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单身妈妈代孕生子:我只想有个孩子,我错了吗

发布时间:19-06-1112:44

内容提要

未婚单身的浙江丽水皂坑村民金立芬,一直希望生养自己的孩子。40多岁非法代孕生下双胞胎,却遇孩子户口难上,宅基地难批等难题。相关负责人说:不是不办,得有合法手续。

金立芬

因病子宫被切除

生活中,有人因为身体有疾病或者各种客观因素无法怀孕生子,同时又加上社会价值观的逼迫,人来世上一遭必须要留根,要有人传宗接代,他们想要有孩子,甚至病态的渴望有孩子。就比如金立芬,她为了有个孩子,先是非法代孕,后撒谎领养,最终导致孩子至今没有户口。

双胞胎儿子

1999年,金立芬因病做了一次手术,2011年,再次手术时子宫被切除。两次手术以后,她的身体恢复了健康,但是心理上的压力更大了。在本该婚嫁的年纪,村子里的人知道她身体不好,不能生孩子,结果金立芬就落得一个没人要的下场。

偶然发现代孕

2013年,金立芬在朋友家上网,偶然发现有代孕这一行。金立芬告诉记者,那时候她也不知道代孕违法不违法,她只知道自己就想有个孩子。于是金立芬收拾行李到了越南边上,用她的话说,第一趟出行并不顺利,寻找代孕寻得好苦,但是一直没有成功。

金立芬母亲

第二次寻找代孕之旅

2015年,金立芬的父亲病重,他在病榻上最后的挂念依然是金立芬,在弥留之际,他拉住金立芬的手,说自己最不放心的人就是金立芬,他希望金立芬在他走后,可以找个人嫁了,有个家,有个人照顾。金立芬知道,在父母的心里,自己女儿不能生孩子,只要有人愿意娶她就足够了,至于那个人是什么样子无所谓。

金立芬个人不愿意这样将就的生活,她觉得自己一个人也可以活得很好。2016年,父亲去世以后,金立芬重新收拾行李去了越南边上,她心里始终有个执念,那就是人可以不结婚但是的有个孩子。金立芬告诉记者,冥冥之中可能是她的父亲在保佑她,2016年移植成功了。

无处落脚的未来

很多东西都是医院找人捐献的,金立芬并不知情。双胞胎出生以后,金立芬带着孩子回到老家,她告诉村里人孩子是领养的。一眨眼到了2017年底,金立芬母亲的身体状况越发不好。这时金立芬突然感觉很害怕。她告诉记者,按照村里的规矩,父母去世以后,房子是留给儿子的,那么倒是她和孩子将无处落脚。

孩子户口问题难解决

金立芬告诉记者,因为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所以她一直很节省,总想着多存点钱给自己的晚年有个保障。她买下一块宅基地,准备花20万盖个房子。可是当她找村长盖章的时候,村长表示房子可以盖,但是孩子的问题要先解决。因为孩子没有出生证所以一直没有证明。

投资失败 40万没了

就这样,金立芬跑了20几趟,到了2019年,宅基地没批下来、孩子的问题也没有解决。金立芬告诉记者,她以前从没想过给社会增加负担。这些年她打了30几年工,最多的时候攒下了76万。当时找人代孕花了30几万。她手里还有40万,够她和孩子生活了。

申请低保被拒

可是,2018年她听信别人的话,将40万全部买进金融圈,2018年7月6日,对方告诉她全部爆掉了,一分钱也取不出来了。从那天起,金立芬除了两个孩子,真的一无所有了。于是她尝试申请低保,但是因为她年纪未满60岁,肢体也不是残疾,所以一直没批下来。

金立芬在最后告诉记者:“我不想伤害社会,不想伤害任何人,我也不想伤害家里人,我只是想很努力地去走自己人生的路。”金立芬流着眼泪望着天,她咬牙表示,无论以后的路再怎么苦,她都要带着孩子们活下去。现在为了孩子的户口问题,她选择将自己的人生选择曝光给大众。

阿尕觉得,很多时候,并不是不知道这样做是错的,而是生活逼迫你去做错。金立芬自己不能生孩子,受世俗传宗接代的影响,她对有孩子有一种病态的执念。世界没想象中那么简单,有的人穿冒牌货不是他虚荣,是他根本不知道有这个牌子。金立芬或许真的像她说的那样,她不知道代孕违法。对此,阿尕认为如果处罚要罚大人,孩子户口该办的还是得给办,因为孩子是无辜的。

文章素材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