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指山市这个团伙犯了多大事儿?庭审预计要持续10天!

海南日报

发布时间:06-2611:39

垄断砂石混凝土市场

教唆他人吸毒

网罗学生入组织

……

在五指山市横行霸道多年的

“烟酒帮”终于覆灭

6月25日上午,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五指山市陈某光等61人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故意杀人一案。由于该案涉案人数较多,预计庭审将持续10天。

庭审现场。通讯员杨斌 摄

“烟酒帮”称霸一方 垄断砂石混凝土市场

检察机关指控:20世纪90年代,被告人陈某光带领谢某成、黄某章、王某平等人长期混迹于五指山市烟酒公司附近的赌场,并在烟酒公司一带为非作恶,被当地群众称之为“烟酒帮”。

为争夺势力范围,“烟酒帮”经常与五指山市“古惑仔帮”“黑鬼帮”等其他帮派打架斗殴,逞强斗狠,称霸一方。2006年6月,陈某光亲自指挥策划了“6·5故意杀人案”,从此在“黑道”立威。该组织网罗在校学生、刑满释放和社会闲散人员加入,并实施故意伤害、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敲诈勒索、贩卖毒品等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

自2013年下半年起,被告人陈某光领导的“烟酒帮”为进一步壮大组织势力,其与被告人李某密切联系,以同学友情为纽带,依附于李某赚取非法经济利益,也为李某的生意提供非法保护。

李某借助陈某光“烟酒帮”的黑恶势力,亲自或通过指使陈某光及其他“烟酒帮”成员实施了串通投标、强迫交易、敲诈勒索等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逐步垄断五指山市的砂、石、混凝土市场,并将名下的娱乐会所做大,攫取巨额非法利益。

长期贩卖毒品 非法获利6000多万

该组织人数多达60余人。组织内部宣扬成员之间要团结,不得吸毒,兄弟被欺负必须打回来等不成文的规约和纪律。该组织在五指山市烟酒公司三楼、粮所二楼为成员安排食宿,并以此作为组织大肆贩卖毒品的据点,并为成员提供免费娱乐消遣、婚丧费用等福利。

通过实施垄断、控制砂、石及混凝土市场、非法采矿、敲诈勒索、开设赌场等违法犯罪活动,该组织非法获利共计约人民币6489.4万元。此外,在五指山市区长期贩卖毒品,获利全部用于组织成员生活开支。

该组织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以暴力威胁等手段,在五指山市烟酒公司宿舍、佳佳娱乐会所、电影院、农垦大院等地有组织地实施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聚众斗殴、寻衅滋事、开设赌场、贩卖毒品、容留他人吸毒等,共致1人死亡,5人轻伤、5人轻微伤的严重后果。

纠集成员报复 致1人当场死亡

五指山市“烟酒帮”与“古惑仔帮”素有积怨。2006年6月4日晚,“古惑仔帮”成员被害人林某焕等人持刀追砍陈某光等“烟酒帮”成员。陈某光恼怒之下遂指使黄某爽(本起已判决)带人报复。

次日21时许,在陈某光、黄某爽的纠集下,符某泽、黄某丁、林某彬(本起均已判决)等先后到五指山市烟酒公司附近一条小巷内集中,欲报复林某焕等人。当晚23时许,成员曾某民发现“古惑仔帮”成员在琼州大学本部松树林凉亭处并告知黄某爽等人立即携带砍刀、斧头、“山猪炮”前往。

黄某爽先向凉亭内扔了一枚“山猪炮”并爆炸,唐某、林某胜、陈某志等人冲上去砍林某焕,符某泽、黄某爽又分别朝林某焕胸部各扔一枚“山猪炮”并爆炸,林某焕被炸后倒在凉亭附近的草丛里,林某胜、陈某志、黄某磊等人冲上去持刀对林某焕乱砍,致林某焕当场死亡。

2011年至2017年间,该组织为牟取经济利益,对五指山市正气路经营的十余家按摩店非法索取“保护费”及“丧葬费”共计约19.42万元。

赌场多处“开花”安排专人望风

2007年至2010年间,被告人王某平、陈某宗(另案处理)等人,长期在五指山市百货大楼(现购物大世界)、烟酒公司一楼茶店附近(现五指山市大众茶店后门旁空房内)等地以“赌大小”的形式开设赌场。期间,王某平安排被告人林某喜等在赌场内负责摇骰子、发牌、收钱、赔钱及望风等工作。该赌场开设时间持续约3年,累计非法获利21万元以上。

2012年底至2013年间,被告人陈某光伙同陈某策等人,以赌“黑牌九”的形式在五指山市汽车站附近开设赌场,并以抽头的方式牟利。陈某光安排“阿良”“阿丽”等人在赌场内负责看场、望风、发牌、抽头,被告人林某胜负责记账和非法放贷。陈某光等人每天通过抽头获利1000元左右,共非法获利6万元以上。

多次指使未成年人贩毒

2013年至2016年间,该组织为牟取经济利益,被告人黄某生、李某武和黄某林分别在五指山市烟酒公司宿舍、佳佳娱乐会所和候鸟公寓等地作为吸毒、贩毒地点,大肆贩卖甲基苯丙胺(冰毒)、海洛因、氯胺酮(俗称“K粉”)。通过安排组织成员进货、分包、轮流值班售卖或以低价向组织成员贩卖,加价兜售等方式贩卖毒品给吸毒人员。

2014年至2016年间,被告人黄某林安排组织成员被告人黄某城、黄晋(未成年人)、游某(未成年人)、朱某(未成年人)等人,在五指山市烟酒公司宿舍楼对购买的氯胺酮进行分包,并在五指山市烟酒公司宿舍楼、金至尊KTV和佳佳娱乐会所等地贩卖。该组织每2天至少贩卖氯胺酮8克,共贩卖31次,约248克。

2015年至2016年间,被告人郑某强单独或指使组织成员被告人陈某、陈某良、王某会、黄某腾(均为未成年人)在五指山市区多次贩卖氯胺酮。

控制河砂价格 设卡拦车赚差价

陈某光、李某经过长期合作,实施的容留他人吸毒、串通投标、敲诈勒索、强迫交易、非法采矿等犯罪事实。

被告人李某、黄龙凯、陈某光在取得对五指山市多个河段取得采矿权后,为控制五指山市河砂价格,决定设卡拦车、开票收钱,对除李某经营的南鸿搅拌站以外的运砂车辆统一收取费用。

2013年10月,李某安排杜某龙、黄某(均另案处理),陈某光安排被告人王某良等人,黄某凯安排徐某利等人,在出入五指山市必经的旅游山庄、番空村、毛阳三角路路口设卡拦车。从2014年2月至2015年10月,从中索取河砂每立方米25元的差价,共计约50万元。

来源:南国都市报

记者:王燕珍

编辑丨唐咪咪 实习生庄宇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