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会勾起少女心的迪士尼,最欢乐的《阿拉丁》

口袋电影频道

发布时间:19-05-2420:25

说到经典重现,还得看迪士尼。

童年经典,大多数作品重新翻拍,很难讨得观众欢心。

要么过于谨慎,原样照搬,与旧有版本相差不多。

要么改动过了头,大刀阔斧,观众从电影院里出来,立刻怒给差评,谴责编剧导演毁童年。

然而对于迪士尼来说,将老IP重新翻拍,也算是手到擒来的事。

毕竟是拥有海量IP的迪士尼爸爸。这不,这几年的《花木兰》《灰姑娘》《沉睡魔咒》《美女与野兽》接连上马。

在迪士尼的魔法之下,传统的公主形象,又迸发出了新魅力——

比如说这部《阿拉丁》。

《阿拉丁》是迪士尼最有名的IP,当年一问世就引起轰动,全球票房也一鸣惊人,在1992年拿下五亿美金。

而这次翻拍,迪士尼也是颇费心思,请了盖里奇来执导。

盖里奇作为好莱坞的知名导演,在IP改编上其实颇有心得。

他在国内最出名的《大侦探福尔摩斯》系列,时隔多年,仍然被粉丝念念不忘地“催更”。

更别提他早些年拍摄的《两杆大烟枪》《偷拐抢骗》,如果说谁能把从贫民百姓一跃成为王子的阿拉丁,拍得活灵活现,那擅长拍街头小混混的盖里奇,绝对是首选。

也无需担心在盖里奇的手下,这部迪士尼会缺失了属于儿童的天真气。

在此前《阿拉丁》在欧洲首映时,盖里奇就透露,他之所以会和迪士尼合作这部合家欢真人片,是为了他的五个孩子。

《阿拉丁》在剧本阶段,就已经先由这些最适合迪士尼童话的小观众们过了目。

如果说有什么能在盖里奇快节奏的导演风格和迪士尼原本梦幻元素中搭建起桥梁,不得不提这部影片的音乐。

新版《阿拉丁》有过去你曾经听过的经典老歌。

比如那首最出名的《A Whole New World》。

不过这次迪士尼还请到了作曲家艾伦·门肯、《爱乐之城》的作曲本杰·帕塞克和贾斯汀·保罗,想必这部《阿拉丁》又会有些极为动听的旋律,可供观众无限单曲循环了。

既然有了盖里奇,疯狂追逐让人荷尔蒙飙升的镜头,必须是影片最亮眼的部分。

刚一开场,原本只能通过二维表现出的灵活逃脱动作大戏,就被盖里奇用现实的镜头再次重现。

上房,跳窗,小巷追逐,真人版本的阿拉丁带着公主上蹿下跳,宛如演了一场真人版的刺客信条。

也正是这点对于城市的了解,和在泥头中求挣扎的活力,将深居宫中的公主,牢牢吸引住。

谁能逃脱坏小子的魔力呢?尤其这个坏小子虽然是个小偷,却还有着金子般的心。

同时,这个坏小子比起原版中并未猜破公主身份的阿拉丁来说,则有着更为善良和主动的一面。

虽然认为公主是来自宫廷的侍女,但也并未因此而动什么坏心思。

相反,当他被公主误解偷窃了自己的手镯,更勇敢地进入皇宫,主动对公主阐明真相,甚至还愈发大胆地主动追求。

而2019年的这位公主,也同样配得上这位大胆的阿拉丁男孩。

这位公主由26岁的印度混血儿Naomi Scott饰演,如果有观众看过2017年美国版《Power Rangers》,想必会对她饰演的粉红战士印象深刻。

在选拔中,Naomi Scott击败了两千人脱颖而出,在银幕里,她也为公主形象增添了更强有力的一笔。

迪士尼有一条经典:公主不需要王子来拯救。

她的爱情不一定要来源于王子。在整部影片中,公主从来在意的不是自己的爱情,子民的幸福,苏丹王位的归属,阻止心怀叵测的宰相发起战争,这些才是公主最在意的事。

即便阿拉丁在神灯的指引下,化身王子,她也并未轻易动心。

在迪士尼的新版改变中,合家欢的现代故事,有了更为现实的色彩。

童话终究是童话,摇身一变穿上华丽服饰,就能一路顺风娶到公主,这对于孩子来说或许天真动人,却不是现实中的逻辑。

在阿拉丁与公主初见面的时刻,阿拉丁的笨拙表现得更为明显了。

他结结巴巴地试图讨好公主,但却笨拙得像是个街边售卖果酱的小贩,惹得所有人都陷入尴尬之中。

而随后在神灯的帮助下,阿拉丁在舞会上大出风头,又被认为是奔着王位而来,只为谄媚苏丹,争夺权力。

这种表现,为子民和国家着想的公主,自然不会垂青于以假象示人的阿拉丁。

只有在他开始展示出真实的一面,带着公主畅游城市,表现出他对这种城市的熟悉之时,公主才开始心动。

这正是老调新谈:同样是对于爱情的追寻,虽然故事还发生在久远的过去,但所有的故事,人物,都已经被重新改写。

追求一位诞生于2019年银幕上的公主,过去的一套已经行不通。

相信许多追求女孩的男孩,也会在这一幕中有所触动。

这是女权吗?不,这只是现代社会的女性。

公主拥有的娇宠生活、来自家庭的宠爱和禁锢,以及高高的围墙,都无法束缚现代的女孩儿们。

甚至连影片中的神灯精灵,也有了更切实的追求。

让原本更具幻想色彩的角色充满人性,一直是迪士尼近些年来在真人片中努力的方向。

原本是金手指道具的神灯有了属于自己的追求:

不仅仅是自由,他还爱上了公主的侍女,希望能变成一个普通人,展开新的生活;

影片中的反派贾方也不再是仅仅渴望权力,他变得更传统,更复杂,野心的宏图也变得更精细:

瞧瞧他常对公主说的话:闭嘴,当好你的花瓶。

传统对爱情和婚姻的观念,让这位反派成为了阿拉丁的对立面。

对于权力的渴望,让他第一个要求就是变成苏丹,并且因为获得了权势就能掌控国家而得意洋洋;

但很不幸,公主甚至不需要魔法,就凭着对手下的了解信任,将兵权掌控到了自己这边;

而他试图夺权篡位的原因,也不因为他仅仅是个渴求权力又无能的人,而是认为自己能比苏丹更好地管控整个国家。

邪恶不只是邪恶,更有了一些权力中迷失灵魂,执迷于保守和暴力的复杂内核。

而这一点,又恰好能在现实中窥见一星半点。

这正是迪士尼将旧故事讲出新意的魔法所在:

公主故事或许会过时,但爱情和传统的阻碍,则是永远也讲不腻的话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