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成为大英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一切都因一场意外之旅

博物星球

发布时间:06-2523:27

这个故事发生在今天爱尔兰韦克斯福德附近的一个海滩,上图的情景跟100多年前肯定有所不同,但是人们认为那头鲸鱼就搁浅在这样的浅滩中

在19世纪初,捕鲸已经成为一种全球性的产业。鲸油是作为燃料的最佳选择,它做成的蜡烛不但光亮,而且几乎不会冒烟。捕鲸人开始驾驶巨大的捕鲸船只,到达世界上各个已知有鲸鱼聚集的角落进行捕杀。不过在19世纪末之前,抹香鲸是捕鲸人的首选,因为巨大的蓝鲸通常不是早期捕鲸人的目标(蓝鲸是地球历史上发现的最重的动物,甚至超过已知的灭绝的任何一种恐龙,最大的蓝鲸可重达180吨,最长可达33米。相比陆地上最大的非洲象最重也不过5吨。就算是刚出生的蓝鲸幼崽,也有7吨左右。)但是随着抹香鲸和露脊鲸数量减少后,人们开始捕杀蓝鲸了,到了19世纪末,北大西洋的蓝鲸数量开始锐减。

“来自海洋的奇怪访客”

1891年3月25日早晨,一只头长约25米的年轻蓝鲸在经过爱尔兰西海岸的时候,被困在海港城镇韦克斯福德的沙洲上。说起来有些讽刺,那个时代的人们虽然用鲸油做燃料,但是普通人还是很少见到一头鲸鱼的。所以当这头蓝鲸搁浅在爱尔兰的这个海边小镇时候,这个小镇的许多人还是第一次见到鲸鱼,一些无知的小报纸都称其为“来自海洋的奇怪访客”。人们和博物学家进行信件交流,才确认它是一头蓝鲸。

这头可怜的雌性蓝鲸在浅水挣扎了两天之后,一艘名为Ned Wickham的救生船驾驶员用一把鱼叉让这只可怜的鲸鱼摆脱了它的痛苦。(那个时代也没任何拯救搁浅鲸鱼的工具或者设备,所以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然后鲸鱼被拍卖掉,屠宰完毕后的鲸脂自然不能浪费,煮完鲸脂后,最终剩下的是4.5吨的骨架,250英镑卖给了自然历史博物馆。在南肯辛顿博物馆展出十年之后,自然历史博物馆收购了蓝鲸骨骼,于1934年首次在哺乳动物馆展出。

130年来,人们对这头鲸鱼的了解似乎差不多这样了,但是近些年来研究人员们通过分析鲸须的化学成分还原了一个更加完整的故事——他们在这头雌性蓝鲸中发现了三个截然不同的阶段。虽然蓝鲸能活到一百岁,但当她搁浅时,可能只有15岁左右。

这头蓝鲸在搁浅前的七年时间左右,生活在大西洋的亚热带水域,可能是亚速尔群岛、佛得角或毛里塔尼亚。至少花了一年的时间在这些水域觅食和生长,北大西洋的蓝鲸喜欢夏天在冰岛、挪威和北极圈附近觅食。这里有它们喜欢的磷虾。当冬季来临,海洋开始结冰后,鲸鱼会再向南迁徙,经过爱尔兰和伊比利亚的西海岸,回到温暖的亚热带水域。

这个研究项目的研究员纳塔莉·库珀博士解释说:“当蓝鲸产下幼鲸时,它们会回到南方,因为亚速尔群岛南部温暖的水域非常适合繁殖。她们产下幼鲸后,会继续哺育8个月左右,直到幼鲸长大到自己照顾自己为止,她们会把鲸鱼宝宝会留在温暖的海水中,然后再次向北移动。

当然目前很难确定这头鲸鱼去世前一年做了什么,但是她鲸须的同位素比值表明她确实回到了南方,研究人员也认为她怀孕了,并且在温暖的亚热带大西洋水域养育了一年的幼鲸之后,她再次转向北方,恢复每年的迁徙。只是在沿着西爱尔兰海岸向北移动时,悲剧发生了。、

就这样,自从伦敦的自然历史博物馆收购了蓝鲸骨骼后,从1934年开始,她一直在里面的哺乳动物馆(上图)展出。人们其实对她也没有太多的关注度,很多人并不知道其实在十九世纪时,海洋中大约有25万头蓝鲸,后经过大规模商业捕猎,到了1966年,蓝鲸数量只有400头左右。就在1966年,伦敦会议做出决定,保护蓝鲸种群免遭商业捕猎灭绝,自那时起,蓝鲸数量才上升到现在2万头左右。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那时候的英国自然历史博物馆大厅进门处最醒目的迎宾员是一头梁龙骨骼,这头梁龙非常受腐国人民喜爱,许多人去自然历史博物馆就是冲着它而去的,他们甚至还给他取了个名字叫Dippy。许多人都是看着Dippy长大的。

虽然腐国人民对这头梁龙爱得深沉还取了名字,可是真正的Dippy(真正的梁龙骨骼化石)其实存于美国匹兹堡的卡内基自然史博物馆(Carnegie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伦敦的Dippy只是——一套石膏浇筑倒模的复制品而已。并且不是只有伦敦有,全世界其他地方还有9个复制品……还有个有趣的地方,那就是这个世界看过英国自然历史博物馆这个复制品的人数远远超过了看过真身的人数。

所以到了2017年,这头蓝鲸迎来了新的旅程,博物馆方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那就是替换Dippy。尽管这个决定公之于众后,许多看着Dippy长大的拥趸表示坚决反对,在推特上甚至还有一万四千人联署签名。但是博物馆很坚决,博物馆长表示希望人们可以把侧重点从一种已灭绝动物化石转到一种仍然存活的物种上。蓝鲸骨架从鲸类厅搬到正厅后,让参观者意识到我们对自然的干预以及人类对地球负有的重大责任。

2017年7月13日,大厅的新主人蓝鲸正式上岗,取名HOPE"希望"。凯特王妃和著名的自然博物学家 大卫·爱登堡(David Attenborough)出席开幕仪式。HOPE成为博物馆的代言人让许多人还是不开心,推特上还有人发起了一场针对Dippy(梁龙的小名)的声援,根据体型骨骼饮食等数据让梁龙和蓝鲸进行对决(不过这种关公战秦琼的结果依然是——梁龙完败)

于2017年夏季,博物馆对辛兹大厅做出重大改造,蓝鲸Hope以全新的形象展现给全世界。通过海洋与陆地的转换,博物馆期望公众看到鲸鱼所承载的人类文明进程的相关性。

我们希望“希望”的那些还在海洋里的同伴 自在遨游无苦痛。也希望我们可以在书里一直读到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动物依然是蓝鲸

- END -

欢迎来到博物星球,我是老赛(id bowuxue),博物学爱好者,希望与大家一起重拾博物学的乐趣,欢迎大家在评论区留言交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