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遗嘱:藏族老人宽卓太全部财产51万元捐故乡小学

青海日报

发布时间:19-03-2110:32

一位老党员在病重时立下遗嘱:

上交党组织1万元特殊党费、支付医疗等费用之后,银行卡存款及抚恤金等款项全部捐给母校,共计511799.05元。

“……我在青海省西安第一干休所养病,因多病无力回青海。我患病之时,党和政府的关怀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让我幸福的走完了一生;共产党的恩情比山高、比海深;我是一名共产党员,交党费1万元;财产处理款全部捐赠给故乡刚察县泉吉乡民族寄宿制完全小学……”

这份手写的遗嘱,语句不怎么流畅、字迹也有些歪歪扭扭。只有小学文化程度、久别家乡的老人在离世前最后的心愿就是把全部财产捐给曾经就读过的母校。

两页普普通通的稿纸上没有豪言壮语,只有沉甸甸的思乡之情和爱党情怀。

这位可敬的老人就是刚察县委统战部原副部长、退休干部宽卓太。

对宽卓太的了解来自遗嘱中提到的两位委托人。

委托人朱宝香,因其父与宽卓太是发小,她自幼就与宽卓太相识。

“父亲在世时多次嘱托我们兄妹几个,一定要把无儿无女的宽卓太当成自家老人养老送终,几十年来他就是我们的家人。”

委托人周志毅,是从青海省出入境检验检疫局退休的老干部。

2015年,85岁的宽卓太身体每况愈下,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要在头脑清醒时留下遗嘱”,这是他写遗嘱时对委托人的话。

“为了考虑周全,老人对遗嘱先后修改了两次,直到第三次他自己认为所有事项都交待清楚了,才让我们当见证人写下遗嘱。那时候老人除了严重的肺病,还患有喉癌等疾病,身体相当虚弱,写字很费力,他说留遗嘱是很重要的事情,所以坚持自己写不让人代写。”

常年住在西部最发达的古城西安,眼前的巨变让宽卓太一直认为一个地方的发展首先靠文化,而文化教育离不开学校。“他常说,希望家乡的孩子能认真学习,一代更比一代强。他叮嘱我们,除去保姆工资及住院时护工费用和身后事等花费外,其余的钱全部捐给母校,为家乡的教育事业尽‘绵薄之力’。”照料宽卓太多年的朱宝香还原了老人最初的想法。

在周志毅眼里:“老宽的思想境界证明他就是一个热爱党、拥护党的合格党员。”

善良、热心肠的周志毅老人在西安干休所里口碑极佳。作为邻居,只要宽卓太生病,请医生、找医院、办理住(出)院手续,他也没少操心。久而久之成为宽卓太在西安的亲人,深得宽卓太信任。

“老宽虽说文化不高,但常年坚持学习,有不懂的就请教,谁都可以当他的老师。照顾他的保姆因病无钱医治时,他无偿资助3000元。治好病的保姆心存感激,一直照料到他去世。老宽是一个积极向上的人,他每天坚持锻炼身体,还给大伙儿教太极拳,虽然自己身体有病,可老宽总是那么开朗、积极向上。”提起过世的宽卓太,周志毅老人随口讲出了这几件事。

朱宝香也有同样的感受。“老人一生都在与病魔作斗争,除了肺病,这些年他身患各种疾病。这么多年来,无论写信还是打电话都是报喜不报忧。任何时候给我们的感受就是一个善良、乐观、和蔼可亲的长辈。”

1930年,宽卓太出生在刚察县泉吉乡宁夏村。儿时的宽卓太为了生存随父亲讨过饭、当过木工、做过鞋匠。在牧主家放牧的母亲和妹妹因不堪折磨从牧主家逃跑,逃进山后母女俩从此无影无踪。

解放后,饱受磨难的宽卓太在组织的动员下于1956年参加工作。1958年到泉吉公社(今泉吉乡)工作。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剧毒、高残留的六六粉,又名六六六,化学名称叫六氯环己烷,作为对昆虫神经的广谱杀虫剂,在全世界广泛生产和应用,在我国牧区也用六六粉进行药浴来防治牲畜外寄生虫病。

