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贝集团董事长张良伦受邀参与2019亚布力青年论坛第五届创新年会

中国青年网

发布时间:06-1711:00

6月15日,由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主办的“2019亚布力青年论坛第五届创新年会”在香港金融大会堂举行,此次大会主题为“智造未来”,百余位政商界精英领袖共同参会,开启思维的碰撞,共话智慧未来。

贝贝集团董事长张良伦受邀出席此次大会的经济论坛,与衣二三联合创始人王琛、青山资本创始合伙人张野、缇苏集团CEO施杰等嘉宾就“‘消费升级’or‘消费降级’”展开探讨。

“消费升级”还是“消费降级”?张良伦认为:“消费毫无疑问是在全面升级的,如果你在讲‘消费降级’,或许你没有看到世界的真实情况。“

在张良伦看来,每个城市每个社会阶层的消费都在升级,这跟过去多年来持续的社会进步和消费进步息息相关。“我们的使命是要不断降低零售成本、提高效率,进而让更多人可以花更少的钱买到更好的东西。并非消费者花更少的钱就意味着消费降级,恰恰相反,是今天经济的进步和科技的发展使得人们可以花更少的成本获得更好的服务,让消费可以普惠更多的老百姓。”

以下为经济论坛实录:

王琛: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亚布力青年论坛理事,叫王琛,也是衣二三联合创始人,首先邀请论坛的几位嘉宾向大家简要介绍自己的企业、产品及规模。

张良伦:贝贝集团的主要业务就是刚提到的零售,目前旗下有贝贝网、贝店、贝仓等平台,其中贝贝网是目前国内最大的母婴电商平台,贝店是目前国内领先的社交电商平台,这两个平台每年的交易规模大概是以百亿为单位。另外贝仓是一个新的品牌库存分销平台。

我们看到在中国的机会,第一是整个零售的社交化,第二是整个社交的意见领袖化(KOL)。这是我们在最近几年的从业过程中看到的比较清晰的方向,并且也是我们未来三年会all in的方向。

如果把中国的零售生态进行划分,那么我们自然而然会提到类似于阿里巴巴这样优秀的企业,阿里生态里确实诞生了类似于新零售,并经历了搭建过往电商的基础设施的机会,另外还有一个香港上市的公司腾讯所衍生出来的腾讯生态,再由整个腾讯生态衍生出了微商从业者和一些社交电商平台,比如拼多多、贝店等。而腾讯生态以外还有非常多的新兴社交平台,比如抖音和快手,据我了解,今年快手电商的规模也会非常大。

所以,中国电商已经从过去传统的电商基础设施之争,进入到消费场景之争。换句话说,得用户者得天下。以前大家把人拉到一个平台去卖货,这跟传统商业地产的逻辑很像,现在更多的逻辑是人在哪儿店就开到哪儿,比如线下社区店。而目前中国的消费者已经普遍接受通过社交媒体购物,去购买意见领袖、朋友推荐的好物。我觉得在座有很多企业是因为这个趋势的出现而出现的,而未来这些企业中会诞生千级亿的公司,至少是百级亿。这会是我们未来很大的机会。谢谢!

王琛:我看到一个现象,似乎我们今天消费的两极分化是很严重的,另外我们又看到过去一年中拼多多等聚焦在五环外人群的公司纷纷成功上市,所以我想抛一个开放性问题,你们认为现在在消费赛道里面到底是做消费升级的事情更加有机会,还是做“消费降级”的事情更加有机会,到底是服务五环内的大公司还是五环外的,可以结合你们自己公司投资的情况?

张良伦:我认为整个消费是在全面升级的。我觉得“消费降级”这个词是一种高高在上的俯视,或许你没有看到世界的真实情况。中国的GDP已经跃居全球第二,并且还在持续增长,但是中国的15亿人口中真正的中等收入人群大概只有1亿多,其实还有6亿左右的人口居住在乡村小镇。

当我们做跨境的时候,大家可能觉得是“消费升级”,后来拼多多崛起,可能让人觉得是“消费降级”。但是我认为不是如此,拼多多服务了一群人的需求。举个例子,农村里的人们过去可能不使用纸巾,后来开始用卷纸到现在使用抽纸,即使他们使用的抽纸可能是市面上相对质量差一些的,但是对比几年前,他们使用的东西的的确确更好了。所以,我认为中国是在全面的消费升级。另外,是不是今天买国外的东西就是升级、买国内的东西就是降级?或者今天买奢侈品买贵的就是升级,买不贵的就是降级?我觉得肯定不是这样。现在我们产生消费可能仅仅是因为外观好看,甚至仅仅因为当时心情不错,所以我觉得中国消费到达了一种消费自信。我认为像拼多多这样一些公司的出现,第一是还原了中国真实的现状,第二是带来了中国乡村、四五线城市的消费升级,让他们可以买到更好的东西。像我们把中国一二线城市的品牌卖到三四线,对一些人来讲是一两年前的库存货,但是对于当地的人们来说就是消费升级。所以中国每个城市每个社会阶层的消费都在升级,这跟过去这么多年持续的社会进步和消费进步是息息相关。今天我们作为零售的从业者来看,我们的使命是要不断降低零售成本、提高效率,进而让更多人可以花更少的钱买到更好的东西。但并不是消费者今天花的钱更少或者是价格更低就意味着消费降级,恰恰我认为经济的进步和科技的发展,消费的发展就应该不断促使人们可以花更少的成本买到更好的东西,进而让整个消费普惠更多老百姓。这是我所理解的,整个中国都在消费升级。谢谢!

