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虚幻的白日春梦?《白日美人》
关注

路易斯·布努埃尔——“超现实主义”鼻祖,他的实验性影片《一条安德鲁狗》将各种光怪陆离的隐喻和象征运用的惊世骇俗。仅仅十六分钟的梦境荒诞组合让后世分析琢磨了将近一个世纪,至今几乎所有的电影学院仍把此片当作电影教学的教材。

《白日美人》和《一条安德鲁狗》比起来平易近人得多,在六十年代,这部电影先锋性地突破了尺度,体现了佛洛依德的精神分析学说,布努埃尔也凭此片获得了第三十二届威尼斯电影节的金狮奖。《白日美人》在情色片外壳下有着心理片的内核。

片名《白日美人》即“Belle de jour”在法语中指一种只在白天开放的牵牛花,是片中女主塞维利成为妓女后的艺名。女主只在下午的2点至5点沦入风尘,其余时间仍然做她优雅高贵的资产阶级少妇,而“Belle de nuit(夜晚美人)”暗指妓女,所以女主的艺名一语双关。

影片一开场,就是塞维利的性幻想,她和丈夫共同乘着马车伴着铃声缓缓驶入,随即两人发生口角,丈夫指使两名车夫粗鲁地鞭打侵犯了她。

塞维利端庄典雅的外表之下,有着受虐的本质欲望。现实中塞维利的丈夫温柔体贴彬彬有礼,给了塞维利高级小资的物质生活。但空虚庸俗的生活无法满足塞维亚,她甚至不愿意和丈夫亲近。影片中一闪而过的她幼年时被水管工人抚摸的片段也许可以解释为塞维利受虐欲望的来源。

在出租车上,闺蜜对一位做妓女的朋友的嗤之以鼻启发了女主。丈夫的朋友赫桑无意透露出的妓院地址时刻萦绕在女主心头。在经历了一番心理斗争后,塞维利敲开了欲望之门。与其他妓女不同,她不是为了钱,是为了满足自己内心深处的欲望。趁着丈夫工作,她成为了下午2点到5点接客的白日美人。

第一次工作后,她将内衣焚烧,想洗去污秽,导演这时又设置了一场有象征含义的白日梦。一身白裙的塞维利被绑在柱子上,丈夫和赫桑将污泥扔在她身上,用语言凌辱她。女主的脸上竟浮现了微笑。白裙象征着塞维利高贵的身份,污泥是她肮脏的欲望。从这以后,女主陷入了欲望的泥淖之中,难以自拔。

她接待了形形色色的客人,热衷sm的教授、恋物又虐待的日本商人,恋尸的公爵。客人亡命之徒马塞尔的出现是电影的转折。

他和塞维利暗生情愫,渐渐不再满足于每日下午片刻的欢愉。塞维亚因与丈夫度假而失约令他焦躁不安,暴虐的马塞尔想要独占塞维利。终于,透露地址的赫桑来到妓院撞到了塞维亚,羞辱了她一番,这时塞维利又陷入了白日梦。 丈夫与赫桑决斗,赛维丽被绑在一棵树上,看着他们为她厮杀。最后丈夫赢了,亲吻塞维利。这场白日梦暗示了丈夫之后的命运。

被丈夫的朋友撞见后,塞维利决定在一发不可收拾之前离开妓院。马塞尔跟踪到她的家里威胁她,听到了“白日美人”的真名。塞维利并没有选择马塞尔,她对丈夫是爱,对马塞尔是欲望。受虐的欲望仍无法撼动她作为高贵少妇的生活常态。最终马塞尔将丈夫射伤瘫痪,自己被警方击毙。

赫桑最终将一切都告诉了丈夫,本来坐在轮椅上的丈夫突然站了起来,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甜蜜地搂着塞维利。铃声响起,窗外马车经过,正是开头的场景,只是马车上没有人。这是影片的一个谜,丈夫的突然痊愈是塞维利的又一个白日梦吗?还是说,之前所发生的一切,和结尾一起,全片都是塞维利彻头彻尾的白日春梦?

如弗洛伊德的理论,梦是人们潜意识的反应,是最不受拘束的欲望的体现。女主的白日梦·就是她欲望的折射,她种种看似不合常理的行为也就能被理解了。影片展现人们的空虚和欲求不满。将人内心深处的难以启齿的欲望赤裸裸地搬上电影荧幕,在当时可谓大胆。导演其实也不知道结局的含义。艺术源于生活,生活也是这样的虚幻,生活与梦境,哪一个更真实?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