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逐渐成为美术领域的新分支 带来全新的作品形式

VR网

发布时间:19-04-3020:02

丹尼尔·伯恩鲍姆(Daniel Birnbaum)去年夏天宣布将辞去瑞典现代美术馆馆长一职,加入一家虚拟现实初创公司,这让艺术界大为震惊。

这位瑞典策展人已经到达了个人职业生涯的巅峰,他经常与一些艺术界最负盛名的机构合作。除了位于斯德哥尔摩的现代博物馆外,伯恩鲍姆还领导了威尼斯双年展和一所著名的艺术学校(法兰克福的St delschule)。他曾是英国特纳奖的评审团成员,并组织了无数场当代艺术展览。

为什么他要放弃所有这些荣誉,转而去投身VR这样一个处于初级阶段的行业呢?

丹尼尔·伯恩鲍姆(Daniel Birnbaum)

“这很令人兴奋,因为这是个未知数。”伯恩鲍姆在新雇主AcuteArt的伦敦总部接受采访时说道。“这个决定是出于我对艺术和技术的兴趣。我想人们希望我接管德国的另一个博物馆。这是非常正常的。“

在今年2月的一次采访中,现年55岁的伯恩鲍姆在加入AcuteArt几个月后显得轻松而精力充沛。他在萨默塞特宫(Somerset House)办公,这是一座新古典建筑,可以俯瞰泰晤士河,在开展Acute Art的工作之外,伯恩鲍姆也在策划一个新的项目:5月2日至5日开幕的位于纽约弗里泽的“Electric”。

VR一般需要使用头显,将用户置于沉浸式环境中带来高分辨率体验。视频游戏开发商已经发现了这种媒介在商业上可行的用途,且电影制作者也已经涉足其中,威尼斯电影节专门为VR作品设立了VR单元。

慢慢地,虚拟现实也进入了当代艺术界,艺术机构用这些笨重的头显展示有生命力的作品。例如2017年惠特尼双年展上Jordan Wolfson的“Real Violence”,展示了作者在街上残忍地袭击了一名陌生人,引起了轰动;2016年柏林双年展,JonRafman的“View of Pariser Platz”展示了著名的柏林广场被爆炸摧毁的场景。

Anish Kapoor的作品“Into Yourself, Fall” (2018)

许多人对虚拟现实的无限可能性感到兴奋,但我们不得不承认这个技术目前还存在一些问题。长时间的VR体验会引起眩晕感,设备昂贵且笨重。虽然市场在软件和硬件领域都有大量投资,但VR头显仍然主要用于游戏领域。目前还没有一个完美的方案,让没有高端VR设备的普通用户得到真正的虚拟现实体验。

涉足这个初长成的领域,AcuteArt把自身看做是一个介于制作公司和艺术工作室之间的角色。它致力于创作当代艺术作品,一开始是一群世界著名的艺术家,他们对VR媒介完全陌生:Anish Kapoor, Jeff Koons和Marina Abramovic都与该公司合作制作了他们的第一部虚拟现实作品。

在纽约弗里泽,伯恩鲍姆展示了几幅由Acute Art出品的艺术作品,比如Kapoor的“Into You,Fall”,这是一部令人有些反胃的作品,以及R.H.Quaytman的新作品。伯恩鲍姆说,他知道这可能是一些观众的第一次虚拟现实艺术体验。对于传统艺术界来说,这是一件新奇的事情。他希望这种方式能够引起观众的好奇心。

Acute Art针对艺术家的作品需要,制定不同的制作过程。例如,Abramovic的作品需要制作一个非常详细的三维化身,观众需要从不断上升的海平上拯救他;Koons则想要一位金属芭蕾舞演员在一个花园里起舞。

这意味着工作室要随着每一项新的作品而改变工作内容:第一周,一排电脑屏幕显示出团队成员正在进行数字动画制作的动物;下一周,他们又在为Antony Gormley的作品“Lunatick”模拟NASA的数据,这是一项与天体物理学家Priyamvada Natarajan合作完成的工作。

Acute Art的首席技术官Rodrigo Marques与艺术家密切合作。今年2月,Marques负责监督Gormley作品的程序设计,按照艺术家的要求,使用设计和动画软件尽可能真实地再现空间环境。

Rachel Rossin的作品 “Man Mask” (2017)

这件作品开始于观众独自探索一个遥远的岛屿,然后上升到大气层并降落在月球上。在那里,观赏者可以在低重力环境中漫游,穿越陨石坑表面。想要打造这样的体验,就需要以毫秒为单位处理大量信息。模拟空间所需的视觉数据量是巨大的。

Marques说:“对于每一位艺术家来说,你都需要找出与他们合作的最佳方式。这很有挑战性。”

高质量的技术解决方案并不便宜,但是AcuteArt并没有向合作的艺术家收取费用。AcuteArt还向瑞典艺术收藏家GerarddeGeer及其子Jacob提供资金。其最初的商业模式是让拥有VR头显的用户每月付费购买作品,但2018年6月AcuteArt取消了收费。

现在公司的重点是通过AcuteArt应用程序,免费提供360度视频。与VR头显体验相比,它们的沉浸感要差一些,但任何拥有智能手机的人都可以下载使用。该应用程序还提供了谷歌Cardboard的适配版本。

Antony Gormley的作品“Lunatick.”

AcuteArt的传播总监艾琳·杜说:“我们希望更大规模地推广这件事,这是我们的目标,所以必须让它更容易获得,触及更多受众。”

虚拟现实最大的挑战之一是如何让广大受众体验到。在头显被广泛使用之前,AcuteArt正在利用手机上的360度视频或者在画廊和展览中提供VR头显,让更多受众体验VR。

伯恩鲍姆在展览中选择了他作品的简化版本,简化了作品与观众之间的部分互动,以便更多的人可以观看,观众可以在虚拟世界中走动,但不会与环境产生互动。复杂的交互需要时间向观众解释,而这会减缓事情的进展。

伯恩鲍姆提出了更多的问题:“VR艺术品如何收集?它会被卖掉吗?“不过他并不急于解决这些问题,他承认未来是不确定的。

虚拟现实可以为抑郁症患者带来积极情绪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