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争:坦克一师交锋“联合国军”

晨晖纪实

发布时间: 19-07-3109:19记者

——中国装甲兵坦克第一师传奇(二)

陈 辉

1949年5月根据中央军委命令第四野战军战车团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战车第一师。

坦克伏击战:南朝鲜军晕头转向

“高排长,步兵后撤了,我们怎么办?”“我们继续坚守阵地!”坦克一师2团1连3排长高三合,48年前在朝鲜沐浴洞东山,果断地向全排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坦克兵们十分清楚这个决定意味着什么。步兵撤退后,敌人很快占领了我军步兵阵地,坦克3排的潜伏阵地成为一线,离敌前沿仅有500公尺,敌人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眼皮底下。一旦被敌发现,他们插翅难逃。

高三合对这一点并不糊涂,但在他心中占主导地位的是如何出奇制胜歼灭敌人?如何不使潜伏战“前功尽弃”?

志愿军坦克兵  

1951年10月7日,上级命令高三合率领中型坦克排埋伏于沐浴洞江北,待机消灭迂回我阵地翼侧的敌坦克。14日夜,坦克排利用我军炮兵发射时机进入潜伏阵地,连夜用草皮和树枝对坦克掩体进行了伪装,与原地貌保持了一致。

第二天敌机对我阵地前沿进行盲目轰炸,一辆坦克掩体被炸坏,卫生班长和一名驾驶员负重伤。排长高三合胳膊被炸断,但他誓死不下火线,指挥全排利用夜间又修好了被炸坏的坦克掩体。

志愿军坦克  

10月17日,因我步兵在前沿遭敌多面火力威胁,上级命令步兵后撤。而高三合却向上级强烈要求坚持潜伏下来,他的要求得到批准。为了防止意外,高三合组织大家挖好了散兵坑,并将坦克机枪卸下,以抵抗敌步兵的突然袭击。

志愿军坦克部队源源不断地运往朝鲜前线  

潜伏的日子度日如年,在潮湿的掩体里,白天不见阳光,晚上不见月光。一天、两天、三天……24昼夜过去了,这期间,他们的阵地遭敌轰击无数次,落弹1500余发,工事7次被毁,7次修复,在我军开创了最长的潜伏史。

南朝鲜军坦克 

10月31日,目标终于出现了。

南朝鲜军8辆坦克向我阵地运动,第一辆坦克像乌龟似的,在盘山道上慢慢地爬着。后面的敌坦克跟了一段,便隐蔽地停下来,盲目地用机枪向我阵地扫射。

“排长,打吧!”坦克兵们沉不住气了。

“再等会儿,多放过几辆来再打”。高三合沉着地回答。前面两辆坦克已进入我伏击圈,后面的6辆仍没动。经过火力侦察的前两辆坦克,似乎发现了什么,想掉头逃跑。

被炸毁的南朝鲜坦克

“开炮!”高三合果断地下达了命令。话音刚落,七车的两颗穿甲弹分别钻入两辆敌坦克。“再来一发!”高三合激动地喊着。“轰”的一声巨响,又一发炮弹命中目标,敌第一辆坦克炮塔抖了一下,炮管搭拉下来,腾起了浓黑的烟柱。

“九车长,你们为什么不开炮?”高三合高声呐喊。“排长, 我们掩体的射孔被敌人打塌了,无法射击。”被击伤的第二辆敌坦克已挂上倒档,向后蠕动。

“七车你们射击!”高三合发出新的命令。但七车由于射孔狭窄, 炮口摇不过去,眼看敌坦克就要溜掉。突然,九车射孔前出现了工兵副排长魁梧的身影,他用尽全力将压在射孔上的横梁扛起。

志愿军使用的重型坦克

霎时,一声炮响,九车急促的一炮,把第二辆敌坦克报废在熊熊大火中。这次伏击战,首创了我军坦克在朝鲜战场以7发穿甲弹击毁敌两辆坦克的战绩。战后,全排荣立三等功,高三合立一等功,被誉为“战斗旗帜”,并荣获朝鲜人民政府授予的“战士二级荣誉勋章”一枚。

