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产的黄金时代已过去,新能源汽车的豆蔻年华才开始

价值为锚

发布时间:19-04-1409:18

房地产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而新能源汽车产业的豆蔻年华才将开始。后者的发展过程正不断涌现令人兴奋的成果,譬如以电动汽车为主的新能源汽车销量首次突破100万辆大关。这意味着新事物的导入期已经结束,马上会进入快速放量的成长期阶段。

根据我国的《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2020年新能源汽车的产量目标为200万辆,保有量达到500万辆;2025年我国的新能源汽车占比超过20%,产量目标为700万辆;至2030年新能源汽车占比超过40%。除了中国,全球主要国家均已明确将以电动车作为转型的目标,并陆续停止生产内燃机汽车。

新能源汽车是个朝气十足的产业,目前正处于大爆发的前期阶段。巴菲特早在2008年就已认准了这个方向,并以8元/股的价格,投入18亿入股比亚迪。回顾过去十年的投资历程,巴菲特在8元买入后,股价继续下跌至6元,随后在一年内翻了十倍,然后又回到解放前。由于股票的价格长期看会围绕着价值波动,巴菲特选择慢慢地变得更富,至今仍一股未卖。

从新能源汽车销量突破百万开始,该产业的大爆发已成为铁板钉钉的事情。整个产业链的产值都会迎来巨大的发展空间,产业链内很容易蕴含重大的投资机遇。那么,我为什么特别青睐锂行业呢?

一个具有吸引力的公司,必然有长期创造现金利润的能力。先看下游的整车环节。整车制造是重资产行业,目前各大自主品牌的整车厂、造车新势力都在造势,口号喊得很响,但实际上许多厂商要么兑现不了PPT造车的诺言,要么没有志向、认为300公里续航就足够、造出一堆垃圾车用于短期套利,这些不争气的企业未来还需面对特斯拉和外资品牌的竞争。此次退补事件中,整车厂将会受到较大的短期影响,补贴的下降部分很可能需要整车厂自掏腰包来补贴消费者,否则易造成库存积压。

再看中游的制造环节,只有电机、电池和电控具备有较大的附加价值。特别在电池制造环节,目前我国的宁德时代已具备与日韩企业同台竞争的实力。虽然宁德时代的技术水平仍落后日韩企业一至两年的水平,但在能量密度、衰减率、稳定性等方面正在快速追赶。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仍然没有选择电池厂作为投资对象呢?一方面是估值的问题,但最主要的担忧还是该行业的技术革新问题。

短期看,在特斯拉的引领下,高镍化的电池路线已经脱颖而出,但几年之后,市场对技术路线的选择仍然是个问题。科力远当初压注镍氢电池,惨痛失败;沃特玛押注磷酸铁锂电池,频临倒闭;比亚迪坚持磷酸铁锂路线,结果将老大的位置拱手让出;宁德时代因为提早布局三元而后来居上。几年之后的技术路线不会产生一个定局。富锂锰基材料的技术突破、固态电池技术路线的选择、新负极材料的技术突破,这些都是极大的变量。当新技术出现时,过去的龙头即使已建立起基于旧技术的规模照应,无奈船大难调头,要想自己革自己的命实在不容易。再者,即使愿意掉头,届时又需要大量的资本开支。未来会不会又出现一些因提早布局新技术而坐上铁王座的优秀企业?行业的历史告诉我们,这个可能性还是不能忽视的。

此外,电机电控环节的情况更不容乐观。由于稀土、硅钢、铜等原材料价格上涨、行业产能过剩导致议价能力下降等因素的影响,2018年全行业的利润出现暴跌,相关上市公司的业绩惨不忍睹。大洋电机、双林股份、江特电机、信质电机、英威腾、正海磁材、方正电机、云意电气、蓝海华腾这几家主流企业中,有过半数的利润降幅超过100%。业内的200多家企业,或有过半将会被淘汰。

