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刀砍死闺蜜判死缓,问法网:以该案适用死刑标准张扣扣太冤

问法网

发布时间:07-3017:42

一案情介绍

问法网获悉,湖南永州女子因沉迷赌博196刀刺死闺蜜案宣判,被告人方琪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2018年1月29日,在湖南永州太谷酒店,26岁的女孩王芳被她的闺蜜追砍196刀当场死亡。据案发当时的监控录像显示,王芳被被告人方琪从酒店10楼一直追砍到酒店2楼。王芳与方琪都是当地某医院的护士,曾是闺中密友。与王芳相识10多年的好朋友介绍称,她们俩当时特别要好,甚至同吃同住,但自方琪沉迷赌博后一切就开始变了。方琪的父亲也称为了给女儿还赌债,他曾卖掉一套房。被害人王芳的父亲称被告人方琪与被害人王芳曾是无话不谈的闺蜜,可是方琪因沉迷赌博多次找王芳借钱,后两人关系恶化。王芳的父亲称在2017年的时候,方琪曾拿刀架到王芳的脖子上强迫王芳借钱给她。后来王芳报案。当时公安机关以涉嫌强迫交易罪对方琪进行立案侦查。后来由于王芳写了谅解书,检察院才对方琪做了不起诉处理。方琪从看守所放出来之后,仍然没有改变其本性,变本加厉的向王芳及她的好友借钱,总共借了有58万,仅王芳一人就借给她28万。

二质疑与回应

问法网观察,方琪犯下如此严重罪行的却仅被判处死缓,引发了公众的质疑。湖南省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其官方微博中,就此情况发布了说明,称两人系情侣关系,案发前有经济矛盾,且被告人又坦白从轻等情节,因此做出了死缓判决。问法网认为这样的理由,无论是公众还是专业的法律人士都无法接受。而且湖南省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将她们系女同性恋关系情况对外公布是否合适,问法网也是存在怀疑的。

三问法观点

问法网认为,本案判决结果较难让人接受。理由如下。

(一)

即使如所称的他们之间是同性的恋爱关系,方琪确实是因为感情纠纷而杀死对方的,在方琪身上也没有体现出在责任层面可谴责性的降低。如果他们之间恋爱关系确实存在,那么这体现出的不是被告人方琪人身危险性的降低,也不是他主观上可谴责性的降低,而是他主观上的可谴责性和人身危险性更加强烈的证明。如果在本案中被告人没有被判死刑立即执行的正当理由,那么在张扣扣案、药家鑫案、林森浩案以及上海杀妻藏尸冰柜案中,更没有判决当事人死刑立即执行的任何理由。如果所谓的恋爱纠纷在一起如此残忍的杀人案中可以撑起被告人可谴责性降低的理由,因而不判处被告人死刑的话,那么上海杀妻藏尸冰柜案中的朱晓东,难道他杀妻不是因为感情纠纷吗,那么张扣扣为母报仇是否更加体现了他可谴责性的降低呢,是否更不应该判处张扣扣死刑立即执行呢?显然不是这样的,我们认为张扣扣被判处死刑,虽然是由于邻里纠纷,司法解释也规定因为邻里纠纷而发生的杀人事件,要与社会上的普通杀人事件在性质上做出区分,能不判死刑的一般不能判处死刑,但是张扣扣案正是因为他作案手段特别残忍、导致的后果特别严重才被判处了死刑。朱晓东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无非也是这样的原因。同样,在该案中即使是因为感情纠纷引发的杀人,但是被告人在公共场所追砍被害人从10楼追到2楼总共砍了196刀,致使被害人当场死亡,这是何等的残忍,这又体现了被告人主观恶性何等的深、人身危险性是何等的大。如果不对其判处死刑立即执行,那么很多著名的死刑案例中的被告人更没有被判决死刑立即执行的理由。而我们认为,在前述几个案例中,被告人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可以说是罪责刑相适应罚当其罪的,在这些案件中法律以人们看得见的形式实现了他的正义。而本案中对被告人不判死刑立即执行,绝对不能说实现了正义,同案不同判在该案中体现的非常明显甚至可以说是重案轻判!

(二)

该案中,被告人方琪不被判处死刑的另一个理由是她有坦白情节。对于这样的恶性杀人案件,即使她有坦白的情节,怕是也不足以支撑起对被告人不适用死刑立即执行的理由。同样可以拿出做对比的也是张扣扣案和上海杀妻藏尸冰柜案,张扣扣杀人之后到公安机关自首,同样在上海杀妻藏尸冰柜案中朱晓东也存在自首情节。难道自首不是比坦白更可以轻判的理由吗,自首不是更能显示出被告人人身危险性降低吗?,然而张扣扣、朱晓东最后还是被判处了死刑立即执行。问法网认为张案和朱案的量刑是适当的,因为张扣扣和朱晓东的作案手段十分残忍、情节特别恶劣。通过上述可知,方琪仅仅因为有坦白情节就可以不适用死刑立即执行,法院的情况说明是极其没有说服力的,尤其方琪案与朱晓东案相比更能看出法院理由的苍白,如果方琪有理由不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朱晓东更不应该被判死刑立即执行。

四问法态度

而且从案件的审判过程来看,被告人也体现了自身道德的低下。试图以同性恋和感情纠纷作为死刑的挡箭牌或者作为自己卑劣行径的借口,对此我们是否感觉到了熟悉的味道呢?没错,这正是江歌案中刘鑫的手段。刘鑫为了降低她道德上的可谴责性。作为自己道德卑劣的借口,刘鑫称江歌和她之间是恋爱关系,称江歌是女同,并试图以此作为她见死不救的正当理由。被告人试图将一起恶性的杀人案件,引导成因为普通的感情纠纷而引发的杀人事件,以试图在案件性质以及其主观恶性上做辩解,并试图最终获得免于死刑的判决结果。而司法机关最后确实也判了她死刑缓期执行。公众对于这样的判决结果,感到十分遗憾。综合全案,案件情节无不体现了被告人罪恶畸形的心理和她极深的主观恶性。如果这种案件不适用死刑立即执行,那么很少有案件能够符合适用死刑立即执行的标准。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是我们的理想和目标,但是在该案中我们显然没有这样的感受。被告人的父母从未向被害人的父母道歉甚至连被害人3万元的丧葬费都拒绝赔偿,被告方的代理律师直接称这件事免谈。该案的判决结果没有让我们感受到公平正义,我们也没看到被告人的真诚的认罪和悔改,我们看到的只是被告人逃脱死刑制裁之后的洋洋得意和被告人家属的蛮横和心安理得。以被告人方琪的罪行之严重,手段之恶劣,在其没有积极认罪赔偿被害人家属,也没有获得被害人家属谅解的情况下,却未被适用死刑立即执行,如果这就是所谓的司法公正的话,群众和法律专业人士对于这样的公正都是不认可的。问法网在这里对死者默哀,对死者的家属表示同情,也希望在一个法治的中国正义能以看得见的方式被实现,正义或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检察院的抗诉或许是我们此刻最热切的盼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