1962年,在一次药浴时,因入池中的羊数量过多,为了防止体弱的羊因拥挤和踩踏误食药水死亡,不让集体财产受损,情急之下宽卓太跳入药浴池去扶踩倒的羊。而这一跳,带给他的却是终生的伤害。在救羊的过程中,池内四下飞溅的药水让宽卓太无法躲避,不慎咽下药水造成肺部损伤。从那天起,就出现了头晕、无力,并伴有咽喉充血,呼吸困难等症状。

组织上考虑到因公受伤的宽卓太身体情况,先后两次为他调整工作岗位。但是到了1964年,因肺部病情逐渐加重,他再也无法继续工作了,甚至到省会西宁也无法生活。经组织上研究决定让他离岗休养,安顿到低海拔、医疗条件好的青海省驻西安市第一干休所治病疗养,并由组织上给他爱人发工资负责照料。

上世纪八十年代,因思乡心切,宽卓太曾回过刚察。严重的肺病让他到西宁时呼吸已相当困难,尽管很痛苦,想到就要见到阔别已久的家乡时他说什么也不愿放弃,车行至湟源县时必须靠吸氧才能前行。原打算多待几日的宽卓太到刚察后仅停留了三天,离乡多年后仅有的一次探亲就这样匆匆结束。

此后的几十年里,故乡刚察就成了宽卓太魂牵梦绕的地方。

虽然定居西安,但是家乡的生活习惯宽卓太一直没改变。“老人生活非常俭朴,每天的主食就是糌粑,偶尔炒个青菜。逢年过节也不肯添件新衣服,夫妻俩身上穿的都是我们兄妹买的。住的是组织上安排的公房,用的是几十年前的老旧家具。”

“这些年退休工资在不断增加,我们多次劝说老人,这么大年龄了也该对自己好一些了。身体不好吃点好的、用点好的,把钱花到自己身上有什么不行啊?可老人嘴上答应,依旧和以前一样省吃俭用,不舍得给自己多花一分钱。他说这样挺好啊没必要多花钱,看着老人我们特别心疼。”

朱宝香兄妹几人常年帮老人办理在青的各项事务,给老人寄青稞炒面、酥油、曲拉等物品和生活用品,每年还抽出时间去西安看望老人。只要老人住院,他们立刻请假去西安照料,直到老人出院或病情稳定。因为多年的情分,朱宝香被老人视为女儿一般。宽卓太老伴儿几年前去世也是朱宝香夫妇去西安料理的后事。

“宽卓太老人平日里说的最多的就是‘感谢’两个字。感谢所有照顾过他的人,感谢党的大恩大德。长久以来他都在为因病没能为党和人民多工作几年深感内疚。”讲述老人的过往,朱宝香泪花闪动。

和宽卓太毫无血缘关系,却坚持多年始终如一照顾他是为什么呢?朱宝香这样回答:“老人过世后,他的音容笑貌常会浮现眼前,一幕幕往事也时常撞击着我的心灵。照顾老人,父亲生前的嘱托是一个原因,但更多的是源于老人,他就是我们的榜样。多年来,面对病痛老人表现出的坚强让我们感动,他坚强的意志力和乐观向上的生活态度让我受益终生,照顾这么好的老人我们心甘情愿,也为能照顾这样的老人感到欣慰和自豪。”

而老人最初执意要留一部分钱给朱宝香,感谢她多年来对自己如女儿般的照顾之情时,朱宝香果断地拒绝了。“老人离家多年始终不忘家乡,只要提到刚察他就特别激动。他生前无数次表达过对党的感激之情和对故乡的思念,也多次和我们讨论过身后事,钱捐给学校是老人很久以来的想法。我们兄妹都有工资,老人的钱说什么也不能要,在我们看来,钱捐给学校更有意义。”

有件事让朱宝香倍感自责。

“老人一直坚持读书看报,就是在病床上也一天不落地学习。整理遗物时,一大摞稿纸上大概三十余万字的读书笔记和学习心得让我们特别吃惊。从没人要求他学习,可他一直在坚持,这让当时在场的人都特别震撼,无比敬佩。考虑到老人是少数民族,他去世后我们尊重民族习惯把遗物都烧了。当时老人的去世让我们极其难过,一心想着用最快的时间带骨灰回青海完成他的遗愿,在烧之前没想到把有些遗物拍照留个纪念,真的太遗憾了,想起来就后悔。”

2016年8月宽卓太在西安离世,朱宝香夫妻协助干休所料理完老人后事,按老人遗愿把骨灰撒在青海湖里,飘泊异乡五十多年的宽卓太魂归故里。

返回顶部