王琛:我觉得良伦刚刚讲的非常好,我想给他鼓鼓掌,因为他讲了两个观点:第一对消费来讲,每个阶段的人来讲永远是升级的,为什么现在我们发现很多人感觉是“消费降级”,恰恰是因为很多人的升级现在才被我们发现和看到,其实对于自己来讲是一个不断升级的过程。

王琛:不管什么东西给我都能够推火。我同样的问题想问一问张良伦和邬强强,你们怎么看待在微信这个生态下,卖家或者是社群里面的KOL,他们对于消费者的影响是什么样的情况呢?

张良伦:其实人们是生活在两个世界的,一个是现实世界、还有一个是网络世界。在网络世界,其实有一群人只是把网络当成工具,还有一群人可能真的生活在网络里。

假定我们设想,从过去的线下到PC,人们花在网络世界的时间越来越多,大家可以看一下自己的iPhone屏幕使用时间,一般来看,一个人每天有3-6个小时的屏幕使用时间是非常正常的,重度使用者至少是6-10个小时。随着人们使用手机的时间越来越多,大家在网络世界的时间是越来越多。但是在网络世界如何进行消费、如何进行决策、如何支撑你所有的决策行为,你会发现除了传统的中心化分发的,一定会在去中心化的世界里面,被一群人所影响。比如被你朋友圈的人影响了,被你微信群里面天天发东西的人影响了,比如我们做这个论坛,拉一个群可能我们一句话都不说,但是主持人可以在里面一直说,我们这边就被影响了。

因为你的时间花在网络世界里,在网络世界不可避免地被意见领袖影响,如果把这个金字塔分子一分,在最顶部的是明星及网红,他们是属于单体规模特别大,比如说像范冰冰的品牌,张大奕的品牌,发一个信息或者是推荐一个产品,去年一年有10个亿,IP值很高,但是数量是有限的,可能几百上千,在中国衍生非常多的MCN机构,特别是杭州,在杭州应该非常多遍地开花的MCN的机构,包括缇苏是这里面做的比较优秀的企业,包括最近在香港上市的如涵,再往下分其实是一群微商,微商这个群体在朋友圈或者是微信里面卖东西,这群人可能在中国没有具体的数据,我们的感觉是三五千万。

王琛:中国有三五千万微商啊?

张良伦:是的,确实有非常庞大的一个群体。在中国,天天讨论购物的微信群可能就有千万个,我们很难想象每天为什么要泡在一个购物群里面被别人骚扰,其实在那个世界的人不会认为自己被骚扰了,他们觉得挺好的。

在中国,随着中国消费经济的全面崛起和人们从物质文明往精神文明全面升级, 90后、00后是精神文明非常强大的人,他们追求个性和自我认同,他们的自我认同是有向心力,到某种特征里面进而形成一个社群,我可能喜欢这个东西,你喜欢那个,形成一个社群,社群里面不可避免产生意见领袖,他们说的每一句话、推荐的每一个东西最后会影响到很多人。过去我们看到一个现象,最早的淘宝客,他们天天向数百个微信群推送商品链接,成为了第一批这样赚到钱的群体,后来他们发现他们赚的钱远远不如一个只是经营自己的朋友圈和几个微信群人的收入。为什么?因为如今的微商成为了非常IP化的个人领袖,这些个人领袖产生的引导消费的转化率和复购率极其高,所以过去纯粹把网络世界当成一个载体的从业者慢慢被革命、被替代了。现在越来越多出现很多小众的品牌、新兴的品牌和纯网络的品牌。比如台湾明星张庭的品牌,他们每年有百亿级的销售,而且利润率特别高,但是很多人不知道它的存在,他们是以意见领袖为架构,存在于这种网状的社群结构体系里面,可能只是在这个网络里面占领了几百万,甚至更少几十万的节点,但是这些节点的生命力极强,所以未来,对于现有的品牌商来讲,挑战会非常大。我知道有很多的品牌公司在香港上市,传统的品牌将网络世界当成一个工具在使用,而网络世界逐渐在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越来越多人已经生活在网络世界,这可能对他们是一个新的命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