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数字税“单挑”美国

发布时间:19-08-0515:31

2018年9月8日,欧盟财长会就对大型跨国互联网企业征税的磋商取得进展为应对跨国互联网巨头侵蚀传统税基的国际性挑战,法国率先行动,对美国的针对性较强,无疑会产生一系列较为深远的影响。

杨成玉

法国参议院日前投票通过了向大型互联网企业征收数字服务税的法律草案,法国政府将向包括谷歌、苹果、脸书、亚马逊等在内的30余家全球数字业务营业收入不低于7.5亿欧元,且在法国营业收入超过2500万欧元的互联网企业征收相当于其在法国营业额3%的数字税。

与此同时,美国总统特朗普以美国科技公司受到“不公平”对待为由,历史上首次对法国发起301调查,并扬言要对法国实施单边制裁措施。

多重考虑

数字服务税自法国总统马克龙竞选时起就开始酝酿,2017年以来法国向欧盟委员会提出建立数字常设机构和实施数字税收两项建议,但均推进不力。德国对其态度也是左右摇摆、犹豫不定。

在此形势下,法国政府下定决心“单干”,绝非心血来潮,其背后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政治上向民众表态。伴随着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近年来法国社会开始对全球化加深贫富差距、收入不对等、财富分配不均等问题进行反思。在2018年底全法范围爆发的“黄马甲”运动中,示威者指责政府税收不公,认为大型跨国企业可以通过一系列手段避税,而民众必须承担高额税负,特别是数字巨头没有公平地为其利润来源国的收入作出贡献。

据欧盟委员会统计,跨国数字企业在欧盟的平均税率为9.5%,而传统行业平均税率则为23.2%。推行数字服务税是法国政府对民众诉求的回应。

第二,经济上提升数字经济竞争力。据有“互联网女皇”之称的玛丽·米克尔发布的《2018年互联网趋势》报告统计,全球排名前20名的科技企业中,美国有11家,中国占有9席,而欧洲企业无一上榜。欧洲鲜有数字经济领域的跨国巨头,在中美主导的数字经济格局中已经明显落后。

近年来,法国政府对于新兴科技的发展极为重视,寻求法国科技取得突破。包括法国、德国等在内的欧盟国家对美国科技巨头在欧洲境内的税基转移与市场强势地位颇为不满,认为欧洲企业在国际竞争中处于绝对被动地位。

通过数字经济税收规则的制定,法国希望争取在数字经济领域的主动权,通过把握规则制定权,将行业未来朝着有利于欧洲的方向引导,从而提升欧洲在数字经济领域的国际竞争力。

第三,收入上缓解财政赤字压力。自2017年开始法国财政状况向好,10年来财政赤字首次低于欧盟3%的红线。但2018年底,法国政府对“黄马甲”运动作出让步,增加最低收入额度,取消加班税、燃油税等一系列措施再次让法国财政赤字承压,预计2019年法国财政赤字将上升至3.2%,再次高于欧盟红线。

在法国,碳税、航空税等新税种屡见不鲜。而数字服务税的征收,预计每年将为法国政府带来超过5亿欧元的税收收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政府财政赤字压力。

第四,方案上促使国际税收规则达成多边共识。面对数字经济时代对传统税制的挑战,国际税收规则重塑已成为国际治理的重要议题之一。法国总统马克龙是国际治理多边主义的有力推动者,法国旨在通过国内数字服务税的出台促使达成全球性共识,助推多边解决方案的形成,以实现更公平和更有效的税收制度。

经合组织(OECD)预计2020年将推出长期数字税收的国际解决方案,而在今年8月底举行的七国集团(G7)峰会上,作为轮值主席国,法国将把数字税收设置作为重要议题,希望加快多方谈判以解决争端。

影响分析

为应对跨国互联网巨头侵蚀传统税基的国际性挑战,法国率先行动,对美国的针对性较强,无疑会产生一系列较为深远的影响。

首先,法美关系将再生龃龉。

近年来,特朗普“单边旗帜”与马克龙“多边旗帜”形成冲突,法美在气候变化、伊核协议、欧洲防务、地区性冲突等方面均持不同意见。美国在联合国谴责法国在马里、乍得及尼日尔境内针对宗教极端分子的“巴尔赫内行动”;法国则进一步搁浅“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协定”(TTIP),并对美国强行退出《巴黎协定》、伊核协议等表示强烈不满。

数字服务税主要针对的是诸如谷歌、亚马逊、脸书、苹果等美国优势企业,这将令美国的科技霸权受到挑战。美国历史上首次对法国开展“301调查”,不排除进一步实施对进口法国葡萄酒征收额外关税等单边制裁措施。

其次,法国科技企业利益或将受损。

法国科技企业规模较小,其主要业务围绕跨国科技巨头开展,在法国甚至欧洲的科技生态中,美国科技巨头产业链、价值链上游地位稳固。而数字税征收范围主要是网络广告业务、以广告为目的的数据销售、提供送货或其他服务的平台等业务,税收将间接转嫁至下游本土互联网企业,抬高其营业成本,不利于本土科技企业发展。

再次,欧盟内部成员国分歧可能加深。

一方面,法国与德国在征收数字服务税问题上存在分歧。德国担忧美国对其汽车业加征关税,而汽车业是德国保持经济平稳增长的支柱产业,因此不希望与美国产生摩擦。而法国与美国贸易往来长期处于进出口平衡状态,有不惧美国“贸易大棒”的“底气”。

另一方面,欧盟其他成员国出现两个阵营——跨国互联网巨头将实体设于低税率欧盟成员国,如爱尔兰、瑞典、丹麦、芬兰,这些国家担忧数字税的推出将降低其投资吸引力,不利于经济发展;但同时,英国、西班牙、意大利、奥地利、比利时等国也正在推进出台相关法案,呼应法国倡议。

最后,欧美贸易纠纷或将升级。

近年来,欧美贸易纠纷不断,钢铝关税、汽车业、航空补贴、农产品准入等问题尚未达成共识,欧美也正在努力通过经贸谈判达成贸易协议。特朗普4月曾表示将就欧盟对空客的补贴实行关税报复,而此次数字税事件中,特朗普则强硬表示将升级单边制裁。

在欧盟单一市场下,关税报复将涉及欧盟共同市场所有成员国,对各国形成不同程度的关税冲击,贸易摩擦可能进一步升级。

前景不定

为在多边范围推行全球性数字税方案,法国依托欧盟、G7、OECD等平台,推动各方达成广泛共识,制定数字经济税收国际规则,以提升法国未来在数字经济领域的竞争力和话语权。有分析人士认为,数字税从多边倡议到付诸实施,体现出法国支持多边主义、履行国际治理义务的行动与决心。

虽然数字经济治理的国际性共识是必要的,未来就数字税达成全球性共识也是大势所趋,但期间也存在一系列变数——美国以及互联网巨头态度消极;欧盟内部成员国态度各异,缺少对外的一致声音;潜在的欧美贸易战更是加深了各方分歧,为未来推动数字税实施带来诸多不确定性。

法国呼吁在8月底的G7峰会上讨论科技企业的数字税收问题,峰会也提供了法美两国解决这一问题的契机。但长期看,对结果起到决定性作用的,还将是各国对全球治理责任和义务的履行及其效果。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来源:2019年8月07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6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