王牌对王牌:美骑一师一败涂地

信号弹腾空而起,曳光弹照亮夜空,“卡秋莎”火箭弹铺天盖地飞向敌阵,坦克进攻的轰鸣声和枪声、炮声交织在一起。

1951年11月4日夜晚,坦克1师2团中型坦克1连和重型坦克连配属某军向固守在正洞西北无名高地的美军骑兵第1师发起进攻。

朝鲜战争中的美军中型坦克

这是坦克一师首次与美军“王牌”交锋。美军骑兵第1师是华盛顿开国时组建的精锐部队,以骑兵起家,后来发展成高度机械化的部队,淘汰了马匹,但为了保持历史荣誉,仍延用以往的番号,士兵的臂章始终保留着一个马头符号,在美军历史上,这支部队一直没有吃过败仗。

朝鲜战争中的美军坦克兵

1950年10月19日,侵朝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叫喊:“11月23日感恩节前结束战争,占领整个朝鲜,饮马鸭绿江”。麦克阿瑟的狂言也并非毫无道理,7月1日,骑1师作为侵朝美军的先锋从釜山登陆,后在仁川登陆的美军配合下,横扫朝鲜南半部,直逼北朝鲜。

10月19日率先占领首都平壤。正是看到骑1师一路所向披靡,麦克阿瑟才得意忘形,口出狂言。由此可见,骑1师不愧美军“王牌”。

志愿军重型坦克

坦克一师战史详细地记载了这场与美军的殊死搏斗:

2团以中型坦克1个排配属步兵,从右翼进攻;以中型、重型坦克各1个排从左翼进攻;以中型坦克、自行火炮各1个排占领发射阵地,以间接射击压制敌炮群,支援进攻部队。

两翼坦克部队和步兵刚到敌前沿,骑1师的无后坐力炮、火箭筒、迫击炮、重机枪、火焰喷射器和10余门坦克火炮以重叠交叉火网向我军扑面而来。敌机凭着照明弹也从天上扔下滚雷,阻止我军坦克进攻。

枪林弹雨,火光闪闪。坦克在硝烟中冲向敌阵,突然一声飞响,冲在前面的104车压响了敌机扔下的滚雷,坦克变速杆闭锁器被炸坏,乘员们被震得鼻子里、嘴里直淌血,大家边擦边抢修,坦克很快又前进了。

我军坦克以猛烈炮火将美军火力点一个个摧毁,像一把老虎钳子,从两面夹击,把主峰的美军装在了口袋里,步兵在坦克的掩护下,冲上主峰,7个多小时的激战,1000多美军尸体布满山峰,骑1师一个营被全歼。

朝鲜战争美军谢尔曼坦克  

但我军在主峰立足未稳,用兵神速的骑1师一个加强营在30多辆坦克、20多架飞机的掩护下,进行了反冲击。骑1师采用“坦克楔入战”,展开了多梯队的坦克集团冲击,我军坦克奋力反击,集中火力打击美军3辆领队坦克。霎间,两辆敌坦克燃起大火,其余坦克像受惊的蜗牛,缩了回去。

不到20分钟,美军又冲了上来,再次被坦克1师和步兵压了下去。这样拉锯战,一次次地反复着,我军先后打退美军十余次反击,后因弹药耗尽,被迫撤出阵地,美军骑1师重新占领主峰。

被志愿军坦克兵击毁的美军坦克

在失去主峰6小时后,坦克1师补充了弹药,配合步兵对美军发起全线攻击,坦克以每分钟8发的急速射痛击美军,步兵在坦克弹幕后一至二百公尺距离内跟进,仅用1小时20分又夺回了主峰。首次占领主峰时,美军丢下的尸体尚未来及收走,又有一批新的美军官兵暴尸荒野。