最后再看产业链的上游。各种材料大多数是同质化的,生产技术也比较公开透明,相关企业可以在较短时间内加大产能,从而导致剧烈的竞争。在这种情况下,相关企业的利润率将会被极大压缩,抗风险能力也较弱。同时,技术路线的变革也可能造成颠覆性的影响,例如负极材料目前以石墨为主,但未来的方向是硅碳材料,再久远的技术路线很可能是金属锂材料。再如电解液这个行业,几年之后一旦固态电池的技术成熟,就不需要再使用电解液了。相对而言,在产业链上游中用于制造电池正极材料的钴和锂比较值得重视。

由于钴是铜的伴生矿,产量的大幅提升有一定难度,较难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导致价格弹性较大。虽然钴生产商的股价容易在短期内出现较大涨幅,但从长期看,下游的客户必然会想方设法摆脱这种供应上的牵制,要么寻找替代材料,要么降低钴的使用含量。由于钴的作用是稳定三元正极材料的分子结构,防止锂电子脱嵌时插层结构的坍塌,技术人员只需寻找到有效的替代方案即可降低钴的使用量。目前特斯拉电池的钴含量已低至3%,未来将下降至0%的水平。宝马集团也宣布将在2020/2021年推出第五代电动汽车,届时将不再采购钴。

另一方面,基于元素的特性,锂是电池材料中不可或缺的核心元素。在元素周期表的同一族中,能对锂元素构成替代威胁的主要是氢元素和钠元素。可惜的是,氢元素利用和开发的各环节都面临着严峻的技术问题,比如要无污染又经济地制氢不容易(从石化提炼还是有污染,电解水又耗能高),氢的运输不容易(易燃易爆问题),加氢站、加氢管道的建设不容易(目前国内只有9座在运营),电堆的增效降本不容易(需要铂金作为催化剂),消费者心理因素的改变不容易(放个“氢弹”在车里怕爆炸)等等。氢能产业链的建设也远未形成气候,更适合作为电动汽车在某些地区或领域的补充,例如长距离的定点物流运输、极寒地区等。大概率而言,氢能汽车未来十年内都难以对电动汽车构成威胁。

至于钠离子电池,如果锂元素在地球上不是那么不稀缺的话,倒有可能具备替代利用的价值。然而随着全球锂矿山及盐湖被加大力度开发,产业链的经济性和成熟度的提升使得钠离子电池不足为惧,未来甚至会加速蚕食铅酸电池原有的市场。

纵观整个新能源产业链,个人认为锂行业是最有吸引力、且兼备确定性和成长性的朝阳行业。无论下游的技术路线怎么变化,元素周期表已决定了锂元素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期内,将处于不可替代的地位,因而有望随新能源汽车产业的爆发而创造出巨大价值。

回到当下,尽管行业的前景很美好,今年却是天齐锂业比较艰难的一年。巨额的财务费用、新工厂还需几个月的爬坡才能贡献出产量。之前曾说过,天齐的长期股东在2019年需要继续熬,起码要熬到三季度氢氧化锂工厂完成产能爬坡。但近日已有好消息接踵而至。

首先是天齐锂业参股的北京卫蓝新能源的固态电池一期项目于3月29日正式开建,项目总投资5亿元,一期项目投资1.8亿元。这是由中国工程院院士陈立泉主导的技术成果转化项目,天齐锂业则是卫蓝新能源的参股股东。

接着是公司宣布分别与韩国SKI及Ecopro签订了《长期供货协议》及《谅解备忘录》,将对2019年-2024年、2019年-2023年的经营业绩产生积极影响。这份公告意味着奎纳纳工厂已顺利跻身于世界顶级的电池供应链中。虽然公司的一季度业绩预告十分难看,或许未来的几个月仍会身处黑暗,但每一天的流逝都意味着更加接近拂晓的那一刻。

与此同时,锂行业的另一巨头$赣锋锂业(SZ002460)$ 亦不容忽视。锂企的护城河主要有两个,一是资源禀赋,二是加工knowhow。天齐胜于前者,而赣锋强于后者,两个巨头各有优势,但就短期的经营状况而言,赣锋会相对乐观些。其发展势头如火如荼,未来大概率也会在全球市场中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

(作者系刺猬偷腥,转载请注明出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