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水,这一次“响”彻了大地

每日经济新闻

发布时间:03-2301:24

图片来源:央视截图

响水又“响”了——一位新闻评论员如是说。

一个“又”字,唤醒了一些人的记忆。

比如2007年“11·27”化工厂爆炸,总结出一套应对媒体采访的“响水经验”;比如2011年传出爆炸谣言,凌晨上演“万人逃亡”。

2019年3月21日,陈家港化工园区内的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简称天嘉宜化工)爆炸事故,正在变成亲历者们痛苦的记忆。

其实,更多人对这个江苏盐城的小县城,没有记忆。爆炸发生后,有人问:响水,是个什么地方?

响水印象:“那里都是化工区,普通人没有去的必要”

响水,行政隶属江苏省盐城市,是苏北一个县城。

“响水?没去过。”问了四个江苏人得到相似的答案。幸好,他们都知道响水县,还给出同一个“不去的”理由——那儿有几个化工区。

有化工区,怎么了?

一位江苏本地摄影师,常到各地取景拍风景照,却没有响水。为啥不拍响水?他愣了一下,反问城叔:那……那地方有什么可拍的?

另一位盐城女孩倒是去过一次,2011年去参加亲戚婚礼。然后,就再也没有然后了。响水给她的印象就一个字——穷,“当时最大感受就是:没什么事情应该不会再来了。”

她说,“响水有几个化工区,有不少工厂入驻。恐怕除了想要选址建厂的老板,或者拉货运材料的司机,普通人没事的话,真没有去响水的必要”。

所以,不是“有化工区,怎么了”,而是除了化工区,响水好像也没剩什么了。

因为工作原因,一位医护工作者十多年来去过响水无数次,最近一次是去年年底。他说,十几年前初到响水县城的印象就是:没有印象。之后,明明去过无数次,但这个县城本身“仍没有足以让人产生特殊印象的‘特色’”。

难道十多年来,响水就没有什么变化吗?“就那几条街,哪有什么变化”,他几乎脱口而出,“我经常路过的那几条街,毫不夸张地说,十几年来真的是一点没变。和盐城市其他区市县相比,响水的变化是最小的。你说的化工区,我在县城倒是没见过,也没去过,工厂应该都在乡下吧。”

生态园区:“刚开了一下门,连屋子里面都呛人了”

化工区,看似已经与响水深度绑定了。

响水县下辖3个工业园区,其中一个是此次天嘉宜化工爆炸事发地,也是当地最大的化工厂集聚区——江苏响水生态化工园区(下称生态园区)。

2002年由盐城市政府批准成立,建园时名为“盐城市陈家港化学工业园区”,后更名“陈家港化工集中区”,2010年正式更名为“江苏响水生态化工园区”。名称冠上“生态”,也多了一些相关的“荣誉”。

官方简介中写:

园区先后被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评为“中国盐化工(响水)特色产业园”被科技部评为“国家火炬响水盐化工特色产业基地”被国家发改委评为“全国百佳科学发展示范园区”是苏北第一家取得省厅环保许可的化工园区也是江苏省第一家化工类省级科技创业园区

2011年,有媒体走访响水时,记录过一种味道。当时一位村民指着河对岸的生态园区说:“企业进驻园区没多久,村上就一直弥漫着那种酸酸的化学药剂的气味。一开始还有村民在那里上班,但是这几年能出去的基本都出去干了,时间一长化学气体对身体影响不小。”

直到现在,依然有响水人在地方论坛上发帖:“外面的化工气味真的受不了,刚开了一下门连屋子里面都呛人”“整个草港村全部给污染了全是烟,气味直接能把人吐死了”……

对于很多响水人而言,“好天气”不是蓝天白云、阳光正好,而是风是不是往园区那边吹。

响水县政府网站记录,2012年江苏省环保厅在生态园区调研考察空气污染物监测预警系统建设情况。据称,这个系统一旦检测到空气中污染因子浓度超过阀值,将自动报警,有关人员也将迅速到现场进行处置。

6年之后,2018年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反馈意见中却提出:生态园区周边群众对废气污染的投诉不断,废气排放涉及园区所有生产企业,农药、医药类及其中间体生产企业尤为突出。

“化工产业园的环保整治,当以群众认可不认可、满意不满意作为标准,群众‘鼻闻眼看’的直观感受,是不可忽视的‘民标’。”人民网一篇报道里的这句话被当地人反复提及。

整改复产盐城最穷县,化工、冶金、能源是支柱

要发展经济,地方政府就应当掌握安全与生态、经济与效益之间的平衡。目前看来,响水所面临的可能不仅是生态难题,还有经济发展的挑战。

起初,生态园区经济发展的确迅猛,2007年到2012年间,生态园区连续5年在盐城市开发区考核中位居前列。

《2017年响水县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当年响水GDP首次突破300亿,二产增加值156亿元,几乎是一产(42亿)和三产(121亿)增加值的总和。下辖三大园区规模以上工业开票销售占全县比重达90%,化工、冶金、能源是三大支柱产业。

“生态园区已成为我县重要的经济支柱,为响水县‘十一五’和‘十二五’经济发展作出了重要的贡献”2017年,响水县环保局相关负责人曾在《关于推动我县生态化工园区发展的思考》中提到。

响水工业经济收入数据分析表 单位:亿元图据响水政协网

2018年,响水的各项经济指标迎来了史上最好的一年,《2019年响水县政府工作报告》显示,预计全年实现GDP 345亿元。

只不过,在县域经济发达的江苏省,昆山GDP已经达到3500亿元,响水属于“贫困地区”。对比盐城各县(市、区)的居民收入,响水仅23741元,排倒数第一。

生态园区内的企业,一部分来自江苏南部和浙江省,是劳动密集型、环境容量要求加大的产业,当经济相对发达的苏南地区逐渐失去发展空间,苏北县市成了承接这些企业转移的潜在基地,但环保基础设施一直未能跟上。

高速增长之后,缺陷爆发。该负责人表示,生态园区在区位上先天不足,大多数企业低效运行,62.7%的企业处于亿元以下,企业运行效益不高。同时,农药、染料、医药等重污染企业比例过大。染料及三类中间体项目的废水、废气污染物排放量较大,治理成本较高,存在较大的环境安全风险。

去年上半年,苏北的化工园区迎来一场大的环境整治,生态园区的所有化工企业全面停产。

虽然出台了“江苏沿海化工企业环保复产标准”。但一个多月以后,一些企业就陆续复产。2018年6月25日,响水生态化工园区全面停产整治企业复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同意了2家公司的复产申请;8月9日、8月10日、11月19日,约新增15家复产企业。

一复产,味道又出现了。

2018年9月25日,当地论坛上一个帖子说:“空气中又飘着一股浓浓的化工味了。”不少响水人回应,都闻到了。有人补充“半夜十一点多就闻到了”,有人调侃“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再后来,天嘉宜化工爆炸事故就发生了。

因境内灌河跌水轰鸣,数里之内皆听“水响”,得名响水。

响水,这一次“响”彻了大地。

一位江苏网友留言,“发展化工产业本没错,错在以生命安全和人居环境为代价来交换。”

今年1月,县长单永红做政府工作报告说:“着力加快转型升级步伐,深入推进化工园区绿色发展”。

报告里,“绿色”出现了17次,为近年来最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