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池鱼
原创作品,抄袭必究
01
父爱多无言,或者用眼泪来表达。
当她还扎着羊角辫的时候,悄悄地说:“我的爸爸,是个爱哭鬼。”
她说这话的时候,就像是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有些得意:“我答应过爸爸,不告诉别人的,只告诉了你一个人哦,你也不能给别人说。”
不过我明明没说,没过多久,所有的小孩子却都知道了这个秘密,她那个长得高高地、黑黑地、看起来有些让人害怕的爸爸,居然是个爱哭鬼!
这真的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不是吗?这让她的爸爸看起来,看起来也不那么害怕了。
她说自己的爸爸哭起来的样子很丑,她非要给大家模仿,先是吸了一下鼻子,然后皱了皱眉毛,接着把嘴巴撇起来,却是半天没有哭出来。
她不死心,继续这样做了一会儿,鼻涕倒是比眼泪先出来,还吹了一个大泡泡,这让大家笑得更加开心了。
她的父亲是半夜的时候哭的,后来她问父亲为什么要哭?父亲说,因为走夜路看不到,她想了想,还是不明白为何走夜路会哭?
那时她在父亲的背上,自然不明白。
后来她稍大一些,去了比较远的地方上学,有一个周末回家,因为没有坐到最早的那班车,到家的时候已是晚上十点。
那个时候还住在老家,她还记得自己一个人走在路上时的场景,周围都是树,黑黢黢的一片,她加快脚步,草丛里不知是什么东西闪过,她就吓得哭了起来。
当时她一边哭一边往家跑,前面有手电筒的光晃过,紧接着父亲的声音传来,只是咳嗽了一声,她就听出来了,大喊:“爸爸,是你来了吗?”
应了一声,她欣喜地跑过去,霎时间感觉胆子也大了起来,甚至开始想刚过闪过的是什么,青蛙还是蚱蜢?想回去求证一下。
不过小时候的疑问却是解决了,她说:“爸爸,走夜路果然会哭!”父亲闻言,笑了起来。
02
成长,是每个孩子必经的路。而有些人,他站在你人生的每一个路口,不管你跑得多远,跑得多快,只要你回头,他就在。
你以为他只是在看着你,实际上他也想保护你。
小学的时候写作文,写自己的父亲,她在作文中写到这样一句话:“大概我父亲的眼泪,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值钱的东西吧。”
不值钱的东西,就是很常见的东西,而父亲的眼泪,她已经见过很多次了。
原来,父亲不仅仅是在走夜路的时候会哭,白天走路的时候一样会哭。她想,是不是只要走路走多了就会哭呢?
她还是去问父亲了,父亲说:“是啊,路走得多了,脚会痛,所以就会想哭。”
她闻言,哈哈大笑:“爸爸我走路都不哭了,你还哭,你都多大了,老师说大人都是不会哭的。”她感觉自己再次发现了父亲的一个秘密,心里窃喜。
她的父亲在别人眼里,是一个比较凶的人,大概是因为长相吧,再加上不喜欢说话,在外也不喜欢笑,所以很容易落得这样一个印象。
但是她却不这样认为,她从小喜欢给父亲扎头发,和她一样,也扎两个羊角辫,或者是用水彩笔给父亲涂指甲,父亲都从来不会说什么。
反倒是母亲,有时会说她没大没小,父亲也不言语,母亲再道:“这孩子都快被你惯坏了。”
父亲还是不说话,任由她胡闹。她也乐在其中,只有这个时候的爸爸,才是一个笑爸爸,而不是一个哭爸爸。
虽然后来逐渐长大的她,依旧见过很多的还是父亲的眼泪。
03
后来,每个人总是以为自己已经长大了的时候,却在更后来的时候明白,原来自己还是当初那个孩子,年少时不曾明白的事情,也依旧没有明白。
真正的成长,是你读懂大人那些不可思议背后的理所当然,而父亲走路会哭这件事情,她原本已经淡忘了。
孩子总是健忘的,因为新事物太多。
在这点上,她那个没读过多少书的父亲,比她的记忆要好,因为父亲竟然还记得她小时候的好多事,是有一次翻阅照片的时候吧,每张照片,父亲都能说出来是在哪里照的,她大概多大。
那个时候的她,大学都已经毕业了,她自己能够忆起来的事少得可怜,多数也是和父亲不相关的。
她还没来得及做任何的细想,就已经长大了。
因为长大的途中,父亲向来只告诉她这样的话:不用担心我们,家里都很好,你好我们就放心了……所以她也就只顾着向前走了。
大步地向前走着,忘了回头看看,身后的父亲,其实和当年已经有所不同了。
年年岁岁,惟有时光催人老。
她最近一次见到父亲的眼泪,是在婚礼上吧,当她掺着父亲手的时候,才偶然发觉:怎么自己穿上高跟鞋,已经和父亲一样高了?
明明小的时候,父亲高了自己那么多,他就像山一样高。原来岁月,能消磨掉的不仅仅是棱角,还有一个人的身高。
她的母亲只是红了眼,抹了两把,父亲却没忍住让眼泪掉了下来,司仪打趣:“看来这位父亲的情感很丰富。”
台下的人大笑,她却在这笑声中,第一次泪如雨下。本来她认为,自己结婚应该开开心心的,特意告诉司仪不要煽情,没想到父亲还是先哭了。
她猛然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写的那句话:“大概我父亲的眼泪,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值钱的东西吧。”那篇作文,老师给的是满分。
04
我们走过儿时的路,把记忆的线一根根牵起来,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路口,明白有些事,是个轮回。
是在她做妈妈以后吧。
孩子总是生病,她急得不行,一点小病小痛,医生说了没大碍,她就是看着孩子打针都会哭,孩子还没哭她却先哭了。
母亲告诉她:“这孩子随你,你小的时候也是这样,经常生病,大病小病不断,大半夜发烧都是小事,好几次都是从鬼门关把人拉回来的。”
再说:“那时候不比得现在,可以坐车,很快就到了医院。每次都是你爸爸把你背去的,有时候还是半夜,有一次烧得说胡话,你爸爸都急得哭了,生怕自己走慢了,把你脑袋烧坏了可怎么办?”
原来,那个走夜路会哭的爸爸,不会因为天黑而哭,也不会因为脚走痛了而哭。他会哭,是因为背着她而已,是因为担心而哭,是害怕失去而哭。
所以,她不偏不倚,每次都见到了父亲流泪的样子,因为只有她能够让父亲流泪。
年少不知父母恩,读懂已非少年时。
她的父亲是个不善言辞的人,在她长大以后,和她说话愈加少了。她更亲近母亲一些,很多知心话也会悄悄告诉母亲,父亲多数时候是沉默的,无言的。
而她在这份沉默的爱里,渐渐忽略了父亲。她行走的步伐太快,父亲老了,终于只能看着她的背影,目送着她远去。
原来,父女一场的缘分,实际上就是一场有来无回的旅途。
她继续说:“大概我父亲的眼泪,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值钱的东西吧。”而这个时候,她也才真正明白,当年作文里的一句吐槽,老师为何会把这句话用红线特意划出来,还批了满分。
想来是因为只有父亲才能读懂父亲吧。
-END-
和每个来这里的人谈爱说情,但无关风月。点击上方关注,欢迎来到我的世界。
举报/反馈

鲤鱼两条

471万获赞 22.7万粉丝
和每个来这里的人谈爱说情,但无关风月。
优质情感领域创作者,活力创作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