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图书馆将向社会开放惹争议,学生:我们自己都不够用

大学与教育

发布时间:05-0921:48

本文募格学术整理自中青在线(北京)、上观新闻、澎湃新闻(俞骄) 、新京报、红网、深圳新闻网

高校校园大门是否应向社会公众开放的问题还在争论不休,近日,江西省教育厅发布的一个文件又将这次争论升级到了一个新的高度。那就是,决定将高校的图书馆向社会开放试点。

如果说校园大门的开放矛盾点在可能造成学生学业生活上的不便。图书馆的开放则是学习资源的一次大争论。一边是本校学生都可能不够用的图书馆位置,一边是图书馆资源的最大化利用。高校图书馆开放,你支持吗?

江西:试点开放高校图书馆

5月5日,江西省教育厅发布《关于进一步推进普通高等学校图书馆向社会开放的通知》(下文简称《通知》),要求省内11个高校图书情报工作委员会常务图书馆面向社会开放试点。

《通知》指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图书馆法》和教育部《普通高等学校图书馆规程》(教高〔2015〕14号)有关要求,推动全省高校图书馆应开放尽开放,能开放尽开放,大力丰富服务内容与方式,致力实现共建、共知、共享,将开展高校图书馆面向社会开放试点。

《通知》要求,基础较好的南昌大学、江西师范大学、江西农业大学、江西财经大学、华东交通大学、江西理工大学、南昌航空大学、井冈山大学、江西中医药大学、江西科技学院、江西旅游商贸职业学院等11个高校图书情报工作委员会(以下简称“高校图工委”)常务图书馆,要积极开展面向社会开放试点,结合本校实际,因馆制宜、因地制宜,在不挤占学校教学科研资源的前提下,有条件逐步向社会公众开放。在此基础上,逐步形成结合学校实际、体现学校特色,积极稳妥面向公众开放的新格局。

此外,还将加快数字图书馆平台建设,加快“江西省高校数字图书馆”移动端开发,打造方便快捷的移动阅读服务平台,更好实现电子图书资源的对外开放;完善校际图书资源共建共享机制,发挥江西高校图书馆联盟的作用,推动全省高校图书馆传统文献和数字资源的整合,实现校际间图书资源共享、信息互通等相关措施。

《通知》指出,高校要以图书馆为平台,主动接纳社会组织参观学习,组织开展中小学生研学活动,开展读书公益活动,举办论坛讲座,联合开展公益文化活动。要加强与文化部门的沟通,融入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推动公共图书馆、高校及专科图书馆等不同机构体系图书馆的资源整合,实现各馆资源互补、互惠共享,共同推进面向社会开放服务。

根据时间安排,各高校要尽快明确落实的时间节点,并将图书馆面向社会开放的时间、范围、活动形式及相关实施方案,于5月30日前报送省教育厅,由省教育厅汇总后向社会公布。

引来争议不断

该《通知》一出,立刻引来争议不断。

与公共图书馆相比,高校图书馆的功能更侧重科研和学术研究,大量珍藏古籍孤本不适合被大量翻阅。并且,就算开放了,又如何保证高校图书馆的资源能被最大化利用和保护?如何应对高校图书馆向社会开放产生管理及安全问题?因此,很多人持坚决反对的意见。

事实上,高校图书馆的阅览座位是非常紧缺的。很多在校大学生除了上课时间以外几乎都在图书馆,为了占位子排长队的情况非常普遍。

△早上6点半,千名学生冒雨在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图书馆前排起长队等待开馆,来源:微博@郑州大学城儿

因此也有人觉得图书馆位子本来就少,国民素质还有待提高,夏天一群人蹭空调,学生怎么办?

可相反的,也有人觉得

高校是由全体纳税人供养的。所以说,高校除了要保障在校师生的切身利益,也要兼顾一些服务社会的职能。而事实上,高校图书馆也要发挥公共图书馆的职能,这已经被写入法律。2018年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图书馆法》,其中第48条与55条分别规定:国家支持学校图书馆、科研机构图书馆以及其他类型图书馆向社会公众开放。

而且也有人指出,中国高校图书馆的利用率尚有提升空间。中国传媒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北京大部分高校资源使用情况和满意度都处于60-75分区间,一些学校图书馆资源使用率偏低。图书馆里灿若星海的文明硕果只能躺在书架上蒙尘,而不能满足人的求知欲,本该活的知识就成了死的知识。

公众走进高校图书馆,有望提升高校图书馆的利用率。高校图书馆的读者多了,不一定是一种负担,很多时候读者是图书馆的宝贵财富。

图书馆开放并非首例

其实,高校图书馆开放也并非首例了。不过以前面向的对象为中小学生,直接面向社会人士开放的还是极少。

2015年起,北京就有高校图书馆开始面向中小学生开放。然而,当年只有近2万名中小学生走进高校图书馆。

2016年,累计有56所高校图书馆对中小学生开放。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京林业大学等名校图书馆仍在开放之列。

这些图书馆对中小学生开放的时间各有不同,但国家法定节假日及寒暑假不开放。当时,唯一一所周末开放的是北京信息科技大学图书馆。每所学校的开放频率也有差异,十余所高校图书馆每个月只开放一次。

7成图书馆还给参观设定了其他“门槛”,“集体预约”成为出现频率最高的词语。最严苛的图书馆需要提前两周集体预约。

一位高校老师直言:“高校图书馆资源丰富,但并非完全适合中小学生阅读,而且有些是文献档案资料,本身也不适合外借。一些故事类、科普类的藏书,其实并非高校的特色。”

榆垡中学学生参观首都师范大学科德学院图书馆。来源:首都师范大学科德学院信息宣传中心 图:校记者团 卜凡

在当时,也有很多家长表示希望可以定期去高校图书馆借还书,真正将这些文化资源利用起来。

市民孙女士是一位初二学生的母亲,她说:“希望更多图书馆可以周末开放,而且适当放宽预约人数的限制。现在大部分高校图书馆都得刷卡进入,能否也给学生和家长办理一些门卡,方便学生更好地利用这些文化资源。”

总的来说,高校图书馆是否应该开放。争论双方的观点似乎都有道理。有关专家表示,高校、科研院所图书资源向社会开放意义重大,等不得也急不得。希望相应部门对社会人员准入认定、突发应急责任划分和运营成本的分摊划分、政府公共资源与高校的同步协作等进行明确。

你呢?你觉得高校图书馆该向社会开放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