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贸易战背后:一场决定国运的生死之战

全景网

发布时间:08-0517:51

来源:炒股拌饭(ID:fansboss1)

作者:小声比比的饭爷

日本的野望

1947年,美国贝尔实验室首次发明了可以替代硕大电子管的晶体管,这是无线电历史上的一个突破,和多数先进技术一样,当时的晶体管主要应用在军事领域。

1953年,还在东京通信工作的盛田昭夫去美国出差了解到晶体管技术,并把它应用在收音机上。

到1954年12月,日本因为朝鲜战争红利开始进入神武景气,这时候的日本已经能依靠投资和消费等内需促进经济增长,真正走上内循环的高速增长之路。

神武景气这个事儿以前其实我们说过,日本二战时候被打废了,国内老百姓穷的一逼啥也买不起,完全没有消费能力,所以企业也没法生产。后面因为朝鲜战争给美军生产军需物资,老百姓进工厂领工资赚钱消费,打通了日本的生产消费产业升级整个链条,让日本经济进入良性循环,这个事儿在《昭和男儿变成平成废宅带给我们的启示和教训》详细写过。

日本的半导体产业就是在神武景气的基础上崛起的。

1955年,日本第一台晶体管收音机诞生,盛田昭夫把公司商标改成“SONY”,一代消费电子宗师级企业就此诞生。

小巧的晶体管收音机在日本风靡一时,新技术的应用让索尼甚至整个日本电子行业成为世界消费电子企业的领头羊和模仿对象,单单一款收音机,1959年就出口美国400万台,1965年甚至飙升到2400万台,为日本在科技领域赚到了第一桶金。

1959年,美国德州仪器工程师基尔比发明了集成电路,让半导体技术向小型化,智能化更进一步。

因为美苏当时正在冷战,军方才是半导体最大的买家,民用半导体并没有引起重视。60年代美国军方在半导体的需求超过供应量的50%,集成电路超过了70%。没有人会想到半导体和集成电路在民用消费电子领域的巨大潜力,日本大力出口的收音机当时也被看做低端货。所以IBM在集成电路和半导体的基础上开发出计算机用内存芯片在这个背景下也并没有引起重视。

索尼收音机是日本在半导体行业的首次尝试,在消费级半导体尝到甜头以后的日本一发不可收拾,开始了对半导体技术的新一轮野望。在美国搞出集成电路两年以后,日本也搞出了自己的集成电路和内存芯片,虽然技术比不上美国,但是凭借低廉的人力成本和高效的制造能力,日本在生产方面占尽了优势,开始向全世界出口消费级半导体产品。

70年代初,日美贸易顺差已经很大了,消费电子产品在美日贸易中更是独占鳌头,比如生产计算器的卡西欧在美国市场占有率已经超过了80%。1972年,美国挥舞起反倾销大旗制裁日本,手段之一就是停供IC,日企在美受到重大打击,卡西欧的计算机份额直接掉到了27%。

这手段是不是和现在制裁华为很类似?可能唯一的差异就是华为有备胎,没被卡死。

日本人当然也没有坐以待毙,不卖给我就自己做呗。通产省以保护幼稚产业的名义制定了高额关税壁垒和贸易保护策略。同时由国家牵头,集中力量办大事。通产省组织日立、NEC、富士通、三菱和东芝五家公司成立了超大规模集成电路计划。政府补贴,行业龙头联手,国内市场保护协同作战。

国家资本主义的力量是强大的。计划实施四年,日本取得了上千件专利,很快缩小了和美国技术的差距,加上政府的优惠贷款和产业补贴,一座座现代化的半导体存储芯片厂在日本拔地而起。

到1980年,日本的芯片良品率已经远超美国,价格便宜量又足,哪个客户不爱呢?

这一年日本攻下全世界30%的半导体内存市场,5年后,日本的份额超过50%。

日本人甚至拍着胸脯对客户保证说我们的存储芯片保证质量25年。

扭转乾坤

当初牛逼哄哄的硅谷芯片公司节节败退,市场份额直线下跌,财务数据难看的要死。

1981年,AMD的净利润下降了70%,国家半导体亏损了1200万美元,上一年还赚了5000多万美元呢。第二年英特尔还被迫裁员了2000人。

到了1985年,英特尔彻底缴械退出了DRAM存储业务,这场存储战争让它亏掉了近2亿美元,是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要不是IBM出手买了它12%的债券提供现金流,怕是当年英特尔就倒闭了。

