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故宫修……故宫

龙升尺木

04-1911:14

最近各大平台刷爆了一条消息: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退休,继任者为原敦煌研究院院长王旭东。

为什么一位博物馆院长退休的消息这么火热呢?

提及单院长可能都不太了解,但说起故宫大家都知道,特别是近两年,故宫的官方形象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这些变化都是在单院长2012年上任之后发生的。比如民众喜闻乐见的故宫淘宝店,是这样的,

这样的,

卖一卖书签、日历啥的也就算了,还卖月饼,

卖手表,

甚至卖口红,过分了啊。。。

网络形象只是冰山一角,故宫本身的变化更是巨大。

早年的故宫,一票难求,游客们挤在几个售票窗口前排了半天队,好不容易进去却基本只能延着中轴线,人推着人匆匆而过。椅子、厕所都不够用,想要休息只能就着石头上、栏杆上。游客,真的只是游客,匆匆看一眼紫禁城啥样就过去了吧。72万平米的故宫,只有百分之三十的地方开放给公众,剩下的地方,不是在修缮中,就是沦为了工作人员的停车场地,以及被为了方便而搭建的各种棚屋占据。

占地72万平方米的故宫

“故宫馆址宏大,但70%的区域竖起了“非开放区,观众止步”的牌子; 故宫藏品多,但“90%的藏品都沉睡在库房里,谁都看不见”; 故宫观众多,但80%的观众进了故宫就看看皇帝上朝、睡觉、结婚的地方。”

面对这样的状况,单院长决定全故宫范围内禁止车辆通行,所有工作人员的车辆通通不允许停在故宫内。拆除了近200栋现代建筑,暂停所有百年大修工程,改为研究保护性项目,修缮各建筑,得以有地方将藏品从库房中陈列出来。并增设了30多个买票窗口,等等不胜数的各项整治工作。

这其中还有一个小故事,单院长上任之前,担任国家文物局局长,当时的故宫里有十三家文物局下属单位。单院长便和故宫前任院长一块一家家的把这些单位迁出,但故宫环境好,大家都不想搬,纷纷要求提供各种条件才肯搬走。等到所有单位搬走的第二年,单院长就被临时调配到故宫担任院长了。

单院长由此感叹:“多做好事,最后可能就落在自己头上了。”

拆迁效果图

午门环境变化

整顿之后的故宫,再也不是高高在上,和我们没啥关系的国家单位。现在的故宫,开放面积从百分之三十扩大到百分之八十,地上一层不染,全区禁烟。广场上有可以容纳1万多人休息的木椅和树凳。

紫禁城开放面积从52%增加到76%(2014-2016)

现在的故宫,可以赏月

可以观雪

可以吃火锅

可以夜游

2019年上元节,故宫六百年来首次夜间对公众开放

甚至还能撸猫(雾)

单院长给故宫流浪猫取名“平安”,取自“平安故宫”之意。“有了它们,故宫再没有鼠患了。”

那么单院长所做的就仅此而已吗?小庐不这么认为,这些只是比较容易看得见的变化吧,更深层次的,是单院长改变了大众的认知。

小庐上文中一直使用“游客”一次,其实不太准确。来访故宫的人,单院长从不称做“游客”,而是称为”观众“。早年来故宫,大多是来玩的,看一看紫禁城,可能从中轴线顺着一晃就过去了,除去开放区域少的问题,人们心理其实没有把故宫当作一座”博物馆“。

这一现象自单院长来到故宫后慢慢发生改变。“要给观众和文物尊严”,是单院长长挂在嘴边的话。观众要有尊严,所以大规模整治故宫环境提供观展便利。文物要有尊严,所以沉睡在库房中的一百八十六万件藏品被得以被修复、以各种渠道方式全部公示于众。故宫淘宝,故宫APP,乃至单院长牵头的央视国家宝藏节目,都是以一种现代人可以接受的方式,将文物背后的华夏文明内涵传递给公众,使我们得以一窥古人的生活方式和精神,从中恢复文明自信。这是真正的文化复兴之路啊O(∩_∩)O

“例如当我们在村庄附近的考古现场拉起禁入线,竖起‘发掘现场请勿入内’的牌子,随后进行考古发掘的时候,是否曾想到深埋地下的文化遗存,与村庄中的民众之间可能存在的某种联系 。当我们小心翼翼地将这些出土文物运离当地的时候,是否曾想到应该对村庄的民众进行某种方式的展示和宣传,使他们了解我们工作的意义。这不仅仅是维护他们应有的权利,更有助于使他们在今后的人生中对家乡充满敬意和自豪,让他们的后代对故乡充满敬爱和自尊。”——《城市文化遗产保护与文化城市建设》单雾翔

而这文明自信从哪里来呢?不仅仅是从精美的文物、高超的技艺中来,更来自文物背后古人对世界的认知方式,华夏文明代代传承的某些品质。其中精华是鲜活而又贴近生活的,不仅需要靠文物承载,还要靠一代代的“人”来承载。

“《千里江山图》可以千年不褪色的秘诀就是:其所用原料皆为宝石矿物研磨而成,色彩艳丽。 首先要从大块的矿物质中敲打一些小块捣碎,然后过筛两遍,放到水中每天研磨8小时,连续20天,再分四层进行漂清。繁琐的程序,耗时又耗力,但是就是这样的踏踏实实的做好每一步,才能最终研磨出《千里江山图》的颜料。”

单院长就是这样的一位人。

“自此以后,单霁翔开启了“7×24”小时的工作模式,成了一位“时刻行走”的院长,履新后的5个月的时间,他走遍了传说中“紫禁城九千九百九十九间半的房舍”。“院长走路很快,我有时跟着都得小跑,我跟着他一间房一间房的看,他在前面看,我就在后面拍照记录。”在秘书周高亮的记忆中,每天进宫后和院长汇合,俩人从神武门西边院长办公室出发,向西沿着紫禁城红墙绕一圈,每天这4公里巡查让原本胖胖的秘书跟在院长身后生生练成了一个脚下生风的瘦子,这位时刻行走的院长也在例行巡查过程中走坏了20多双片儿鞋。 从小长在北京四合院的单霁翔在这样的行走中,摸清了世界上最大四合院的现状,从而破解了那个与紫禁城有关的传说:经过他详细统计,目前故宫博物院所管理的古代建筑数量共计9371间。其中紫禁城内8728间,紫禁城外端门、大高玄殿、御史衙门等处643间。——单霁翔:走遍故宫9371间房·《信报网》”

其实所谓的传统文化根本没有传说的那么神秘,那么文绉绉。

而是真真切切应用于生活中的。

就像单院长一样,尽心尽力的在自己的职位上为他人做点实事,这种行动就是我们的文化的精神内核之一。

所以故宫可以变得如今这样的活泼,不仅是因为这座博物馆无上的文物宝藏

更是因为千年之后,依然有人发自内心的尊重无数先贤的智慧结晶,并按照这些老祖宗们的教诲而行动。

所以,让故宫活起来的不是各种营销手段

而是真的把这些东西做到身上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