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买家提前从美国楼市撤离后,外媒:美国出现大萧条或不可避免

BWC中文网

发布时间:19-05-2510:39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5月16日援引瑞银集团的报告称,随着增长减缓、价格高企和风险上升,表明全球楼市从2008年金融危机中复苏的漫长过程告终,全球房地产繁荣结束了,因利率触底使房价持续上涨,但其结果是购房者手头拮据,而且优质房产投资的回报率跌至历史低谷,数据显示,美国4月新屋销售从近11年半高位回落,且5月制造业活动触及近10年来最低水准,表明经济成长正在大幅放缓。

我们近日提及,美国三位亿万富翁已发出美国金融危机或次贷危机不可避免的警告,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桥水创始人亿万富翁雷·达里奥表示,当前的经济形势正在按照美国大萧条的剧本发展将在2年内发生新的金融危机;股神巴菲特也在接受CNBC采访时称,美国再次发生金融危机是不可避免的。

近一周以来,美债长短期利差进一步扩大,显示整体收益率曲线进一步上移,目前,30年期美债收益率与2年期美债收益率利差一度扩大至逾三个月高点,其中10年期美债价格刷新2011年5月以来最高。

根据收益率与持仓的反向指标来看,全球投资者正在加大力度抛售美债为象征的美元资产,这几乎印证了亿万富翁吉姆·罗杰斯坚持的观点,即在庞大的债务问题重压下,美国面临着比2008年金融海啸还要严重的一场危机,美元资产或将成为威胁。

我们知道,2008年9月雷曼兄弟破产,美国楼市次贷危机诱发美国金融危机,分析认为,受美国债市的传导效应,美国楼市或正在迎接近十年来的膨胀价格风险溢出,具体表现为全球资本正在美国多个城市的楼市中上演撤离,推动全球资本从美国楼市抽离的,正是美联储的货币紧缩政策,这对高度依赖杠杆和低息的全球投资者来讲,无异于投机的成本增大。

路透社认为,在按揭贷款利率走高和房价上涨的背景下,美国楼市趋于疲软,不仅如此,大多数具有刚需的美国家庭购买能力的下降,据Attom发布2019年第一季度美国住宅可负担指数为92,低于去年四季度的95和去年同期的102,并创2008年三季度以来的十年新低(当时为87),这说明,美国家庭对房屋的实际购买力已接近金融危机时的水平。

据Real Capital Analytics最新一期公布数据显示,截止1月,中国投资者在2018年第三和第四季度抛售了超过价值15亿美元的美国房产,同时仅购买了2.31亿美元的房产,这标志着继第二季度净卖出美国楼市后,中国买家已连续三个季度抛售美国房产,这也是中国投资者从2008年来以来首次出现开始连续抛售美房产。

对此,《华尔街日报》称,上述迹象却表明,中国买家对美国楼市的态度正发生180度急转弯。中国买家对美国楼市的抛售潮或仅仅只是开始,不出所料,事情有了最新进展。

据美国金融网站Zerohedge在近日报道认为,这已经严重打击了美国房地产市场,据NAR报告,目前,有约90%的现房销量却出现意外大幅下降,跌入近三年来最低谷,我们稍早前提及,纽约今年一季度一周内就有800栋待售房屋降价销售,这在最近12年来实属首次,比如,曼哈顿的二手公寓就以五年以来最大的折扣售出。

而在旧金山,单户住宅销售中位数价格降至143.5万美元,已从今年2月的170万美元的峰值下降了惊人的265,000美元,降幅近15.6%。这使得该地区房价中位数低于2017年5月的最低价格,目前,从东海岸到西海岸,降价甩卖声此起彼伏。

分析认为,一些历经过金融危机的美国家庭宁愿选择租房也不愿意再陷入类似“雷曼时刻”而引发的危机之中,那些试图借助美联储低息杠杆炒作美国楼市的全球投资者或迎来无人接盘的风险时刻。

美银美林首席投资策略师Michael Hartnett在最新的研报中发出警告,现在的美国资产价格市场和1998年金融风暴时期非常相似,市场货币危机可能通过欧洲向全世界蔓延。而这背后的原因大家并不陌生,全球近十年来过剩的流动性正在逆转,据Hartnett计算,全球主要国家央行在近三年来一直在购买数以万亿美元资产(回收流动性)。

这给资产价格市场带来的直接结果就是利率波动将会间接的传递到包括楼市在内的所有商品资产上去,而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世界范围内一些以高房价为代表的城市很可能将正式进入楼市雷区,将遭遇长期的低迷,较严重的地区甚至是高房价庞氏骗局的崩塌,同时,此前在这些城市投机炒房客们也将会为央行印钞而买单。

要知道,这一切始于2008年美国楼市次贷危机后的金融危机,一方面是美联储大开印钞机闸门,向市场投放了洪水般的流动性,同时,全球多个央行跟进的低息环境也助推投资者杠杆激增,此时,正好碰上全球楼市普遍处于价格低点,楼市投资者在杠杆的作用中,享受着房价飙升带来的的财富快感,而我们将这一现象称之为美联储印出来的楼市高房价现象,以美国楼市和债市为缩影的美元资产市场泡沫无处不在的盛景。

不仅于此,在全球商贸壁垒和油价推动通胀走高的背景下,则意味着资本流动、人员流动、劳动力和技术流动的门槛筑高了,这更意味着一些美国最先受益于经济全球化的城市的楼市受到的冲击将变大,其高房价为代表的资产价格很可能将遭遇长期的低迷面临断崖风险。

比如,10年前,美联储通过大量印钞不断推动着资产价格的膨胀,在低利率的杠杆作用下,美国楼市也在次贷危机崩盘后再次进入了上涨通道,再加上全世界一些热钱流向美国楼市,便更进一步推动了房价的上行。

但危机会迟到,但可能不会缺席。对此,据TheEconomicCollapse近日观察,美国房地产市场最近的表现,像极了2008年次贷危机前夕的市场情况(与2007年相似,2018年的美国房价也飙升至历史高位),因为,市场利率上升就会扼杀这种由债务推动的楼市繁荣。

而随着上面这些原因和美国楼市的传导效应,近几年来,被热钱炒作过的多个非刚需城市印出来的楼市或即将进入雷区,截止目前,全球有16个城市印出来的高房价楼市或将进入价格断崖下跌的雷区。

据我们财经观察团队长期跟踪统计,它们是:澳大利亚的悉尼、墨尔本和阿德莱德;美国的西雅图和纽约;英国的伦敦;加拿大的温哥华和多伦多;瑞典的斯德哥尔摩;印尼的雅加达;新西兰的奥克兰;马来西亚的吉隆坡;泰国的曼谷和清迈;越南的胡志明市和芽庄市等

事实上,BWC中文网也多次提醒,正在是这些背景下,此时包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多个城市在内的政策制定者已经感受到了潜在购房者的对低利率环境下投机客炒高房价的情绪,开始征收更多的税收来打击全球炒房客。

据路透社稍早前称,如果当情况变得更糟糕时,甚至将国外买家的空置房屋强制征用为廉租房的情况或都有可能会发生,这就意味着,换句话说,这些炒房客的的房产事实上已经被"充公"了,而额外背负长达数十年的债务大山,与此同时,等待他们的或是一场新的局部次贷危机。(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