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回收与回收宝资本大战正酣,有得卖却走出了自己的蓝海之路

来咖智库

发布时间:07-0118:54

越来越多公司的嘴仗喜欢放在明面上,曾经的腾讯和360,小米和乐视,现在的格力和奥克斯,打起嘴仗来都毫不遮掩。

互联网回收行业的爱回收和友商回收宝在近期也打了一场嘴仗。6月初,爱回收和京东旗下的拍拍战略合并。“新婚”刚结束,有着阿里投资背景的回收宝便出来拆台。大意是京东当年也追过我,但是我没瞧上它,现在爱回收不仅没跟我的备胎京东走到一块,反而是跟被京东当成累赘的小弟拍拍结婚了。

爱回收创始人陈雪峰果断予以了回击:我们拍拍化学反应好着呢,一口气生了四个核心能力,我们早就逆袭成这个行业的老大了。

嘴仗的背后,是手机回收行业长期不断的战火。

这个行业就像是19世纪美国加利福尼亚的金山,闪耀、璀璨、充满诱惑。根据去年的数据来看,中国的手机保有量超过了14亿,平均每个中国人拥有超过一部手机,这其中显然蕴含了巨大的商机。

淘金者纷至沓来,领头羊是爱回收、回收宝。这两家为了争夺二手手机回收这座金山的开采权而拼命找钱、找资源、傍大佬。几大势力打的不亦乐乎。

在这场手机回收的战局之外,有得卖这个同样是做二手商品回收的探矿者,却一头扎进了电脑、数码这个回收行业的艰苦领域里,就像是上世纪八十年代走进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探矿者,在环境复杂的土地上,一钻就是五年,直到现在,有“石油”冒出来了。

2

手机回收领域的大战源于行业的低门槛,目前市场上主流的手机型号大概百余种,评估和报价的流程已经非常成熟,这也意味着创业者要加入手机回收领域,进入成本几乎没有,参与者要做的就是踏上这座山,然后捡金子。当然,在上山的路上,他们就已经打得头破血流了。

而与之相比,有得卖所涉足的电脑、数码领域回收就跟石油钻探一样,是个没有几个人愿意涉足的苦差事。这份苦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一个是所要处理的品类十分复杂。从产品型号上来说,相机、电脑领域有回收价值的产品大概有上万个SKU,这意味着要建立起一套有效的分类、估价、质检体系,将会是一个非常耗费人力物力的工作。

另一个方面则是经销商体系非常的复杂。为了能准确有效的对商品进行估价、质检,数码领域的线下经销商都有非常细的定位,一家经销商回收的商品可能只有零星的几款镜头。这导致经销商数量多达上千家,与这些经销商进行合作变成了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为了能在这个领域真正的钻下去,有得卖用了五年的时间,分地域、分品类、分品牌、分型号,与上千家经销商一一建立了合作。

当企业把一份苦差事做透,这也就意味着这份苦成了企业独一无二的护城河。有得卖已经成为数码、电脑领域的领头羊,他们用五年筑起的壁垒,将成为其他参与者难以逾越的鸿沟,他们永远比其他人领先五年。

这种看起来很笨的办法也带来了扎实的行业理解能力。

有得卖创始人王伟涛说,通过这五年的积累,有得卖能精准判断某些产品在某几个分销商渠道是最有价值的,所以有得卖总是能把最合适的产品及时供应到最合适的渠道进行销售。另外,当这些分销商也具有回收能力时,有得卖即使从它们这里采购,让这些分销商能赚钱的同时,有得卖也能通过把这些商品再销售给其他合适的分销商实现盈利。

3

商业的本质是什么?是扩大规模,是增加收入,是降低风险,是产业链共赢,是赚钱。从这个角度来说,有得卖所做的生意,更符合商业的本质。

二手商品的售价依赖于新品的价格,除非是像茅台这样越陈越贵的收藏品,否则市面上基本上没有出现二手商品比新品贵的价格倒挂现象。如果商品不够保值,回收回来的商品可能会在很短的时间内面临着贬值的风险,这意味着回收市场的风险与新品的保值性有非常强的关系。

手机在今天已经几乎变成了快消品,一年一次更新,甚至一年几次更新。以擅长让粉丝尿裤子的锤子手机来说,从2016年底到2018年底,短短两年的时间内,锤子科技开了12次发布会,这其中包括了9款手机,平均一年4.5款。

这样高的发布频率使得手机产品的库存折旧变得非常严重,而数码、电脑产品,尤其是像单反相机、相机镜头这类可以归入轻奢产品的商品,相比手机具有更好的保值性。

举例来说,2017年6月份上市的佳能EOS 200D相机,当年新品发售价大概在3900元左右,如今这款商品在电商平台的售价仍保持在3600元左右,两年时间下跌幅度不到8%。而同年9月份上市的苹果iPhone 8 Plus 64G版本,新品价格则已经从6688元,下跌到了4500元左右,不到两年的时间下跌幅度达到了32%,跌幅是佳能相机的4倍。而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是,苹果手机已经是手机产品中最为保值的品牌了。

在品类选择上的前瞻布局,使得有得卖可以按照节奏,稳健的对二手商品进行回收买卖,容错空间很大,而手机回收企业,则需要在短时间内售出回收的商品,否则将很容易因为巨额的库存折旧而陷入亏损。

这一优势也已经体现在财务指标上,从成立到现在,有得卖GMV保持着每年250%的增长率,已经形成稳定的正向经营性现金流。

从一定意义上来说,这是创始人在进入行业之初就对回收行业以及整个产业链有充分的理解。一头扎进去,苦尽,甘来。

4

今年年初,曾经担任FF汽车全球线上营销与销售高级副总裁的赵一成加入有得卖并出任CEO。

赵一成曾经是乐视生态体系内的一员悍将,作为高管曾经供职于凡客、当当等当时仍处于国内第一梯队的电商公司。

在加入乐视后,作为乐视商城的CEO,短时间内,让乐视电商的销量激增,让曾经靠着性价比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小米倍感压力。这个过程中,他和团队构建了乐视整个电商平台,同时打造了乐视著名的“919生态乐迷节”,这一日子,曾经和双11、618一起,被并成为中国的三大电商节。

赵一成的加入,无疑是有得卖管理体系的一次飞跃,也让这家公司的未来更具有想象空间。

另外有消息称,有得卖的C轮融资即将完成,有多家主流投资机构愿意领投,在这场已经持续了近两年的资本寒冬里,资本的主动无疑是对这家企业未来更充分的肯定。

在这场可能还会持续很长时间的资本市场冷冻期内,在苦生意里面打熬出来,拥有着稳健商业理念的有得卖,无疑会比仅靠资本堆砌的企业更有竞争力。

大浪淘沙,在互联网回收市场中的电脑、数码领域细分领域,有得卖已经走出了完全属于自己的一片蓝海。而具有更加稳健商业内核的企业,必然将拥有一个更为精彩的未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