为抵御进攻,硅谷科技公司抱团成了美国半导体协会(SIA),不过其实并没啥卵用,日本人成本技术优势太明显了。

转机发生在美国半导体协会(SIA)游说带来的美国政府全面介入。

SIA用一个神奇的逻辑说服了美国政府,半导体行业的衰落将会给美国国家安全带来重大风险。

SIA携国防部出具了一个报告,阐明了高科技的垄断地位是美国霸权的基础,芯片产业是霸权皇冠上的明珠。

美国超级武器系统建立在先进的芯片技术之上,有竞争力的生产规模又是决定芯片领先的关键,芯片的规模必须由商业市场支持。

生产、消费、研发迭代、再生产是一个循环链条,所以美国必须保护芯片业的商业市场。

美国本土半导体衰落会让军方不得不在超级武器上使用外国产品,万一战争期间断供,后果不堪设想。

美国也有利益集团表示了对报告的反对,既然美国制造商已经没有优势,就该放弃这个产业,他们觉得既然日本芯片物美价廉,又是盟友,干嘛还要自己造,买就行了,这样也有利于美国消费者。

报告直击要害的点是国家安全和经济利益的优先级。国家安全高于一切,军方认为单纯从经济角度处理关键产业是一种没有远见的行为,假如美国任由英特尔倒闭,之后美国计算机和电子防卫系统会全面依赖日本,依赖别人的霸权还叫霸权么?

国家安全问题上没得选择,思想统一以后,对日的全方位的打击开始了。

1986年初,日本被认定存储器倾销。9月,《日美半导体协议》签署,日本被要求开放半导体市场,保证5年内外国公司获得20%份额,接着就是美国对日本出口的芯片征收100%惩罚性关税,同时否决了富士通收购仙童半导体。

韩国的补刀

日本半导体芯片产业份额就此滑落,从1986年的40%,一路跌跌不休到2011年的15%。其中,DRAM存储芯片受打击最大,从高点的80%全球份额一路下滑到10%,回吐了70%。

不过被日本打败的美国芯片制造商并没有因为《美日半导体协议》重开DRAM,像英特尔就另辟蹊径,投身CPU和逻辑电路。

客观的说,最终打垮日本半导体产业的不是美国,而是韩国。

看上面的图表就知道,1986年之后,美国人市场份额稳定在20%,并没有任何起伏,韩国则是直线上升。

日本人失去的份额,基本上被韩国人拿去了。

上世纪90年代,三星同样面临美国发起的反倾销诉讼,创始人李健熙深知所有的贸易摩擦都是政治经济学,巧妙的利用美国人打压日本半导体的机会,派出了强大的公关团队游说克林顿政府:“如果三星获得惩罚性关税,日本企业的优势会更加明显,竞争者减少会对美国企业更加不利。”

游说成功了,后面美国人向三星收取了0.74%的反倾销税,日本则最高被收取了100%。

个人电脑市场出现了井喷也给韩国人带来了新机遇。

这一年个人电脑商戴尔冲进世界五百强,在个人电脑应用上,厂商不需要日式半导体的25年保质保量,只需要低价、快速迭代的芯片。

三星强大的游说团队又一次说服了美国人,三星的DRAM“双向数据通选方案”获得美国半导体标准化委员会认可,成为与微处理器匹配的内存,日本则被排除在外。顺利搭上了微处理器推动个人电脑时代快车的三星,吃掉了日本企业的市场份额。英特尔也因为在微处理器上的巨大优势重新成为半导体行业冠军。

如果没有三星补刀,其实日本半导体产业受的只是皮外伤,毕竟硅谷超过七成企业退出了半导体行业,市场份额依然在日本人手里,重塑辉煌只是时间问题。是韩国人的补刀让日本整个半导体产业从此一蹶不振,这个仇日本人一直没有忘记。

总有人诡辩说半导体是日本到韩国的转移,其实根本不是。转移是把生产线高成本地区移到低成本地区,日韩之间不存在这个过程。三星加入争夺战以后,美国人联手韩国,直接重塑了全球半导体产业链。日本直接被替代了,从产业链里拿掉了日本的位置,丢失的份额也都进了韩国嘴里。

虽然日本的半导体产业衰落了,但当年配套发展起来的半导体材料产业依然牛逼,在全球范围内长期保持着绝对优势。

19种生产半导体的必须材料里,日本企业在硅晶圆、光罩、光刻胶、药业、靶材料、保护涂膜、引线架、 陶瓷板、塑料板、TAB、COF、焊线、封装材料等 14种重要材料占有50%及以上的份额。