正洞西北无名高地战斗,坦克1师协同步兵全歼美骑兵第1师两个加强营,2500余名美军葬送朝鲜战场,美军“王牌”在中国“王牌”面前,名落孙山。

黑头发战黄头发:英联邦弃尸荒野

马良山位于朝鲜涟川西北,距临津江4公里处,这座山有3个鼎立的高峰,形如马蹄,地势险恶,是兵家必争之地。谁控制了马良山,谁就掌握了战场主动权。

朝鲜战场上的英军坦克

1951年“联合国军”在其“秋季攻势”中,动用英联邦第1师和美骑兵第1师两支“王牌”部队与我军围绕马良山进行了殊死争夺战。

朝鲜战争中的英军坦克

马良山被志愿军先行占领。英、美军每天以近两个团的兵力对马良山进行了多梯队的轮番攻击,每天发射炮弹3万多发。马良山一度失守,后又被志愿军夺回;英、美军以百倍的疯狂,再次发起攻击,志愿军马良山阵地又一次失守;在敌立足未稳,志愿军的战旗第3次飘扬在马良山主峰。

但经过4次“拉锯战”后,英、美军利用坦克重炮、飞机实施强攻,在付出伤亡2600多人的代价后,终于由英联邦皇家苏格兰团占领马良山。于是,志愿军战场处于被动局面。危难时刻,坦克1师1团受命夺回马良山。

朝鲜战争中英军士兵  

当时的坦克团参谋长杨惠亲自指挥了这次战斗,他这样回顾了当年的情景:苏格兰团无愧英军主力,能攻善守。马良山主峰有其4个连的守兵,营长是个“老油条”,曾转战日本、法国、德国、非洲,还到过我国上海,作战经验十分丰富。其占领主峰后,便命令部属构筑了由明堡、暗堡组成多层地堡群;前沿设有10公尺宽的网式铁丝网,以及由手拉雷、脚踏雷、照明雷构成的混合雷场。

被志愿军打残的英军皇家坦克营

下午3点总攻开始,我们团两个坦克连掩护步兵冲向主峰。坦克兵们把第一排炮弹送上敌阵地,英军的216、280、317高地应声腾起浓烟,其工事和地堡的命中达90%以上。火炮攻击15分钟后,我命令坦克火炮停止射击,仅由步兵轻武器射击。英军以为我军步兵已接近他们前沿,纷纷脱离工事,出来阻击。这时,我下令坦克火炮进行第二次火力急袭,英军被炸的血肉横飞,暴露的明、暗地堡,又大都被我军坦克摧毁。

英军坦克掩护下的步兵  

在第二次火力袭击15分钟后,英军营长如梦初醒,集中4个炮群, 一齐开火,炮弹如狂风暴雨飞向我军进攻坦克。紧接着,13架敌机连续5次向我进攻部队轮番轰炸、扫射,炸弹、汽油弹,黑压压地从天而降,我团5辆中型坦克、1辆重型坦克被燃烧弹打着。

此时离步兵向主峰发起冲击还差2分钟。我在电台中,用明语大喊:“同志们,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扑灭大火,为祖国立功!……打掉敌机,摧毁地堡!……”坦克乘员纷纷跳出坦克,有的光着膀子用衣服抽打,有的冒着熊熊大火打开灭火机,坦克炮手始终没有停止射击。

突然一架敌机又俯冲下来,坦克高射机枪一阵齐射,刹那间,敌机冒着黑烟,扎下山去。

坦克上的大火很快被扑灭,英军残存火力点全部被摧毁,步兵按时发起冲击,顺利占领马良山主峰。苏格兰团的500余官兵尸体横七竖八地布满主峰,在被坦克打垮的碉堡里,发现了英军营长的尸体,幸存的46名英军高高举起了双手。

朝鲜战争中的英军战俘  

这是一幅珍贵的马良山英军俘虏的照片,我在《抗美援朝战争画卷》一书中见到了它:黄头发的苏格兰团士兵垂头丧气,愁眉不展,英军“王牌”在中国坦克兵面前威风扫地,当年靠洋枪洋炮打开中国门户的大英帝国,终于败在了中国人手下。马良山坦克攻坚战做为成功的战例,为坦克一师在人民解放军的战史上留下了夺目的一页。

