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游戏一场梦,问题缠身的恺英网络“惊雷”不断

格隆汇

发布时间:05-2014:57

5月19日,恺英网络(002517.SZ)再次爆出“惊雷”。

根据公司公告,公司董事、总经理兼财务总监陈永聪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这已经是公司近一个月内第三名高管接受公安机关调查。

(来源:公司公告)

此前,公司副总经理冯显超因涉嫌个人经济犯罪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王悦也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一、曾经的荣耀

恺英网络成立于2008年,起初由冯显超、钱华二人出资成立,后钱华将股份全部转让给王悦、冯显超。转让之后,王悦持股62.5%、冯显超持股37.5%。自此王悦正式成为公司实控人。

刚开始,恺英网络只是做小游戏,但是通过腾讯朋友网的导流,其研发的游戏获得海量的注册用户,游戏流水实现爆发式增长。其中,比较有名气的《捕鱼大亨》就是由恺英网络研发的,该游戏曾被腾讯选为应用之星,日活跃用户数百万,注册用户超过3000万。

随着互联网进一步深入发展,恺英网络开始转变经营方向,借助研制的《蜀山传奇》、《全民奇迹MU》等大受欢迎的页游完成了华丽的转身。2015年,恺英网络作价63亿借壳A股公司泰亚股份登陆资本市场。

值得称道的是,当时恺英网络与泰亚股份签署业绩对赌协议,承诺2015-2017年度预估净利润分别不低于4.6亿元、5.7亿元和7亿元。事实上,恺英网络2015-2018分别实现净利润6.55亿元、6.82亿元和16.13亿元,均超额完成三年业绩承诺。

恺英网络华丽转身的背后,作为实控人的王悦也迎来了的人生巅峰。2016年,王悦以66亿元的身家入选“2016胡润全球富豪榜”,成为中国最年轻富豪。

二、业绩转折点

作为以游戏研发为主业的恺英网络,成也游戏,败也游戏。

受到2018年国家对文化娱乐行业政策收紧、游戏版号暂停发放的影响,加上旗下手游《阿拉德之怒》涉嫌抄袭《DNF》,腾讯将恺英网络告上法庭,导致《阿拉德之怒》被下架。作为恺英网络近两年的重要游戏产品,根据2017年年报披露,该游戏上线后月均流水1.5亿,被禁后对公司经营业绩的影响可想而知。

从公司2018年年报可以看出,恺英网络的营收和净利润均出现较大幅度下滑。年报显示,恺英网络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22.84亿元,同比下降27.1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74亿元,同比下降89.17%。

(来源:2018年公司年报)

从2019年的一季报来看,恺英网络的业绩仍不乐观。一季报显示,恺英网络实现营收6.7亿元,较上年同期的6.3亿元增长了6.73%;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839万元,较上年同期的2.47亿元下降64.15%。

(来源:2019年公司一季报)

而从公司二级市场的股价表现来看,公司股价近两年来持续走低,从高位的19.27元下跌至目前的3.30元附近,期间跌幅超过80%。

(来源:富途牛牛)

三、问题多多,危机重重

根据公司董事会换届选举的公告,今年1月,恺英网络第三届董事会任期已满,公司准备对第四届董事会进行重组,其中联席董事长金锋、总经理陈永聪和公司创始人冯显超被推荐为董事候选人,王悦不在其中。

但事情的反常在于,冯显超2月27日向公司发函,称自己不再计划担任公司董事,王悦因此得以提名自己为第四届董事会的董事候选人,并在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通过表决。这也被视作为王悦不甘轻易离开自己一手创立的公司的象征。

但王悦在当选董事仅一周后,突然宣布因个人原因辞职。三天后,恺英网络发布公告称,王悦失联。5月6日,公司发布公告,公司实控人王悦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此外,公司今年高管离职的还有公司财务总监和董事盛李原,独立董事李立伟、叶建芳、任佳和田文凯,以及董事会秘书李硕。Wind数据统计显示,在2019年3月,恺英网络董事会和高管出现大规模离职,离任人数高达14人。

(来源:wind,公司公告)

除了业绩连续承压、管理层动荡外,恺英网络还面临着高溢价收购、多项诉讼缠身、股权质押等多重危机。

从恺英网络登陆资本市场以后,就连续进行了多项大手笔的收购,其中包括不少高溢价的跨界并购。

(来源:wind,公司公告)

2016年6月,恺英网络通过全资子公司上海恺英以2亿元的价格,收购浙江盛和网络原股东金丹良、陈忠良共计20%的股权,估值为10亿元。后在2017年7月,恺英网络又以16亿元的价格,收购金丹良持有的51%的浙江盛和股权,其估值已经达到了31亿元。

备受市场质疑的是,收购标的从之前的10亿涨到31.5亿元,仅仅过去不到一年的时间,但收购价却翻了三倍。还有就是16亿多元的款项付款方式也令人生疑。一般而言,上市公司的收购付款,会根据收购标的每年的业绩完成情况,分几次付款,往往要用几年的时间。但恺英网络协议中为先付定金1.2亿元,然后根据恺英网络完成募资之日起10个工作日内,一次性付完余下款项。

同时,从公司公告来看,公司目前运营的多款游戏牵涉重大争议、深陷多起国际、国内仲裁。除了涉嫌侵害腾讯公司游戏著作权,《阿拉德之怒》被禁外,还有公司子公司浙江欢游与韩国娱美德协议履行争议,一旦败诉,将面临将近人民币15亿元的索赔额。另外,公司2018年收购浙江九翎,也与韩国传奇IP存在争议,要求浙江九翎支付最低保证金、月度分成款等合计人民币1.71亿元。更为关键的是,公司主要运营的游戏项目《蓝月传奇》,所涉授权在2018年10月22日已经解除,未来能否继续运营存在重大不确定因素。

从商誉情况看,通过超高溢价的并购,恺英网络在2017年至2018年期间的商誉急剧增长,截至2018年底已经飙涨至29.51亿元,这为此后的业绩埋下了一颗巨雷。

(来源:wind,公司公告)

多个游戏项目均牵涉重大争议,不仅存在被迫停止运营的可能,甚至还可能面临巨额索赔,恺英网络经营及盈利能力的可持续性令人担忧。

另外,根据公司近期公告显示,公司实控人王悦所持公司股票累计被轮候冻结1,449,510,192股,占本公司股份总数的 67.34%,占其所持本公司股份总数的314.04%;旗下人骐飞投资累计被轮候冻结114,085,223股,占本公司股份总数的5.30%,占其所持本公司股份总数的100%。 股东冯显超所持本公司股票累计被轮候冻结 431,658,621 股,占本公司股份总数的 20.05%,占其所持本公司股份总数的 165.72%。

(来源:wind)

雪上加霜的是,根据公司公告,公司持股 5%以上股东海桐开元兴息计划 6 个月内,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本公司股份合计不超过 43,050,000 股 ,约占公司总股本的 2.00%。

而根据数据显示,该股东在今年以来就开始大幅减持,累计减持幅度已超过总股本1%。

(来源:wind)

从上述种种情况看,恺英网络目前所面临的问题实在太多,公司多方面异常糟糕,已经对公司的经营发展产生了明显不利影响,并且从趋势看,这种局面在段时间内还难以看到扭转的希望。因此,对于此种公司,建议投资者还是谨慎对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