日本的复仇

6月28日,G20大阪峰会期间,安倍晋三与文在寅握手8秒后各自离开,被媒体戏称为“八秒交情”,俩人不对付可以说已经写在脸上了。

G20结束第二天,7月1日,日本宣布了对韩国的“贸易制裁”:7月4日起,限制向韩国出口“氟聚酰亚胺”、“光刻胶”和“高纯度氟化氢”3种半导体材料。

氟聚酰亚胺是OLED面板制造的核心材料,光刻胶是芯片制造的核心材料,氟化氢是重要的清洗气体,断供意味着相关工序停摆。

根据韩国贸易协会数据,今年日本断供韩国的材料只有1.41亿美元,其中72%是光刻胶,这和韩国2018年出口的392亿美元的半导体相比微不足道,但是没这些材料就是啥都生产不出来。

损失这点生意对日本企业在可接受范围内,韩国却根本受不了,日本一棍子打在了韩国的七寸上。

有人说日本对韩国的突袭是个意外。首先说一个常识,在这个世界上,国家行为没有意外,也没有意气用事,都是深思熟虑的产物。

在之前的中美贸易争端中,中国凝聚了共识,制造业空心化不可取,全工业链制造能力只能加强不会转移。这就意味着谁能匹配这个工业链,谁就能在未来发展中抢得先机,占据最大的利润。

而这个工业链里,随着5G时代的到来,芯片变成了重中之重,在亚洲最有能力占领这个市场的除了日本,就是韩国。

这玩意中国不是研发不出来,只是需要时间,谁占领中国研发出来之前的空档期,就意味着谁会获得最大利润。

市场就这么大,干掉对手,意味着能吃进更多的利润。

从2017年四季度开始,韩国的经济就出现了问题,还因为萨德和自己最大的买家交恶,面临被抛弃的危险。

今年因为中美贸易争端,韩国经济出现了更大的问题。一季度增长只有1.8%,出口按年下跌9.4%。半导体是韩国的核心行业,对韩国经济生死攸关,占据了出口中的21%,GDP比重的6.7%。按照韩国统计数据,2018年韩国的经济增长率是2.7%,如果扣除半导体,增长仅为1.4%,也就是半导体占据了韩国经济增长的接近一半。

这是韩国最孱弱的时刻,也是日本出手的最好时机,所以我们才看到日本对韩国的突袭,这不是突发奇想,而是等待已久。

日本的制裁是下了死手的,势必要夺回被韩国人占领的半导体产业,这个价值4779亿美金的产业。

1980S,美日贸易战,三星在美国扶植下打垮了日本芯片产业。

现在日本的复仇来了,本子抱紧西边的大腿,准备摧毁韩国的芯片产业。

如果没猜错,下一个日本要制裁的韩国产业是汽车,这是韩国经济的另一条腿。打断半导体和汽车两条腿,韩国经济就会大滑坡,永无翻身之日。现在留给韩国挣扎的时间只剩这个夏天,而日本绝不会给韩国翻盘的机会。

有人说美国为啥不干涉?自己东亚最重要的俩小弟打架,大哥居然不说话?

美国不是不想干预,是没办法抽出身来干预。这边和中国贸易谈判如火如荼还搞不定,那边还要忙2020年的竞选,在韩国利益最大的是华尔街金融资本,可川大爷主要票仓是红脖子,打心底不待见华尔街,哪会分出手来搞这个。

为啥说韩国利益最大的是华尔街呢?98年金融危机以后,在IMF苛刻条件下,韩国公司开始被低价外资吞并,现在三星背后的势力是华尔街的美国资本。这个我们在《97年的那场大鳄狙击战》提到过。

华尔街资本在韩国势力有多大看看韩国财阀的股比就知道。三星55%的普通股,81%的优先股都在国外资本手上,这里面大部分是华尔街的美资。优先股不参与公司经营,但享受利润优先分配的稳定分红,不管它经营的再好,利润再丰厚,其中的大头最终都会流向美国华尔街,而不是韩国。

而且日本人也看出来了,天下无敌的美国居然连一个华为都收拾不了,川建国没把华为干掉,想吃其他国家的大锅饭也没吃下去,摆明了实力下滑,没办法像以前一样一言九鼎。小弟们思路能不活泛嘛,趁着中美贸易冲突无暇干预,打个时间差突袭韩国,搞掉一个竞争对手,顺便给我们纳个投名状。

小日本马屁拍的还是不错的,没有意外的话,应该很快会看到2016年之前那批流着口水出现在欧洲工厂的黄皮肤买家出现在日本各地,开启他们的买手生涯。

以前去韩国的旅游大军也会向日本持续输出。

韩国注定会成为中美交锋的最大牺牲品,也会成为日韩交锋被牺牲的一方。

小国的命运从来都掌握在大国手里。

从选择萨德开始,韩国的命运就早已注定,中美交锋不过是给日本突袭提供了一个契机。

一旦挺不过这个夏天,韩国经济就会彻底崩溃,而复仇成功的日本又会伴随着中国不断突破的制造业再次迎来它的高光时刻。

全文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