志愿军打帮凶军:泰国兵抱头鼠窜

“美军第3师撤出了阵地,泰国第21团接替了美军阵地”。1951年10月15日,我侦察兵向上级报告了一九0点八高地敌军换防情况。

一九0点八高地位于朝鲜铁原地区,地方虽小,但位置重要,它是敌人的一只眼睛,既能观察我军前沿阵地的活动,又能掩护后面敌人的进攻,成为我军的眼中钉。因为地理位置重要,敌军对此也十分重视,不仅工事坚固,而且与其它阵地构成了强大的交叉火力网,对此,我军最初没有强打硬攻,采取灵活战术,把它作为诱饵,消耗敌人有生力量,每次虚张声势的争夺,美军第3师都留下百八十个尸体,一九0点八高地成了美军填不满的坟坑。

“联合军”坦克成为废铜烂铁

后来,美军发现这样下去,得不偿失,便让泰国帮凶军来当替死鬼。我军看到彻底收复一九0点八高地的条件已经成熟,便由坦克一师2团2个坦克排和一个自行火炮连配属步兵攻占一九0点八高地。这是坦克一师首次在朝鲜战场与敌人进行坦克对抗战。

为了减少损失,进攻是在夜晚进行的。21时25分,坦克和自行火炮以猛烈炮火向泰军阵地倾泻,炮声震憾山谷,火光冲破夜空,敌火力点一个个被摧毁,步兵发起冲锋。眼看就要接近泰军前沿,突然泰军9辆坦克迎面扑来,以猛烈炮火阻止我军步兵,进攻被迫停止。

被志愿军击毁的敌军坦克

我军坦克在步兵曳光弹的指引下,立即组织反击,一场坦克对抗战开始了。我军6辆坦克利用巧妙的战术队形,向泰军坦克冲去,忽快忽慢、忽高忽低,左拐右转躲开敌坦克火炮的攻击,与敌坦克短兵相接,以猛烈的榴弹向其射击,敌坦克落荒而逃,我军坦克又以穿甲弹进行攻击,敌坦克的火力很快被压了下去,成了哑巴。我军坦克又调转方向,掩护步兵占领了一九0点八高地,整个战斗仅用了25分钟。

朝鲜战争中泰国士兵在给伤员灌水

天亮时,发现泰军9辆坦克趴在山下,坦克乘员早已跑光,其中4辆被我军击伤。这次战斗,消灭了泰军一个加强连,一九0点八高地被牢牢地掌握在我军手中。

抗美援朝战争,这个师多次与“联合国军”部队战场交锋,击毁击伤敌坦克21辆、敌机114架。朝鲜人民民主共国和授予这个师奖旗一面,上面写着:“胜利和光荣属于中国人民志愿军”

在几十年的风雨历程中,这个师产生了董来扶、高三合、张云亭等17名在全国闻名遐迩的战斗英雄和一等功臣,并涌现出“功臣号”坦克、“开封模范突击营”、“张德胜连”、“檀山攻坚战斗模范连”等一大批英模单位。此外,这个师还为我军装甲兵输送了20多位将军。

他们中有我军第一个战车团团长、后任军委装甲兵技术部长的孙三少将;我军首任战车师师长,后任海军航空兵司令员的曾克林少将;我军首任战车师政委、后任军委装甲兵政治部主任的杨永松少将;我军第一任战车师副师长、后任志愿军坦克兵司令员、军委装甲兵副司令的赵杰少将;我军第二任坦克师师长、后任装甲兵学院院长的黄鹄显少将;我军第三任坦克师师长、后任济南军区装甲兵司令员的罗杰少将等。1955年我军首批受衔的装甲兵出身的将军有90%出自这个师。

“战功显赫,将星闪烁”,坦克一师做为我军“王牌”坦克师受之无愧!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