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穆:996工作制是对国家经济发展严重的伤害

特穆的前沿生活

发布时间:04-2816:57

本来不在自媒体平台写此类稿件,应业内朋友邀请,谈谈看法。

前段时间,马云、刘强东和搜狗周小川等为“996工作制”站台的言论,引起广泛议论,引来了不少指责。虽然马云后期又发布“反对996,向奋斗者致敬”的观点来为自己解脱,但是异见的声音依然不断,批评的声音更多,甚至招来党媒公开批评这些力挺“996”的言论。

“黑心资本家剥削”也好,“榨取劳动者价值”也好,大家讨论的还是劳资问题,甚至事关劳动者“幸福感”。360的周鸿祎也公开表示:“谁能真正平衡好家庭和工作,我叫他一声大爷”。

不可否认的就是,对于一个人来说,工作和家庭是一个很难都能完美顾及的。挺996也好,反对996也好,大家都在争论的是工作和家庭的平衡点。目前来看,多数996的论点基本也基于此。

或许是中国互联网经济真是进入到寒冬,裁员潮之后,就是利用现有的雇员高负荷工作,原来2个人干的工作,现在由一个人在延长的996时间内去做。由此看来,马云和刘强东等互联网行业的雇主追捧996也不为过。毕竟寒潮之时,企业生存下来才是王道,996也是个减轻企业成本的方法。

硅谷投资人:996带来的是社会问题 应该反对

近日,来自硅谷的天使投资人、Founder Space创始人Steve Hoffman与特穆谈起关于996的一些事,Steve Hoffman也发表了关于996的一些看法。

天使投资人、Founder Space创始人Steve Hoffman

首先,Steve Hoffman是完全反对马云的观点,他认为996工作制是非常不健康的。他曾经在深圳的一些中国公司发现,午餐的时间屋子关灯大家都在桌子前睡觉,因为日常他们没有充足的休息时间。

Steve Hoffman表示,中国人的专心工作程度要远远高于美国人。在硅谷,雇员们更愿意有双休日,多数人在休息时间更愿意把时间花在陪伴家人上,基本上会在18:00后下班,而且很少看到有人在午餐时间睡觉。

硅谷工作的人们,更多时间是利用午餐时间去聊天、分享信息和经验。这些行为相对于中国公司的超负荷劳动方式来说,更有利于公司效率提升。

一项研究表明,韩国人的工作时间比其他任何人都多,但他们的生产率是最低的。原因企业效率不会因为工作时间多就会提高,而是要更有效的利用时间。尤其是需要创新和创造力的工作。如果员工筋疲力尽,就不会想出高质量的想法和创新突破。

另外研究还表明超负荷工作会导致压力、心理问题和健康问题。社会必须为996付出隐性成本,例如医疗费用的提升。另外还有一个数据也表明996工作环境下离婚率更高。孩子与父母的接触少,也会衍生一些社会教育问题。谁能为此付出代价?

生命短暂,即使你的银行账户有很多钱,生活是空虚的,意义又在哪?Steve Hoffman认为这个社会必须优先考虑人而不是企业利润。当你人生走向尽头时还有什么更重要的:花在工作上的时间?还是你的亲情、友情或者是美好的记忆?健康的平衡使生活更有价值。从长远来看,合理的工作时间这是对社会最有利的。

特穆的996观点

反对996工作制的观点,多数是员工立场;而力挺996的一定是老板或股东,即便是口头反对,哪个老板不希望雇员为自己多创造价值?

关于996 的劳资观点,大家讨论了很多、也很深刻,今天这里就不多言了。我们先回顾一下996舆论。

马云公开回应了新的观点为此前“996是福报”观点开脱:“不为996买账,但是为奋斗者致敬!”但直面理解,马云还是在支持996。需要强调的是,“996”也好,“007”也好,这些只是加长工作时间行为的一个概念化表述而已。反而对于创业者来说,有几个又是“955”?不过,马云将996或奋斗的观点言论始终与创业者、企业家绑定在一起。

特穆认为,作为创业者而言,确实要比常人多付出更多的努力,不仅仅在中国,即便是美国的硅谷,乔布斯与比尔·盖茨甚至是在超过996的工作节奏下成就今天的事业。

然而 ,让一个社会人人都是创业者是行不通的,都是老板谁当员工?一个健康的社会分工是很明确的。人人都是老板的社会是绝对不可能存在的。为此,马云可以致敬创业者,但不能把这种“致敬奋斗者”的价值观普世到其他层面。

作为雇员来讲,社会整体的超负荷工作时间,不仅对于经济发展造成影响,甚至造成不少例如健康、心理甚至是意识形态等负面社会问题。一个国家的繁荣发展变得毫无意义。例如今天的日本虽然经历整个社会高负荷工作后,目前缓和许多,但是造成了“不婚不育”“心理疾病爆发”等问题普遍发生,让老龄化的日本社会雪上加霜,为日本经济发展造成一定阻力,即便日本有世界顶级的工业制造业水平,产生的价值也未能有效弥补经济增长的乏力。

首先,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分别是投资、消费和出口。如果过多占用居民工作时间,居民的消费时间和场景将会大幅度萎缩,对消费的增长产生影响。而近几年我国在投资方面也放缓,中美贸易摩擦为出口也带来很大的阻力,如果让消费行为走弱,那么我们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都将会失去前进的动力。

试想一下,如果整个社会都996,谁会在疲惫的下班时间去购物、聚餐或者仅有一天的休息时间外出消费?这就不难让外界猜测:马云、刘强东等电商大佬是要通过996把大家的线下消费行为逼到线上?

然而,一个完整的商业社会,并不是电商独大的,电商只是提升了交易效率。像咖啡店、服饰店、餐饮和娱乐行业是要求一定消费场景的。尤其是在娱乐和餐饮方面,国家正在着力改善就业结构,努力提升服务行业就业比例,为此,996的用工思路对服务行业产生极大的“杀伤力”。

在欧美发达国家,虽然也有电商,但是消费者更愿意线下这种场景消费体验。对此,这些国家对工作时间的管理更为严格,几乎很少见常态化加班,甚至996这种说法。

如果有影响力的企业家,鼓吹或者奉行996工作制,是对社会和经济发展极不负责任表现。 毕竟这些言论会被其他企业负责人引用和效仿,形成扭曲的价值观风气。而且,996是企业家利己角度的观点,站在全社会的角度是自私的。

马云的言论讲给创业者听还是有鼓励作用,对自己的员工“打鸡血”也可以理解,但对于整体社会雇佣关系价值观而言,是错误的。

反思:在一些底层服务行业的从业者,超过996工作时间的比比皆是,他们难道不是努力工作奋斗者?那么他们的幸福回报在哪里?很可能干一生也不会有起色,毕竟是从事低端工作。就例如特穆居住小区的一个水果售卖商贩,凌晨5点从新发地已经批发回来水果,到晚上10点收摊,而且一周没有休息时间。面对高额的住房、医疗和子女教育支出,可能是一生的水深火热。

呼吁:假日经济对整体经济发展的作用也不小,相关部门可以着重从法律层面保障。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