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北个体车站,一辆客车底仓惊现裸体女尸,10个多小时真相揭开

今日沧州

发布时间:19-06-1014:20

5月17日晚6点多,许多便衣民警出现在沧州汽车客运东站附近。他们有的在“看报纸”,有的在“聊天”……来往的旅客并不知道,看似轻松的他们一直在搜寻着“猎物”。

“就是他!”当晚6点40分左右,眼见一名流浪汉出现在车站南侧,便衣民警快步上前,当场将流浪汉控制住。

“我们是警察!你知道为什么抓你吗?”便衣民警第一时间亮明身份。

“知道,因为我把人打死了……”流浪汉略一迟疑,直接认罪。

随着犯罪嫌疑人翟某落网,新华警方仅用10个多小时便侦破了一起故意伤害致死案。

客车内惊现女尸 死者裸体蜷缩在底仓内

5月17日上午8点40分左右,新华公安分局刑警大队车站刑警队接到一个客车车主报警。报案人称,她一大早接到她雇佣的司机打来的电话,说她名下的客车底仓内发现一具裸尸。接到报案后,新华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大队长王峰立即带领精干警力赶赴现场展开勘查,并对市北个体汽车站西院停车场的工作人员和保安人员进行走访。

据发现裸尸的司机称,他开的是一辆沧州至天津的长途客车。每天收车后,他都把车停放在市北个体汽车站西院停车场里。平时,客车的底仓并不上锁。当天,一个老客户让他带货到天津。于是,一大早他就过去接货。他打开客车底仓一侧的仓门,刚要往里放货,却发现一个没穿衣服的人蜷缩在底仓里,一动不动。意识到可能出事了,他赶紧给车主打电话。

办案民警经过初步勘查,发现蜷缩在客车底仓一侧的是一名女子。这名女子头朝西北方向,全身赤裸,身上很脏,身下有血迹,已经死亡多时。在现场,民警没有发现其他有价值的线索,判断客车底仓应该是移尸现场。

此时,新华区副区长、新华公安分局局长赵福增第一时间带领车站派出所和相关部门精干警力赶到现场。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支队长常金彪也带领刑侦专家赶来支援,一个以车站刑警队民警为主要侦破力量的“5·17”伤害致死案专案组旋即成立。

前方轿车上有血 细查排除车主的嫌疑

“作案的第一现场在哪里呢?”在进一步走访调查的同时,专案组民警调取了案发停车场周边的大量视频监控,寻找与此案有关的蛛丝马迹,以确定案发第一现场。

走访排查过程中,专案组民警发现一辆别克轿车停放在发现死尸的客车前方,车辆前保险杠上有擦碰痕迹,前挡风玻璃上还有一些疑似血迹的污渍。

“难道有人利用这辆轿车将尸体转移到客车上?”车站刑警队队长陈辉告诉记者,怀疑这辆车有问题后,专案组民警立即围绕这辆车展开调查。

专案组民警很快查明车主身份,并对车主进行了询问。车主称,他就在附近居住。每天,他都把车停放在市北个体汽车站西院停车场里。案发头天下午,他将车停到停车场时,口腔破了,不小心将血吐到了车上。对此,他并没在意,不料却引起了一场误会。

推开旁边客车的车门,找到案发第一现场

在勘查走访过程中,一名专案组民警尝试推了一下旁边一辆停放在停车场里待售的客车的车门。这一推,门开了。

“这辆客车车门处的台阶上有一些新鲜的痕迹。我们随后在车的中部找到了女式衣物,还在车尾部发现了一双男式布鞋。”专案组民警张英豪告诉记者。当时,警方判断,这辆客车车厢内应该就是案发的第一现场。

与此同时,根据尸体死亡时的状态,专案组推断死者极可能是一名拾荒人员。根据这一推断,专案组民警在沧州火车站、沧州汽车客运东站附近展开走访。其间,有人认出了死者,称死者近段时间一直在车站附近以拾荒为生,没有固定的居住地点。通过进一步核实比对,专案组民警确定了死者的身份,发现此人曾在2018年因盗窃被公安机关打击处理过。

