%,94家公司的销售费用占营收比重超3成,31家公司的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超5成。

4

逐步形成医保支付价格标准体系

同一种药非试点地区价格高,反映的正是过去药品价格形成的市场“失灵”。患者没有选择权只能被动接受,出钱最多的医保也只是被动支付,中间环节寻租、吸血,药价虚高一直下不来。这次国家层面的带量采购将倒逼药企挤压价格泡沫和渠道成本,同时引导市场价格走向。

医保不负责市场形成价格,而是通过医保支付这个手段来引导,形成医保支付的价格标准。” 史录文说。

既然带量采购可以大幅压价,国家为什么没有全国统一实施呢?史录文认为,医保政策不一致是一大难题。

“阻力和压力最大的是我们医保不是统一的全国性的医保,我们医保的筹资体系,分了若干省,同一个省里有若干个层面,这样的话由于它医保政策不一致,不可能同一个政策完全贯彻到底。医保也没有那么强的信息系统来约束相应的医疗机构,满足量价挂钩的信息采集,以及监督使用到位。”

好消息是,像阿锋一样在非试点地区的患者不会等太久。国家医保局已经明确表示,将进一步扩大药品集中采购规模,让更多的地区、更多药品参加到集中采购中,从而让更多患者享受到集中采购的政策福利。

史录文指出,试点扩面是一个逐步扩大的过程。

首先要确保试点药品的质量,是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医生在带量采购的大背景下不至于因为药品质量而不敢用这个药。”

其次,政府要逐步形成医保支付的价格标准体系,“构建新的标准体系这也是发展的趋势。”

第三,要通过综合改革,让医生在控费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让医院的目标、患者追求健康的目标和我们国家控费的目标一致化,这样才能实现多赢。”

上个月,国家医保局召开了4+7集采扩面企业座谈会。“集采扩面”将在除4+7城市以及福建、河北两省外的全国所有省份及地区进行带量采购。正式文件预计10月前公布,年底招标,明年开始执行。

医保局是药神吗?

药品是商品,价格由市场决定。但药品又不是一般商品,因为它关乎健康,甚至决定生死。

买药跟买菜不一样。买菜,买的人有充分的自由,买不买在哪买,自己说了算。在医院买药不行,付钱买药的人没有选择权,医院和医生说了算。过去,负责出大头的医保,也没有话语权,一味被动支付。现在好了,医保局成立,站出来替大家跟药企谈判,强势引导市场价格。作为患者,肯定都期待马上用上同样效果价格又便宜的药,群众也都期盼着,医保局能变成药神,快快带来福利。

但是,过去的药价虚高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这里我想讲一个有意思的小插曲,13年前,也就是2006年,也有患者向广东民声热线反映药价问题,记者调查发现,集中招标采购规则设置不够科学严谨,导致高价药中标,结果同品种的药价格飞涨70倍。可喜的是,今天刚好相反,试点城市药价大幅降低,患者希望尽快扩大试点。我们可以从中看到希望,同时也能看到医改之难。

就这两天,我们一边讨论着试点城市药价断崖下降,一边也有新闻报道不少药品还是涨价明显。公立医院的服务性收入长期以来维持低价,快速降低成本的难度非常。这涉及医药企业、患者、医疗机构、医生等各方利益的深刻调整,势必要出台更多更完善的配套措施。

不能把医保局当神来拜,但是我们有理由对它充满期待。毕竟,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制度实施18年了,是时候该成年了。(记者/龙俊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