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鳌亚洲论坛2019年年会深度报道(七):WTO改革

央广网

发布时间:03-2723:29

图片来源:博鳌亚洲论坛官网

3月27日第一场分论坛,集中讨论WTO改革问题。菲律宾众议长、前总统阿罗约、世界贸易组织上诉机构创始成员、前主席巴克斯、印度工商联合会秘书长切诺伊、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会长崇泉、意大利经济发展部副部长杰拉奇、美国前商务部长古铁雷斯、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等多位重量级嘉宾参与讨论。

WTO面临挑战,但并未过时

阿罗约指出,世贸组织是在全球化巅峰的时候成立的。现在,我们进入了全球化第三个阶段,但多哈回合并没有取得真正的进展,多哈回合的承诺没有兑现。美国原来是积极推动全球化的,现在它的态度趋于保守。这些都使WTO面临挑战,使局面趋于复杂。值得欣慰的是,中国对世贸组织非常重视,中国成为世贸组织的主要推动者。

崇泉说,WTO面临危机,最大的挑战是它被边缘化了。我们需要重振WTO的法治规则和多边机制,而不是单边主义。个别国家单边做的一些事情,损害了WTO的权威。

周小川表示,最近几十年,贸易不平衡问题上的日益情绪化,使得世贸组织的作用受到限制,争端解决机制和上诉机构遇到了问题。当然,我们要看到,世贸组织这个决策机构的效率还不够高,这也是它面临问题的原因之一。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时,20国集团领导人曾强力推动多哈回合,希望尽早达成协议。过了这么多年,多哈回合进展仍不如人意,说明这个机制的效率不够高,需要改革。

切诺伊认为,不能简单断言多哈回合已经过时,只不过人们的关注点现在转移到了所谓的“21世纪新议题”。多哈回合中一个很大的争议是农业问题。过去,发达国家给本国农业很多的支持;现在,发展中国家需要在农业问题上维护自己的利益。所以,我们要继续推动多哈回合,使世贸组织继续发挥作用。否则,共同发展就无从谈起。

重振多边主义信心,是WTO改革成功的前提

古铁雷斯说,在美国,共和党中总有一些人认为,国际条约是对国家主权的一种威胁。任何被认为影响到国家主权的议题都会受到质疑,这是我们现在面临的一个现实。从世贸组织到巴黎协订,从TPP到北约,概莫能外。本届政府对多边主义的蔑视根深蒂固,对国际组织的怀疑成为一种时尚。在这样一种氛围下,WTO改革只能是一种奢望。最关键的,是要改变华盛顿的政治氛围,重塑对多边主义的信心。

周小川指出,WTO改革的前提条件,是各成员国要有诚意。如果大多数国家都支持多边主义,世贸组织改革就有望达成一致并取得进展。如果个别大经济体坚持采用单边主义的做法,签署并将双边自贸协定作为其未来贸易体系的主干,WTO改革就会遇到很多挑战和困难。因此,我们还必须准备第二套、第三套方案。如果世贸组织改革不成功,需要再有一套方案,来支持自由贸易体系并遏制保护主义。

上诉机构危机

巴克斯说,对WTO来说,上诉机构危机是生死攸关(Existential)的一次考验。美国现在的总统为尽其所能摧毁WTO的法治,重点打击WTO上诉机构,因为上诉机构拒绝按照他的意愿做出偏向于美国的裁决。而上诉机构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以独立和公正的态度,对待所有的案件。这也是WTO规则赋予它的职责。特朗普政府批评上诉机构的法官超越了法定权限。在WTO164个成员中,只有美国一家如此指责。这恰恰说明问题不在上诉机构,而在于美国自己。

巴克斯认为,上诉机构危机必须现在就要解决。今年年底,上诉机构的法官很可能只剩下一位。法官人数不足三人,会影响到正常机制的运作,影响到成员国上诉的权利,而这个权利,是WTO规则赋予成员国的。

巴克斯建议,为改进和加强WTO的争端解决功能,应该考虑将上诉机构的法官从七名增加到十名;上诉机构的内部机制应够更加顺畅,要使法官连任免受美国总统的威胁。如果我们不加强上诉机构的权威,有可能会助长特朗普的气焰。上诉机构现在需要的不是改革,而是更多的支持。

发展中国家的特殊与差别待遇

周小川强调,多年来,中国一直以发展中国家的身份,积极参与WTO事务。在世贸组织中,中国不仅代表自己的利益,也为整个发展中世界仗义执言,为促进发展中国家的发展作出自己的贡献。中国现在如此,将来也是如此。当然,世贸组织的改革和规则调整,可能会涉及发展中国家的优惠待遇,这些细节可以根据具体的情况进行讨论。但是,不应忽视的是,WTO需要帮助低收入国家,推动这些国家的发展,使其从全球贸易体系中受益。

崇泉认为,世贸组织的改革过程中,必须要给予发展中国家特殊和差别待遇,这是世贸组织的原则。美国提出所谓的发展中国家“毕业标准”,会给世贸组织改革的谈判带来困难。

阿罗约表示赞同。她说,对发展中国家中的特殊和差别待遇,应该要持续下去,不应该被拿走,因为大家处在不同的发展阶段。改革WTO规则的时候,不要忘记有这样一个原则。

贸易扭曲与补贴

针对外界对中国所谓“贸易扭曲”和补贴问题的指责,周小川指出,中国经济经历了一个很长时间的、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过渡。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大幅度减少了市场扭曲行为和不合理的补贴。但是,因为这是一个转型的过程,要花很多年的时间,所以还会出现一些扭曲的残留。中国政府非常愿意加快改革的进程,来消除这种扭曲的状况,这些扭曲最终是会逐渐消失的。

还有一种情况:这种扭曲可能是由于误解所造成的,需要做一些澄清的工作。比如,中国是一个大国,在执行的过程中可能会出现各地不一致的情况,中央政府的政策可能在地方层面的执行上不尽一致,地方可能会有一些不当的行为,但这不代表中国政府的政策。

对于中国来说,我们要直面这样的挑战,直面外界对我们的批评,其中一些批评对我们来说是有益的,可以帮助我们、推动我们作出决策,进一步加快改革开放的进程,进一步推动中国参与全球经济,包括相关规则的制定。

中美经贸摩擦

周小川表示,中美之间现在正在进行贸易谈判。这个谈判谈好了,很多争端都可以得到适当的解决。但是,从更长远的角度,我们还是希望WTO改革成功,重振多边主义机制;两个国家的贸易争端,将来还是在WTO框架内解决。原因很简单:全球化时代,任何两个国家的贸易摩擦都不再仅仅是两个国家的问题,供应链如此复杂,很多国家都会受影响,最终还是要靠WTO。

巴克斯说,特朗普政府希望通过加征关税等手段,来解决中美之间的贸易逆差,这个目标本身就是有问题的。而如果特朗普政府的目标是遏制中国的崛起,这种目标就是错误的。就像世界上任何国家一样,中国有权利在经济上崛起。

古铁雷斯认为,中国做了它应该做的,也做了它能够做的。中国没有升级和美国的贸易摩擦。由于这次谈判是在一个公开的环境、公众的视野下进行的,社交媒体高度关注,所以,在谈判的时候不能侮辱对方。现在公开场合的话说得太多了,推特发得太多了。相比之下,中方是一直保持克制的。希望双方能够达成一个协议,尽管不能指望一个协议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我想,双方已经接近达成一个协议,因为双方都已经展示了自己的力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