根据死者生前接触的人员构成情况,专案组民警分析认为,死者的死亡极可能与其他拾荒、流浪人员有关系,或者说凶手极可能也是拾荒、流浪人员。由此,专案组立即派人以沧州火车站、沧州汽车客运东站附近为重点,对拾荒、流浪人员展开排查。

监控中发现线索锁定流浪汉“傻子”

“经过对流浪人员的排查,民警很快找到了线索。5月16日晚上11点多,在东风影院附近,有人看到绰号‘傻子’的流浪汉和一名女子在一起。”陈辉告诉记者,专案组民警立即调取了东风影院附近这一时段的监控视频,证实了这条线索的真实性。

据知情人称,“傻子”是一名流浪汉,在沧州汽车客运东站附近以帮车辆揽客为生。以前,“傻子”喝完酒后,曾有过骚扰女性的行为。5月16日晚,“傻子”曾与他人一起喝酒,且喝的还很多。

监控视频显示:5月16日晚11点多,在东风影院附近,“傻子”与一名妇女(死者)在地上躺着,呈搂抱状态,大约持续了20分钟。两人起身后,妇女右手提着塑料袋,和“傻子”一起向市北个体汽车站方向走去,进入了市北个体汽车站西院停车场。第二天凌晨1点左右,“傻子”出现在市北个体汽车站西院停车场东门附近。他脱下身上的裤子,换了一条长裤,随手将换下来的裤子扔到一边。随后,“傻子”向北走到维明路,然后左拐走上交通大街。他一路向南走到沧州汽车客运东站附近,直接躺在地上睡着了。

确定“傻子”身份 民警蹲守实施抓捕

“有人说‘傻子’曾经因为偷兔子被抓过,我们立即调取了事发时段的‘110’接警记录,最终确定‘傻子’是沧县人,姓翟。此人曾多次因盗窃被天津、沧县警方打击处理。”陈辉告诉记者,确定翟某就是此案的重点嫌疑人后,专案组民警在沧州汽车客运东站附近展开走访调查,获取了大量的线索。

走访过程中,有一名出租车司机向警方提供线索:5月17日早上5点多,他曾在狮城商场附近见到过“傻子”。据此,专案组民警展开核查,确定当日凌晨5点左右,翟某确实在狮城商场附近出现过。翟某在附近吃了早点后,又返回沧州汽车客运东站附近。

当天下午,专案组派出多组便衣民警,在沧州汽车客运东站附近展开蹲守、排查,这才发生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酒后遇见死者 因口角冲动犯罪

犯罪嫌疑人翟某落网后供述,5月16日晚,他在沧州火车站附近喝了1斤多白酒后,到火车站广场上闲逛。在广场西南角,他遇到了一个妇女(死者)。见妇女一个人拎着不少东西,他当即上前搭话。得知妇女是拾荒人员后,他便坐到路边和对方聊天。

翟某说,后来,他约妇女去大巴车上“亲热”一下,妇女答应了。当晚,他带着妇女来到停在市北个体汽车站西院停车场里的一辆侍售客车(车门没锁)上。他与妇女脱下衣服后,由于种种原因,两人发生了口角。借着酒劲,他对着妇女一通暴踹。后来,妇女状态有点不对劲,气息越来越微弱。他意识到妇女可能不行了,想把妇女藏起来。他考虑到天气较热,如果将妇女放在大巴车里,尸体就会很快变臭,容易被人发现。最终,他将死者塞进了旁边一辆往返于沧州、天津的客车底仓里,幻想着客车会将妇女拉走。

作案后,他本想坐车回老家躲起来,却因为身上没钱走不了。在停车场东门口,他换上了死者的一条干净的裤子,溜达到沧州汽车客运东站附近,直接躺到地上睡了。早上5点多,他帮司机揽客挣了20元。在狮城商场附近吃了早点后,他便在东面一个亭子里睡着了。当晚6点左右,他一觉醒来,刚刚返回沧州汽车客运东站就被民警抓了。

来源:沧州晚报 通讯员 李明华 记者 张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